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176.你给的东西...

正文卷 176.你给的东西...

    此言一出。

    房间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宁荣荣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张了张嘴试图反驳些什么,但冥冥中仿佛有人在告诉她:不要再继续骗自己了。

    直觉、理智、以及心中的那份骄傲、和闺蜜之间的友谊,此时此刻终于在一瞬间内爆发了出来,让这个从未体会过爱情的少女顿时陷入了迷茫之中。

    试图反驳的话语四散而逃。

    就像是残兵败将一哄而散一样。

    同时,对方的那句话语似乎一瞬间就占领了高地,对她本身就有些紊乱的思绪开始了阻击。

    这让宁荣荣不禁扪心自问:自己真的喜欢陆渊这个大坏蛋吗?

    她得到的答案,  是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对方。

    但这种心脏狂跳的感觉让她很不好受。

    不过,此种反应,却让本就处于疑虑重重状态下的宁荣荣瞬间警惕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少女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脸,情绪极其不稳定的闷声说道:

    “不要自作多情了...”

    “我可...咳!”

    “你想多了!”

    “还有,  不要在和我开玩笑了!我可不再是刚入学时的我,  被你忽悠了半天,还额外搭上了一瓶水!”

    看着满腹怨念、支支吾吾且言不由衷的少女;眼帘微垂,  陆渊缓缓起身,而后走到了捂着脸的宁荣荣身前,轻轻的叹了口气。

    宁荣荣娇躯不由得一颤,显然是意识到了某个坏家伙此时此刻就在自己的身前,闷闷的声音从指缝间传出。

    “你走开!”

    “那我真走了?”

    再次听闻这句熟悉的话语,宁荣荣的身躯一僵。

    如果她没有记错,入学当天那个风波四起的夜晚,她听到的也是这句话吧?

    宁荣荣沉默着,没有回答。

    既没有挽留,也没有劝离,更没有骄傲的说出“走吧走吧!没有你本小姐一样能找到回去的路”...

    看着少女这幅沉默寡言的样子,陆渊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眼底闪过一丝幽光,沉默的伸出手握住了宁荣荣纤细的手腕。

    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少女的身躯猛的一颤,随后僵硬的克制住了想远离对方的举动。

    好在...

    那只握住她手腕炙热的大手并没有下一步举动,反而是突然松开了。

    这让宁荣荣鬼使神差的松了口气。

    却又莫名其妙的感到了几丝失落。

    没想到这时,  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大坏蛋却突然开口了,  说出了令她面红耳赤的一番话。

    “我此来,目的是为了见你一面。”

    “宁宗主不可能情感用事,为了我这样一个明确拒绝了他招揽的毛头小子,而继续停留在此地。”

    “目前仍能继续停留在此地,唯一的一个解释,自然是有一位对他来讲非常重要的人执意如此。”

    “我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

    “但...”

    “我从来不会欠人情意!”

    “暗恋是一种难言的痛苦,与其藏在心底继续痛苦下去,还不如说出来;无论结果是怎样的,你都不会再迷茫下去。”

    “但如果是我个人的错觉,那我希望我的朋友亦或是队友,可以及时的告知我,避免我继续错下去。”

    “无论是以上哪一种...”

    陆渊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身前的宁荣荣猛的放下了手,恶狠狠的盯着他,怒不可遏的对他吼道: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因为什么原因停留在这里,和你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

    “就算你问出了什么,就能解决吗?”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从你那晚救下我时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你现在知道了吗?”

    “你现在满意了吗?”

    “逼迫我在你面前出丑,你开心了吗?”

    “那晚你回来之后,避开了那个称呼,  我没有深究;之前你选择了小舞,我表示祝福你们;那为什么你现在还要来质问我?”

    “我连默默喜欢的权利都没有吗?”

    “还是说,你本身就是一个喜欢看别人出丑、遇到问题必须得到答案、性格如此恶劣的人?”

    一边说着,豆大的泪珠从宁荣荣的眸子中冒出来,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到了身下的桌子上。

    但她并没有伸手擦拭,而是带着几分哭腔把话说完之后,死死的盯着面前欲言又止的少年,似乎是想看看对方如何回答,也似乎是自暴自弃的想让自己彻底绝望。

    “为什么你们的问题都差不多啊...”

    宁荣荣万万没想到,陆渊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如此的不着调。

    当然,这不怪宁荣荣。

    毕竟,之前胡列娜的事情她并不在场。

    看着一言不发、仍然死死盯着自己的宁荣荣,原本想要抖机灵的陆渊也慢慢严肃了起来。

    “我已经知道了。”

    “对于你的情感,请容我思考一番。”

    “毕竟,这对于小舞来讲,确实有些不公平。”

    “可惜,我的劣根性就在于此。”

    “但...”

    从虚空中取出一个玉盒,在宁荣荣不解的目光中,陆渊将这个玉盒平稳的放在她身前的桌子上。

    “这是一株绮罗郁金香。”

    “无论我怎么考虑,这株仙草都当做是我惹哭你的代价吧...”

    宁荣荣越听越感觉到这话不对劲,忍不住开口打断。

    “你的意思是把它送给我,就算是弥补了我之前的哭泣、我喜欢你的事实、我对你不一样的感情、以及我刚刚我对你的倾诉?”

    “?”

    看着突然不哭了,但却再度凶起来的宁荣荣,陆渊满脸问号。

    不是...

    他是这个意思吗?

    他只是单纯的把这个东西作为自己惹哭对方的歉礼啊!

    什么时候就变成“弥补”了?

    更何况,怎么还变成“弥补了我对你的喜欢”了?

    这都哪儿和哪儿啊!

    一瞬间,陆渊觉得...

    自己的表达能力似乎需要好好的练习一下...

    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已经闹出了两次笑话了!

    但陆渊却并未注意到,他的沉默却被宁荣荣再度加以解读了一波...

    于是...

    “你不要再来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就好了!”

    小手用力的推着陆渊,在陆渊哭笑不得的神情中,宁荣荣极度生气的把他推出了门外,然后用力的摔上会客厅的大门。

    不过很快,还未等陆渊反应过来,大门又被重新拉开。

    用包含着鄙夷、不屑的目光瞥了一眼眼前这个性格恶劣的混蛋,宁荣荣厌恶的将手中的盒子扔了过去。

    “收起你假惺惺令人作呕的虚伪吧!”

    “你送的东西,狗都不会要的!”

    大门被再度摔上。

    微不可查的抽噎声从门后响起。

    陆渊下意识抓住了这个朝自己飞过来的盒子,拿到手里一看...

    很好...

    正是他刚刚送出去的那个...

    心累的叹了口气,陆渊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

    原谅他这张破嘴...

    好好的事情硬生生的搞砸了...

    为什么就解释不明白呢!

    他只是想在尊重小舞的基础上,合情合理的把情感问题解决掉啊!

    但听见门后微不可查的抽噎声之后,少年抬起欲要扣门的手,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看了看手中的盒子,又看了看眼前紧闭的大门,陆渊再次深深的长出一口气,喃喃自语的感慨道:

    “只能把这个东西先交到宁风致手里代为转赠了...”

    “希望我下次来...”

    “她能冷静下来,听我把话说清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