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神通广大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神通广大

    !

    韩东拿不准刘童葫芦里卖什么药,也就跟着进了房间。无弹窗小说网 www/wanshu/NEt

    三间房子,客厅,卧室,造型很特别。

    外头看毫不起眼,内里装修却十分现代化。时尚的红木家具,木质地板,桌面上放置着的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刘萱倒茶后走了出去,客厅里就韩东跟刘童两人。

    “什么意思?”

    韩东抿了一口茶水,清清淡淡的茶叶味,略烫口。

    刘童不应,打开笔记本电脑,调出来一个表哥。

    一连串的名字,后方是地址,年龄,性别,银行账号等等……

    “兄弟,看得懂吗?”

    韩东瞥了眼备注,这表格好像是捐赠名单。

    他不无讽刺:“销赃方式!”

    刘童赞同:“也可以这么说,近些年我赚的钱,全部进了这几百个孩子的账户。多是一些西北穷困地带的娃,要么是留守儿童,要么是父母离异,将其丢给了老人……学都上不起。”

    “没错,可能这钱不干净。但怎么也算是有点意义,你说对不。”

    “我这人没子女,妻子早些年也走了,父母不在。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能做点什么。”

    韩东手指微动,探手揪住了刘童衣领:“三手街的这些扒手,也是你用这种假仁假义的资助的方式带进来的?”

    刘童被勒的呼吸困难,咳了几声道:“没错,我也是没有办法。最初我接触到小刀他们那些孩子,除了用这种方式生存,还能怎么办?到后来,已经不是想收手就能收的住了。”

    “我这人信命,相信报应因果。这几年,所有不干不净的钱,我一分都没留过,去向就是这些表格里的孩子。”

    “不过,从进入这一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更没让小刀他们去做……”

    韩东缓缓松开,难以理解这人的脑回路。

    偷鸡摸狗的事,刘童说来却理直气壮,理所应当。

    更奇怪的是,哪怕三观不合,韩东却能听进去他说的话。许是潜意识里,虽然接受不了有人用如此方式生存,也难以苛责。

    刘童这帮人的确是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甚至因为他们,整个三手街名扬全市,别具特色。

    他慢慢放下了心思,点了支烟。

    刘童理了理头绪,先谈了谈刘小刀。

    最俗套的故事,在十几年前却是最真实的。

    被拐卖的孩子,折磨的不成人形,出门乞讨……

    刘童碰到刘小刀之后,直接将人给带走了。

    其它人的来历也都差不多,或是街头上捡的,或是收留的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

    这些话真伪难辨,只潜意识里韩东相信刘童说的是真话。他刚才进门就发现刘萱跟刘小刀对刘童敬重如父,这感觉就算能装,也瞒不住人的眼睛。

    “你说钱全部捐了出去,证据呢?”

    韩东凝视着刘童眼睛,逼问。

    刘童转身拿出了厚厚一沓纸张:“这是这些年所有的转账记录,每一笔,都是通过银行直接转到那些孩子固定的账户上。”

    韩东翻看,比对着电脑上备录的页面,少顷,将资料放在了桌上。

    “你好像没必要跟我说这些!”

    “警察近几天盯上了我,凭直觉,这次想翻身难。可是,唯独放心不下他们……”

    “我也不敢指望韩兄弟帮什么大忙,就让小刀跟萱儿到你工作室打个工。”

    韩东懂他意思,怕被警察抓了之后没人再约束刘小刀跟刘萱,倒是用心良苦。可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一不了解刘童人秉性,二不了解那对少年男女是什么人。仅仅凭借一些捐款数据,他为何要冒着得罪闵辉的危险帮这种忙。

    若收留这俩底子不干净的小扒手,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想到这,哪怕心里别扭,韩东还是强行冷下了心思:“童哥,无能为力。”

    “韩兄弟……”

    韩东插话打断:“工作室不是我一个人,接下来我们很多业务上跟警方都有联系,你这是强人所难。”

    刘童失望,张了张嘴,什么都不好再说。

    眼看着韩东干脆离开院落,他颓然坐回了沙发。

    ……

    韩东坐回车上,有点后悔今天赴约来这。

    刘童那些话对他造成了不小的触动,他就算拒绝了,也莫名其妙的别扭。

    谁能想到一帮明面上是贼的人,暗处却做着许多自诩光明正大的人也做不到的事。

    都没错,错的是方式。

    不管如何,刘童也洗不白当扒手这个事实。

    刚要启动车子,迎面来了几辆警车,所长张天桥亲自带的队。更远处还听着一辆奔驰,闵辉的座驾。

    韩东多少知道点闵辉跟刘童的恩怨,可这种赶尽杀绝的吃相当真是不堪入目。

    没遇到什么反抗,张天桥进院落不久,刘童,刘小刀,刘萱等人就被押了出来。

    少了怯懦,刘萱跟刘小刀昂首挺胸,都还很稚嫩的面孔,有着不同寻常的光辉。这是做贼做出骄傲感来了。

    韩东记起来了那帮刚抓到不久的少年犯。

    刘萱跟刘小刀这种人,在派出所应该也就是被拘留一阵子。尤其是刘萱,估计还不到十八岁。出来之后呢,又会是什么局面。

    会怨恨警察,还是怨恨闵辉,或者重操旧业继续行窃。

    张天桥认识韩东,诧异他也在这的同时,扫了一眼算是打过招呼,准备上警车。

    韩东经不住刘童在擦身而过之时眼中露出的绝望灰败。鬼使神差的,他拉开车门叫住警察问道:“张所长,这俩年轻人犯什么罪了?”

    张天桥心想我不计较你跟刘童接触,你倒还敢主动问这个。

    语气有异道:“偷窃。”

    韩东又问:“有证据?”

    “韩先生,这是警察的事。”

    韩东道了声歉:“我是怕这里面有误会,不知道能不能保释!”

    “这个现在谁也说不了。”

    “懂了,那张所长请便。”

    韩东目送着一帮人离开,也驱车随后离开了胡同。准备等两天去派出所询问一下情况,有可能的话,就顺手帮一把,也算是解了心里烦乱。

    回到工作室,他一个人开始忙着帮夏梦调查丢包的事情。

    跟大海捞针差不多,也算是尽全力,问心无愧。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距离夏梦要求的三天时间越来越近,仍然一无所获。

    这毕竟连刑事案件都挂不上,警察不上心的情况下,指望一个人,能找到才怪了。

    琢磨着回去该怎么跟她说这件事之时,有意想不到的电话打了进来。

    通源商场的老板娘关新月,很兀定的说她知道是谁偷的。

    韩东个人对此根本不抱什么希望,如今却有山穷水复之感。就是奇怪关新月的神通广大,他找包的事她是如何知道的?如今还信誓旦旦的说知道偷包贼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