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一五六章 四个点,就可以建立起一个世界

第三卷:丰饶之都游记 第一五六章 四个点,就可以建立起一个世界

    楚扉月面前的这位“灰”小姐,除了底子是从虚空中抽取出的概念之外,几乎一切都是楚扉月赋予的。概念、躯体、灵魂,三位一体的楚扉月能够提供全套的服务。

    因为一切都是得自楚扉月的赋予,“灰”小姐虽然被创造出来了,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既没有对楚扉月展开攻击,也没有其他的表示。明明拥有着三色姐妹所有的特质,自然也包括三人的记忆,“灰”小姐却没有开口和楚扉月对话的欲望。

    毕竟虚空是要毁灭一切、吞噬一切的。虚空是众生之敌,从概念上就站在了所有物质的对立面。敌人的话,动手就行了,哔哔那么多干嘛。

    但是在面对根源至理这种一切的造物主时,哪怕面前的只是根源至理在世界原点内部使用的人间体,不管是“灰”小姐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作为根源至理的造物,都不可能也没有办法对造物主施加暴力。本能会阻止这种作死的行为,而且这不是单靠意志就能克服的。

    所以别看“灰”小姐现在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盯着楚扉月,其实她的立场很尴尬。既没办法攻击楚扉月,也没有和楚扉月沟通的想法,结果只能杵在哪里干瞪眼。

    这怎么能行呢……楚扉月把可以代表一切虚空的“灰”小姐叫出来,是打算和她沟通一下将虚空也纳入到世界原点的规则体系当中的事情的。怎么说呢,虽然“灰”小姐的意见并不重要,但毕竟是即将被处理的对象,楚扉月又不是独裁者,至少也得给人家一个发言的机会吧?

    你看,多人性化。

    但是既然“灰”小姐并没有发言的打算,那么楚扉月自然也不能让沉默的尴尬继续延续下去。更何况就在距离数万公里远的不远处,还有一些正瞪着眼睛竖着耳朵偷听偷看的神域神族,楚扉月只是让他们来当见证者的,又不是让他们来对自己评头论足的,所以这一次对话虽然重要,但最好还是越简便越好。

    “好叭,先听我说,等我说完再告诉我你的答案。”

    “首先我承认,根源至理在创造世界的时候确实出现了疏漏,我们只想着规划了,忘记了将曾经的痕迹抹消干净。但是我认为你应该庆幸我们的疏忽,否则现在也就没有你了。”

    “当然上面那些只是客套话,真正重要的是下面的决定。”

    “根源至理分为三个,分别掌管着规则、物质和灵魂的所有权限。但是这三样全都是秩序的内容,与秩序对应的‘混沌’并没有专业的管理的管理人员。所以在世界原点内部,我们可以准确的对规则、物质与灵魂进行规划,却没有办法很好地调度与这三种秩序对应的‘混沌’。因此,我们需要一个人,可以帮助我们管理世界原点内部的‘混沌’,从而让‘秩序’与‘混沌’的天平重新恢复平衡。”

    “而这个‘混沌’的管理者,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的人选。”是的,这就是楚扉月想出来的彻底解决虚空感染这个问题的办法。既然就算将虚空彻底消灭,只要不将世界原点重置,那么虚空就依然还是会出现,就像哪怕是封闭起来的房间中也会渐渐落上灰尘一样,那就干脆不要想着将虚空根除了,换一个角度,拥抱虚空,把虚空纳入现有的体系,与虚空达成共识,这样岂不妙哉?

    看着楚扉月向自己伸出的手,“灰”小姐呆呆的沉默了片刻,就将自己的小手递给了楚扉月。

    虽然是牵手而不是握手,但楚扉月还是认为,自己的交涉成功了。

    其实这本来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因为楚扉月是以根源至理的身份来和“灰”说这件事的。造物主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绝对的,虚空虽然不是根源至理的直接造物,而是根源至理在创造世界时产生的伴生物,但毕竟是因为根源至理创造世界的行为而产生的,从因果关系上,虚空同样是被根源至理创造出来的,所以同样会受到根源至理“造物主”资格的影响。

    造物无法反驳造物主的决定,当楚扉月说出自己的决定时,虽然他似乎是在讯问“灰”小姐是否有异议,但实际上,当楚扉月叙述完毕,“灰”成为世界原点中“混沌”一侧的管理者这件事就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不管“灰”是否反对,都无法改变这件事情。

