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欢迎来到恶灵游戏 > 第44章 谁在说谎(五)

第44章 谁在说谎(五)

    安置浴室门的卡槽里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杂物和尘垢,沈瑞用纸巾在卡槽里擦了一遍,纸上几乎没有脏污。

    浴室外的角落积有尘垢,浴室门的卡槽里却这么干净,这不得不让沈瑞怀疑,浴室前不久刚被人清理过。

    但那人为何要独独清理浴室呢,他是想隐藏什么?

    另外,这个人是谁呢,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之后再没有其他发现,沈瑞挠着头退出浴室。因为心里想着事,他没怎么注意路,门外却突然有人过来,来人走得又比较急,两人刚好撞到了一起。

    “是发现什么了吗,怎么这么着急?”沈瑞揉揉脑袋,一边问道。

    来人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加上对方走得急,沈瑞撞到他身上,还有些吃痛。

    那人面上惊慌,手忙脚乱地指了指自己的嘴,然后一只手在空中摇了摇。

    沈瑞认出,他是那个不能说话的人,于是点点头,表示理解了他的意思。

    然后那人又传递第二个信息,他指了一下客厅的方向,接着将手横放到脖子前比划了一下。

    “客厅那边有人出事了?”沈瑞问道。

    汉子点点头。

    沈瑞不敢相信,这才多久啊,竟然这么快就有人触雷了?

    汉子见沈瑞已经接收到消息了,又无法解释更多,他还要去通知其他人,便挥挥手离开了。

    沈瑞回到客厅时,那里已经站了许多人,他们围作一圈正在说话。他挤过去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人。

    这是个中年男子,沈瑞对他没什么印象。

    这次副本的玩家里好像没有新人,或者是新人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好,完全没让人看出来。同时,玩家们在之前的接触里也很少说话,除了那个微胖的男人和高个子,其他人的存在感都很低。

    躺在地上的人口吐白沫,眼珠上翻,除此之外便没有异常之处,衣服也很整齐,没有打斗的痕迹。

    待玩家们到齐以后,有人和大家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说话的是个年轻女孩,年龄和沈瑞差不多,看她镇定沉稳的模样,更可能是个游戏老手。

    躺在地上的人正是她的队友。男人视力有限,女孩行动不便,两人便留在了客厅搜寻。他们在电视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封信,信被压在一沓报纸下面。

    信纸上写的是:下午两点来雨西路23号,过期不候。

    报纸是好几年前的了,他们翻阅过后没有找可疑的信息,但发现其中几张报纸的一些字被裁减掉了,留下小洞在上面。根据上下文可以看出,被裁掉的字正好与信纸上的字对应。

    他们认为,报纸内容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使用报纸的人应该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笔迹。

    大概写信的人写好以后,才担心收信的人会根据笔迹发现什么信息,所以临时用了报纸里的字。拼凑好新的信以后,就将这些东西一并塞到了抽屉里。

    但同时他们也很疑惑,一方面写信的人既然怕被发现,为何还将东西放到客厅的抽屉,这个位置很容易被人翻找到;另一方面,拼字这种方法在推理小说里确实常见,只是时代飞速进步,要想给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发送消息,何必用到这么老旧的手段。

    说到这里,沈瑞想起了自己初始位置的那一架子推理小说,写信的人或许也是个推理小说迷,所以想要复刻这个方法。

    讲了半天还没讲到地上的人究竟是怎么遇害的,玩家里有人不耐烦了,催促道:“你把看到的讲出来就行,不用把自己的猜测和想法也说出来,既误导人还耽误大家时间,你赶紧说后来发生了什么。”

    女孩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过多理会。

    沈瑞见女孩的话被打断,便插了句话:“所以你们找到的那封信,上面是有写信人的笔迹的吧,能给我看看吗?”

    女孩看了眼地上的人,表情十分复杂:“信在他身上,当时我没拦住他,他直接去找张雅问信是谁写的,回来就这样了。”

    “这么莽?”沈瑞太困惑了,地上这个难道是个新人。

    女孩见无人再插话,便接着说起来。

    当时她和队友提出,信纸上有一份笔迹,他们可以根据这个找到写信的人,说不能牵出一条线。

    结果队友一听她这么说,立即就激动起来,拿过信就要去找张雅,嘴里还嚷嚷着,去问张雅就好了,她肯定知道。

    女孩腿脚不方便,哪里赶得上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向张雅的房间跑去,拦都拦不住。

    提起此事,女孩满是懊恼:“之前我见他只是视力受到影响,但腿脚灵活,正好跟我互补,所才拉了他做队友。谁知道他竟然这么鲁莽,做事完全不过脑。”

    女孩的话让在场结队的玩家感到不安,谁知道自己的队友会不会像这人一样坑自己呢?

