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从统御魔神开始斩神 > 第八十八章 再次出现的欧格斯特

第八十八章 再次出现的欧格斯特

    “我不知道什么是天使。”苏尔特尔扬起火之魔剑,如同黑烟中的魔神,剑尖发出悦耳的剑鸣,仿佛下一秒就会将世间燃尽。

    “我知道当一束光照进黑暗,那就是罪恶,除非这束光能一直照耀在你身上。”

    轰轰轰!

    神话中毁天灭地的一剑向他斩来,剑刃未至,地面上的一切已经开始自燃,顿时变成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

    吴凡明白,这一剑如果真的击中自己,那就是在劫难逃!

    千钧一发之际,欧格斯特如同一支利箭从天边电射而来,脚上的【神行】将羽翼展开到极致,在火之魔剑即将命中的那一刹那将吴凡救出,转眼间出现在百米之外。

    “你怎么沮丧个脸?”欧格斯特将吴凡轻轻放下,哪怕面对苏尔特尔,他的脸色依旧没有任何慌乱。

    “没想到我不在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那就是苏尔特尔吗?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魁梧。”

    声音没有丝毫胆怯,好像他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不会想到失败。

    真像动漫里的主角。

    吴凡有些羡慕地自语,不知道从哪得来了力量从地上坐起,“老哥你怎么突然出现了,消失的这几天也是误入阿斯加德了吗?可惜你要是来早点就好了,这样还能和队长他们一起离开。”

    “离开?这么说你是留下来殿后的?”欧格斯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毫不吝啬自己眼中的赞赏,“这才像个男人该干的事。”

    “接下来就交给我!”

    “交给你?”吴凡有些疑惑,上次短暂的交手中虽然双方都没用全力,但欧格斯特给他的感觉也顶多是半斤八两,连自己魔神降临状态都应对不了的敌人,他要如何交战?

    下一刻,欧格斯特身体前冲,左手虚握,出现的不再是双手剑莱瓦汀,而是一柄通体如同墨水般漆黑的长枪。

    枪尖偏平且尖锐,令人心寒的银光在枪尖不停流动,周围的空间因为承受不住枪尖的锋利不断撕裂出细小的裂痕,神秘的卢恩文字在枪身中流动。

    他用力将长枪对准苏尔特尔掷出。

    刹那间,长枪化为一道划越空际的亮光,如同翻涌在乌云中的雷霆,夺目的光芒又如同坠落的流星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释放斑斓的色彩,所到之处,黑暗为之退散。

    苏尔特尔脸色变得又惊又恐!

    “这是奥丁的永恒之枪,你什么时候得到了它!”

    当即全力挥动火之魔剑,滔天的烈焰如同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势单力薄的闪电形成鲜明对比,两股力量相互碰撞,后者的长枪却势如破竹,一往无前地瞬间撕裂火之魔剑的力量,霸道无比地向苏尔特尔袭来。

    退?

    身后是自己族人的火之巨人,一旦后退,他们将血流成河。

    抵挡?

    永恒之枪的能力相当单纯且强大,一掷出就一定会命中目标,是百发百中的神枪,足以可以击穿它击中的任何东西。

    苏尔特尔怒吼一声,竟然彻底放弃防御,任由永恒之枪射向自己,刹那间,雷光一闪而过,刺耳的轰鸣声响起,如同雷电击中坚硬的群山,眼前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一片白色覆盖。

    永恒之枪刺穿他的腹部,巨大的伤口往下滴落着堪比岩浆般炙热的血液,紧接着长枪的身影渐渐消失。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欧格斯特宛如战神降临,眼中充满睥睨天下的气势。

    “原来并不是永恒之枪的本体,不然这一击我就已经命丧于此。”

    苏尔特尔突然发力,身为巨人的他居然拥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从地面高高跃起,如同第二个太阳,浑身迸发出难以直视的火光,从天而降,剑刃愤然砸向欧格斯特。

    咚咚咚!

    瞬间大地仿佛一块脆弱的饼干般四分五裂,并且不断蔓延,炙热的火焰径直冲向暗不见天日的幽幽地下,顿时引爆地脉中的岩浆。

    刹那间,灭世的岩浆从地底喷涌而出,如同一张蛛网将欧格斯特覆盖在内,脚底的土地瞬间汽化,失去立足点的他即将落入岩浆的国度。

    “无论是什么神,所拥有的力量都令人绝望,也只有这样的对手才是最好的娱乐。”

    坠落的欧格斯特仿佛看不见身后的岩浆,再次动用血脉之力,身边的空间顿时开始扭曲,一艘由黄金打造的巨型帆船赫然凌空出现。

    “这不是弗雷的神船斯基德普拉特尼吗!”吴凡充满震惊的说道。

    随着船身的出现,神船居然在空中航行,瞬间摆脱即将落入岩浆的悲惨命运,但苏尔特尔早有准备,火之魔剑夹带着烈焰对准神船呼啸而去。

    砰!

    神船如同一颗气球被瞬间拍飞,同时船体瞬间被无法抵御的力量碾压崩碎,重重地砸向岩浆之中,顿时,神船在这股恐怖的高温下始快速熔解,而欧格斯特此刻生死未卜。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阵得意至极的笑声,真正的神船斯基德普拉特尼迸射出夺目的金光,从黑暗中缓缓显形,甲板上,弗雷一脸嘲讽地看着腹部重创的苏尔特尔和身负重伤的吴凡。

    “真没想到区区神子居然有能力将苏尔特尔伤到这种地步,正好,也免得我多费功夫。”

    他的身旁,郑芝兰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依偎在弗雷怀中,对眼前的一幕没有丝毫愧疚之色。

    “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吴凡神情冷漠,笑着对船上的弗雷打了个招呼,就像老朋友彼此见面。

    “从命运三女神陨落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的存在,能够摧毁由死亡女神乌尔得看护的世界树,甚至有力量同时击败三女神,简直是神子中的异端,嘲讽神灵的存在。”

    “只可惜你还拥有多余的七情六欲,这个女人就是你最大的弱点,只要稍微加以利用,你的力量就会替我扫平障碍。”

    “要怪,就怪你自己!”

    “是啊是啊,当然要怪我自己。”吴凡一脸赞同地点头,“我居然还抱着幻想,幻想着她就算变为死侍也依旧和以前一样。”

    他顽强地站起,将手中只剩下的刀柄扔到一旁,用力咬破自己的手指,一滴殷红的鲜血堕落在地,顿时,魔法书【Legemeton】打开地狱之门,冰冷的邪气冲天而起,令弗雷微微动容。

    “不管怎么样都回不到过去,那便断了这念想。”

    他落进地狱,传送门瞬间关闭,只剩下令人血脉冻结的声音回荡在彩虹桥上。

    “等我从地狱归来,就是斩断一切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