    好在楚扉月的决定还是蛮人性化的,倒也不算坑人,“灰”小姐虽然依然还是想着吞噬世界原点,将一切还原成最初的模样,但她也不是完全不懂得变通。现在就连根源至理都出面了,一定要将世界原点保下来,那她的夙愿就必定变成了泡影。接下来,在吞噬世界已经不现实之后,她需要为自己的以后找一个明确的定位。

    构成世界的四点之一,“混沌”的管理者,负责将世界原点内部“坏掉了”的部分清理掉,让坏死的空间区块重新恢复可用,这份职责倒也不差……

    随着“灰”的臣服,被“灰”代表着的虚空感染物也开始了溃散。“混沌”的管理者上任之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将她带来的打算毁灭命运纠缠点的这股虚空大潮清理掉。毕竟,如果放弃掉还原世界的想法,那么虚空大潮就变成了会破坏世界秩序的“坏东西”。依“灰”刚刚被楚扉月赋予的职责,这些虚空大潮就是需要被清理掉的“垃圾”。

    虚空是没有感情可言的,只有纯粹的感染与扩张的本能。所以哪怕这些虚空就是“灰”曾经的本体,现在已经被楚扉月赋予了存在的概念,成为“混沌”的管理者,已经独立出去了的“灰”小姐在消灭起这些曾经的自己时,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伴随着虚空大潮一同消失的,还有楚扉月和“灰”小姐。而一直等到近乎无穷无尽的虚空大潮全部从眼前溃散消失,神域神族的那支部队才仿佛从一场噩梦中惊醒一样,相互对视着,只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出了满身的大汗。嗯,如果他们还有汗腺,并且太空中也能够流汗的话……

    这支神族部队的指挥官们聚集在了那位神族光明巨人的身边,紧张地讨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虽然已经不是和虚空第一次交战了,但是在知道这一次虚空大潮的规模之后,这支前来阻拦的神族部队其实早早的就把自己的遗书都写好了。这一次虚空的规模实在太大了,他们只是神域现在立刻就能够抽调的先头部队,是必须拼了命也要将这一波虚空抵挡在存在着文明的银河系边界的。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谁也回不去,全都要死在这里,只为给神域后续调动更多的军队前来争取到哪怕更多一秒的时间。

    但是谁能想到,他们赶到银河系边界之后,迎接他们的并不是虚空大潮的凶猛来袭,而是一场细思极恐的太空对话。那个紫发的人,和那个从虚空大潮中出现的灰色的人,她们只是简答的聊了几句天,牵了一下手,原本足够将整个银河系都席卷一空的虚空大潮就这么溃散了!

    对这些常年征战于一线,和虚空已经打过许多次交道的神族战士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最恐怖的戏剧。要是虚空这么简单就被消灭了,那他们以前牺牲的那么多战友、同族,他们的死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这就是现实,他们的战友、同族、乃至亲人的牺牲,也同样是最残酷的现实。神域以守护世界原点的秩序为己任,为了抵抗虚空感染,他们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当现在,当胜利真的降临的时候,他们体会的最深的绝对不是胜利的喜悦,而是对身边的人的逝去的伤感。

    下级战士们的情感还比较简单,那些高级指挥官现在才是最麻爪的。他们现在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他们刚传送到这里,后面还有一屁股的部队正在集结,随时都有可能被再一次传送过来。结果现在敌人全部消失了,他们该怎么和更上级解释,才能让后续部队不再过来,又得等多久他们才能被传送回去,这些都是问题。

    和无法回家的问题比起来,附近有一个银河系中土著文明的考察船正好也目睹了这里发生的一切这件事,也就显得不怎么那么重要了。

    大概会留下传说吧?反正神域在宇宙各地留下的传说已经够多了,银河系也只是因为地处偏远才没有多少神族的存在感,就当是传教好了。

    就在神域部队的指挥官都在挠头的时候,作为这支部队的最高领袖的光明巨人突然接到了来自父神的启示。由父神亲自传达的指示,这已经可以被当作一种荣耀来吹嘘了。

    有了父神的指示,得知传送通道已经被清空后,光明巨人和他的部队瞬间变消失在了这片宇宙中,重新回到了神域。至此,除了那一艘孤零零的小宇宙飞船外,银河系的这处边界星域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起来。

    楚扉月要处理的最后一件事,也已经处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