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修仙,从一本葬经开始 > 第720章 黑鹫
    “双眼如红月,爪子比山峰,按这体型只有紫白金青四大神禽比较接近。”

    驯妖师苦思冥想,也没法断定是什么妖禽,只能模棱两可地回答。

    “什么是紫白金青四大神禽?”

    俞悦悦听得有趣,也出声询问道,毕竟那妖禽自己也看到过。

    “紫鴛、白鹄、金鹏、青鸾四大神禽,就像你们的老对手魔兽中的四大神兽饕餮穷奇貔貅狻猊一样,都是神王境大能。

    这些神禽神兽都精通法天象地大神通,在不同的人,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看到的形体都是不一样的。

    你们看到的妖禽或许就是四大神禽中的一种,只是没有真神真圣境实力,你们是看不到他们的真实本体的。”

    叶从文点了点头,突发奇想地问道:

    “老爷子,你们驯妖师总部是不是在皇都,以后我有时间了,能不能拜在你们门下学驯化妖禽的神奇本领?”

    此言一出,驯妖???????????????师就像看见怪物一样,盯着叶从文看着,一言不发。

    “叶从文,你可是猎魔卫创始人的唯一传人,猎魔卫将来的少主,怎么能拜在驯妖师门下呢?”

    】

    轩辕秋不可思议地问道,这不是打你师父的脸吗?猎魔卫少主转投驯妖师门下,岂不是证明猎魔卫不如驯妖师?

    就连俞悦悦卞晚晴也在一旁使眼色,让叶从文不要乱说话。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万一将来三大神族不再内斗,一旦联合起来,我们又不懂驯妖禽控异鳞的诀窍,那我猎魔卫岂不是要被它们打一个措手不及?

    人命和面子哪个更重要?”

    叶从文不屑地反驳道,什么少主不少主的,那都是别人轩辕皇族的家产,以猎魔卫的巨额花销,朝廷断它半年的粮饷,下面的队员立马就要造反。

    少主?一旦暴动,拿少主祭旗怎么办?华而不实的名头不要也罢。

    “叶副统领,你这就有点杞人忧天了,三大神族都打了几千年了,世世辈辈积攒的仇恨,哪有化解的可能性?”

    轩辕痕和轩辕秋大声嘲笑道,认为叶从文杞人忧天,太过谨慎了。

    “想学驯妖师的绝技,等你成为炼魄法师再说吧!我们驯妖师的门槛比猎魔卫要高很多。”

    驯妖师骄傲地说道,言语中似乎对猎魔卫的低门槛很是不屑。

    “老爷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以叶从文这铜皮铁骨圆满十级境都不够格,难不成你们驯妖师最低标准是要成为炼魄法师?”

    卞晚晴惊讶地问道,心中隐隐约约觉得有这种可能性,毕竟这老爷子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正常人修炼到炼魄法师境,起码也是个一两百岁的老年人了。

    “女娃娃挺聪明,不错,我们驯妖师最低门槛就是炼魄法师境。”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要想驯服成天在天空中飞翔的妖禽,如果你们自己都不懂飞行,一旦从妖禽身上掉下去,那不是立刻就被摔成四五瓣吗?

    没有炼魄法师境实力,是无法御空飞行的。”

    众人恍然大悟,这个理由太简单粗暴了,难怪驯妖师人数不多,动不动就要炼魄法师境起步,整个百兽战场分队也只有十几个!

    轩辕秋轩辕痕见驯妖师不再跟叶从文说话,二人立马就询问起君山的事情来。

    叶从文无法,只得把君山遇见异鳞巨蛇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两兄妹也只能感叹叶从文运气好,别的没什么好说的。

    黑鹫在天空中飞行了十天十夜,终于在一个晴朗明亮的清晨赶到皇都。

    不用任何人提醒,叶从文也能看出脚下就是车水马龙的烟花繁华地———皇都!

    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屋宇罗列,鳞次栉比,宽阔的马路可以并行几十辆马车。路旁雕梁画栋,五彩缤纷,路中游人如织,摩肩接踵,比起澧州府,繁华程度起码翻了上百倍!

    黑鹫盘旋而下,降落在一处僻静???????????????处,众人跳下来后,在周围看了一圈,发现都是乘坐妖禽前来皇都的人。

    叶从文从未来过皇都,这地形都被马路分成一块一块,就跟豆腐一样,房子也建得一模一样,叶从文自忖没这个能耐记住那么多个一模一样的街道和路名。

    只好跟在轩辕秋轩辕痕后面,带着三女往一家金碧辉煌的客栈走去。

    “天才盛会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在皇家校武场举行,咱们先去皇都大客栈住下,休息好了明天再去参赛。”

    轩辕痕招手叫了一辆马车,载着六人往远处那座金光闪闪的客栈走去。

    “这么几步路,我们走过去不就得了?初来乍到,还可以沿途欣赏一下皇都的风景。”

    贾珍珠不满地说道,正月天虽然寒冷,但阳光明媚,走路再加上晒晒太阳,不是更好?