    这个问题沈瑞倒是不用多做考虑,他看了眼不知何时站到自己身旁的席砚,他这位名义上的队友是一定会坑自己的。

    正巧席砚也向他看来,似乎知道沈瑞心中所想,眯了眯眼说道:“别担心,我和他们不一样。”

    沈瑞暗道,是啊,是不一样,其他人只是稍微坑了一点,目前不过是阻碍一下调查的进度。席砚可不一样,他是不坑死队友不罢休。

    女孩接着说道:“我当时所在的位置看不到张雅的房间,所以等我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同她说完话回来了,张雅的房门也关上了。

    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我根据他的表情猜到,张雅并没有给他答案。”

    高个子男人问道:“那你没有问他,他俩说了什么吗?”

    女孩点点头,随即又摇头道:“我问过了,但是他还在气头上,不肯跟我说。

    我想着等他情绪过去,再问他也不晚,谁知我刚转身,就听到身后有什么倒了的声音。我一回头,就看见他倒在了地上,嘴里正在吐白沫。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要怎么救他。

    之后那个打手语的男人过来,我就让他帮忙给大家传消息了。”

    沈瑞在心里想着,男人是在见过张雅之后出的事,见张雅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除了张雅,男人出事前见过的人还有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女孩,她有没有可能说谎,还瞒着大家一些什么。

    女孩虽然年轻,却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冷静和老练,这么多玩家看着她,她却一点也不紧张,从容地道出发生的事。面前躺着个死人,尤其这人还是她的队友,她毫无恐惧或者不安,仿佛只是摔碎了一个杯子般淡定。

    这样看来,女孩是有可能撒谎或者瞒着大家一些信息的。

    高个子男人拄着根棍子站到玩家们面前,清清嗓子说道:“这样粗略地看,大家应该没看出什么吧,我提议一会儿我们脱掉他的外套,看看他身上有没有受伤,这样我们才好做下一步的判断。”

    说完,怕大家有抵触情绪,高个子男人又解释道:“我这样做可都是为了大家好,再说他人都没了,还讲究那些干嘛,对吧?”

    如今男人死去的原因并不知晓,这个副本也没有明确说明死亡条件,大家都害怕自己无意中触犯到,落得同样的下场,自然是想多观察的。

    沈瑞正好也想检查地上的男人有没有受伤,便也点了点头。

    高个子一条腿有些吃力,慢慢地蹲下来,要解开男人的衣服,沈瑞正看着,旁边有人一把将他拉走,力气还挺大。

    因为毫无防备,沈瑞还差点摔倒,若不是反应及时,他或许就朝拉他的人摔去了。

    待站稳以后,沈瑞才看向拉他的人,竟然又是席砚在捣乱。

    沈瑞不禁发起怒来:“你究竟什么意思啊,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不屑于和他们一起寻找线索,但你能别碍着我成吗,你不需要观察,但我需要。”

    席砚没有料到沈瑞竟然这么大的怒火,本来想说什么的,半天也没有开口。

    见他这样,沈瑞忍不住责怪:“你这是做什么,你把我拉出来总该有个目的吧,你这会儿做出这幅无辜的表情是干嘛?”

    席砚收起刚才的无措,此时眉峰微蹙,明显有些不爽:“你不是要找线索吗,跟着我比他们靠谱。”

    沈瑞敢跟着他吗?

    自然是不敢。

    于是沈瑞露出质疑的神情,席砚瞧见后,不满地看着他,说道:“你跟着他们就是浪费时间。

    你不是想早点出去吗,我可以带你完成副本。”

    沈瑞被他逗笑了:“我不知道你又想怎么骗我,但是你站在我的角度想想,就凭你的为人,我可能会相信你吗?”

    席砚皱着眉:“为什么不相信,这个副本又没什么难度。

    沈瑞实在是无意再和他绕圈子,直接挑明来:“席砚,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也不管你打算做些什么,但请你不要再来招惹我,我脾气虽好,但也不是泥捏的。我知道你是很强,但总有一天,我要拉你下神坛。”

    “因为你这样的人,不配。”沈瑞换上严肃的表情,凑近席砚,放下了这句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