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在聊斋证长生 > 第一卷 异世来客 第六十四章 少男少女

第一卷 异世来客 第六十四章 少男少女

    “呱呱呱~”

    “啾啾啾~”

    “呜哇呜哇~”

    随着夜色渐深,林间的野兽逐渐苏醒,开始一天的捕猎,一时间到处都是稀奇古怪的叫声,宛如演奏一曲怪谲的曲目。

    周洛妃两眼茫然,害怕地卷缩成一小团,泪水盈眶,扁着嘴儿小声啜泣。

    天见犹怜,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经历过这种恐怖的场景。

    山间野蚊犹如一片片挥之不散的乌云般在树林间徘徊,嗡嗡嗡的振翅声直让人肉颤。

    而且她又饿又冷,那个讨厌家伙还在呼呼大睡。

    越想越委屈,没吃过苦头的千金大小姐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爹爹,娘亲,洛妃好害怕,你们在哪里,快来接洛妃回家~”

    袁玉堂其实没有睡着,被吵得皱紧眉头,最终无可奈何地翻身坐起,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说大小姐,你睡不着还不兴让我睡吗?三更半夜的嚎个不停,也不怕野兽来叼走你!”

    周洛妃一听顿时吓一激灵,旋即哭声更大了,而且两条大长腿一撒,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女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撒泼打滚。

    袁玉堂痛苦地仰头闭眼,心想自己造了什么孽,白捡了个祖宗回来伺候。

    腾地一下站起来,他头也不回地朝树林走去。

    蓦地,周洛妃顾不得撒泼了,连滚带爬地冲上前紧紧拽住袁玉堂衣袍,泪眼婆娑地啜泣道,“你要去哪里?求求你不要丢下我,我一个人会被野兽吃掉的~”

    袁玉堂深呼吸几下,无语道,“你也知道夜间正是野兽离巢捕猎的时候,那刚才还哭嚎得那么起劲?”

    莫名被训斥,周洛妃又委屈得想哭。

    袁玉堂赶紧举手投降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走,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总可以吧?”

    “真的?你保证不会丢下我不管?”尽管不想一个人呆着,但是周洛妃也不敢跟着深入山林,只能半信半疑地追问。

    袁玉堂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大小姐,我全部家当都在这儿呢,就算要走我也没理由便宜你吧?”

    “你!”周洛妃旋即气急,刚想说两句硬气话,不料头顶突然掠过一道黑影,顿时吓得她哇哇乱叫,作势要扑向袁玉堂。

    袁玉堂眼疾手快,伸手直接按住她的额头,“嘿,男女授受不亲,白天才被你占了大便宜,你可别想故技重施。”

    “……”

    周洛妃那双剪水秋眸徒然瞪得圆圆,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袁玉堂,过了一会儿,她陡然跳了起来低吼道:

    “你说什么?白天我占你便宜?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周洛妃勃然大怒,仿佛遭到什么不能忍受的奇耻大辱。

    “呵呵~”

    看到周洛妃暴跳如雷,袁玉堂不由得感觉心里的郁闷渐消。

    果然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是最爽的。

    懒得拌嘴,袁玉堂摇身一晃,立即消失原地。

    周洛妃楞了楞,下意识想追去,却不知道袁玉堂去往哪个方向,跼蹐来回渡步几下,最终只好强忍恐惧回到露营地。

    呼~

    一阵森冷过山风吹起地上落叶,天上残月被乌云遮蔽,周围似垂落重重幕布,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周洛妃手臂抱着膝盖缩起来,眼珠子不停地乱转,神经绷紧到极致,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吓个半死。

    她头一次感觉时间过得这么慢。

    而且不知何时起,林间的怪声似乎消失不见,安静地可怕。

    人极度静谧的环境下很容易胡思乱想。

    周洛妃拼命想控制大脑,但是心猿意马一起,哪里轻易能控制得了?

    一时间,从小到大听过的神怪志异故事一股脑地浮现脑海,臆想中的各种恐怖怪物似乎就躲在黑暗中伺机而动。

    周洛妃无比后悔,后悔自己方才干嘛不勇敢点跟紧袁玉堂,总比一个人担惊受怕要好。

    突然,周洛妃眼角余光仿佛撇见不远处的树荫下好像站着个人。

    这时候睡熟的赤兔耳朵支楞一下,刚想睁眼,不料一阵怪异的味道随风漂来,赤兔一闻便再度昏睡过去。

    沙沙沙……

    一阵踩着落叶的脚步声传来,周洛妃精神剧震,以为是终于把袁玉堂盼回来了,心花怒放地正想上前迎接。

    不料等来人走到篝火边缘,却是一个身形岣嵝,挎着一个竹篮的枯槁老妪。

    老妪似乎非常诧异周洛妃的出现,惊声问道,“闺女,三更半夜的,你咋独自待在山野里?你家大人呢?”

    周洛妃也楞了下,心想你一个年迈老妪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才算奇怪吧?