    “明天就开始比武了,力气留着比赛用,来之前有长辈告诫我们:

    说旗鼓相当的对手,胜负之数往往只在一招半式间,我们走路过去,万一对手们坐马车省下一分力气刚好强我们一点,到时候败了怎么办?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两兄妹只有塑身定形圆满境实力,可比不得你们这些胸有成竹的人!”

    轩辕秋艳羡不已地反驳道,目光在叶从文和俞悦悦这两个铜皮铁骨圆满境高手身上扫来扫去,恨不得立刻跟二人互换身份就好。

    贾珍珠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们两兄妹也太谨慎了,我这个塑身定形圆满三级境术士都不怕,你们两个好歹高了两三个等级,有什么好怕的?”

    “那是自然咯,反正无缘混沌学府,破罐子破摔的道理谁不懂?”

    轩辕秋讥讽了一句,以贾珍珠这三级圆满境实力,前五十名自然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皇都三日游的人基本上都是这个心态。

    贾珍珠被轩辕秋噎得说不出话来,虽然自己心里早有准备,但让别人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想都不想就回怼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们怕输赶紧乘马车过去吧,我贾珍珠一个人好好欣赏一下皇都的风景!”

    叶从文知道贾珍珠进混沌学府修炼的希望不大,所以她这段时间来都装作不在乎,故意把心思都放在纠结生儿育女上。其实这不过是一种障眼法,这女人也渴望在天才盛会比赛中取得名次,到时候去混沌学府修炼半年。

    可惜时不我待,她既不像俞悦悦用五色宝药铸鼎,也没有卞晚晴的重塑肉身,哪怕绝品宝药不缺,幽冥寒泉也充足供应。可惜时间太短,能够晋级塑身定形圆满境三级已经是竭尽所能了。

    “珠儿,我们四个一起去吧,顺便领略一下皇都的繁华程度。”

    贾珍珠一听叶从文愿意为自己站场,心情瞬间大好,一下子就跳到叶从文后背上,让他背着自己沿途看风景。

    轩辕秋轩辕痕见卞晚晴和俞悦悦也乖巧听话地跟在叶从文身边,一左一右,言笑晏晏,显然都站在贾珍珠那边。冷笑一声,钻进一辆豪华马车扬长而去。

    “叶从文,轩辕秋轩辕痕两兄妹可是统领的玄孙,正儿八经的郡王府嫡系子弟,跟他们闹僵了将来是不是对咱们铁塔村不利啊?”

    贾珍珠等二人走远,才略带担忧地问道。

    “统领的玄孙,郡王府嫡系子弟算什么?你夫君可是轩辕皇族皇子的唯一传人,比起他们这些血脉稀薄的玄子玄孙,猎魔卫少主的身份可尊贵多了,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会找咱们铁塔村族人的麻烦。”

    卞晚晴笑着劝慰道,郡王府的嫡系子弟何其多,摊到每个人头上,其实能动用的能量是有限的,根本就不用担心。

    “熊叔和十二生肖守护神师叔灭了整个梁国公府,咱们早就跟世子妃一脉的嫡系子弟结下世仇了,你不得罪他们,一旦有机会,他们也会来找咱们报仇的。”

    俞悦悦见叶从文不做声,干脆替他把话说了出来,餐桌上世子妃卖力地怂恿叶从文去争夺冠军,不就是想借刀杀人置叶从文于死地吗?

    “虱子多了不怕痒,上次在君山把郡王府嫡系子弟,隐世门派传人,柱国公府子弟都坑了一次,早就把人得罪光了,多他们两兄妹也无妨。”

    叶从文笑着回答,正要把之间的来龙去脉好好说道说道,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传来:

    “小橙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菲菲姐让你买的东西你找到没有?”

    小橙子!菲菲姐!

    这两个名字连在一起,叶从文突然间回到一年多前那个石洞里的光景。

    自己被南宫菲菲用匕首胁迫也就算了,偏偏这个小橙子出馊主意用阉割来威胁自己,最后还把自己和慕容莲的衣服都脱得干干净净。

    要不是这鬼丫头出馊主意,自己何至于跟慕容莲闹得如此尴尬?

    当初曾发誓要把这个小橙子扒掉衣服挂在城门上示众,这个时候不是机会来了吗?

    叶从文立马把贾珍珠放了下来,顺着二人交谈的方向,往那迷宫一样街巷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