    只是还没来得及发问,鼻腔便嗅到一股子怪味,骤吸入脑,立即像迷了心窍,呆愣原地不动。

    老妪干瘪的嘴巴抿了抿,吞咽下快涎出来的口水,浑浊老眼中似乎闪过一丝贪婪之色,挎着竹篮颤巍巍地走来。

    “呵呵,今儿运气真好,出门就撞见送上门的好食材,瞧瞧这细皮嫩肉的,家里几个崽儿可有口福喽~”

    说着就想伸出枯槁如柴的干瘪老手去抚摸周洛妃吹弹可破的粉颊。

    不料半途突然伸出一只手掌一把箍住老妪的手,旋即老妪便听到一阵森冷的声音:

    “小爷才刚出去一会,你这老不死的倒会挑时机!”

    老妪蓦然大惊,刚想抽回手臂,不想那只白皙的手掌明明不大,却如铁箍般牢牢攥住她的手,死活动弹不得。

    “㗅~”老妪猛地一怒,沟壑密布的老脸徒然扭曲变形,眨眼间就变成一张凶狠的狼脸,两只绿眼珠子狠厉地瞪过去。

    她,应该说是它,倒想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打扰它狼老太狩猎。

    只是头刚转一半,视线里就看到一只拳头飞速放大。

    嘭!

    伪装成老妪的妖精狼老太顿感被岩石砸中般,半张脸都麻了,大半口牙都被锤落,眼冒金星地飞了出去。

    噗,噗噗~

    在地上滚了十几圈才停下,狼老太又怒又惊,猛地一拍地面翻身飞起,四肢着地地弓着身躯,龇牙咧嘴地低声咆哮。

    只见前方站着一个面如冠玉,手上拎着两只蔫不拉几野鸡的少年。

    不是及时赶回的袁玉堂还有谁?

    袁玉堂无视色厉内荏的狼老太,先是回头查看周洛妃与赤兔,确定两者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

    “哪里来的小杂种,居然敢在我狼老太地盘撒野,不怕没命活着走出这片山林吗?”

    狼老太凶性大发地咆哮道。

    袁玉堂先把手里的野鸡放下,然后一边卷袖子,一边朝狼老太走去,神色温和,好似知书达理的儒家子弟。

    “找了半天才找到两只野鸡,还担心不够三人吃饱,这不刚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来,狼肉虽然酸涩,但加点盐巴炙烤一下,总能填饱肚子。”

    狼老太一听这话顿时气炸了。

    自从它开智成精以来,吃过活人不知多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凡人。

    自己还没吃他,反倒放出狠话要吃自己?

    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袁玉堂阳光一笑,轻轻勾了勾手指。

    这个动作伤害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野性难驯的狼老太终于忍不住了,仰头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嚎,旋即飞扑出去。

    ……

    周洛妃被一阵香味诱醒了,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只觉得像鬼压床般,浑身累得厉害。

    “呵呵,你倒是会享受,刚把肉烤熟就醒来。过来吃吧,狼肉老韧,凉了就咬不动了。”

    袁玉堂坐在篝火边上,细心地炙烤着一条剥皮狼腿,不时撒上盐巴,或者用小刀切割,一旁还有两只烤得金黄流油的肥鸡正插在地上。

    咕嘟一声,周洛妃吞了口唾沫,从昨天起她就滴米未沾,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腹了,也顾不得女儿家矜持,接过袁玉堂递来的喷香烤肉,甩开牙帮子就狼吞虎咽起来,把小脸儿塞得胀鼓鼓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赤兔大爷也慢悠悠起身,打着哈欠过来。

    袁玉堂呵呵一笑,耐心地把狼腿切成小条伺候赤兔大爷进食。

    周洛妃吃得满嘴流油,只感觉这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烤肉,难得给个笑脸夸道,“没想到你人不咋样,烤肉手艺倒是不错,话说你从哪里打来的狼?”

    袁玉堂闻言撇了眼角落犹自流血的那具狼尸,嗮然笑道,“哈哈,以前我只听说过守株待兔的典故,没想到还有送上门来的狼,太客气了,我不吃它都有点过意不去呢。”

    眨巴眨巴蒲扇般长翘的漂亮睫毛,周洛妃似懂非懂,懒得纠结,继续埋头对付烤肉。

    一场危机就这样云淡风轻的化解了。

    待到两人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

    吃饱睡足,周洛妃只觉得神清气爽至极,昨天跋涉一天的疲劳不翼而飞。

    突然间,她发现那具吃剩的狼尸身上盖着的衣物有点熟眼,上前一看,这不就是昨天梦里见到的老妪的衣服么?

    蓦地,冰雪聪明的她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性,急忙转头看向袁玉堂。

    家中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讲故事,山野间有妖魔善于伪装成人来迷惑途人,一旦被迷住心窍,最后肯定会吃干抹净。

    昨夜那个怪梦莫不是活生生的妖魔害人么?

    袁玉堂不言苟笑地收拾被褥行囊,压根就把周洛妃无视了。

    周洛妃语塞,气鼓鼓地把到口嘴的感谢话语吞下肚。

    哼,就不给你说谢谢,气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