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诸天做土匪 > 第四百章:【再作突破】

雪中 第四百章:【再作突破】

    这小子身份敏感,可不能死在自己的地盘上。

    而且,这段时日,两人已成忘年之交,赫连武威可舍不得他死在黄河里头。

    退一万步说,徐千秋若死在他眼前,徐瘸子定会失心疯发作。

    那时, 三十五万北凉铁骑得发疯!

    一路踩踏来到西河州,可就是他的灭顶之灾。

    虽说,将军马上得军功,却也要有觉悟:

    将军马上死!

    赫连武威不怕打仗,甚至,也不关心什么生灵涂炭。

    可, 老人这一生, 只想有朝一日,能与顾剑棠兵锋相向。

    却在有生之年, 打死也不希望,再与人屠沙场相逢。

    远处,十几位持节令亲卫,锐骑游曳待命。

    待阴物出现,便骤然出手。

    老人沉声发号施令,去截江台,调一千精锐控碧军,前来助阵。

    赫连武威,本就是大念头的公主坟客卿,自然不怕与小念头一脉撕破脸皮。

    敢在老子眼前行凶,真当控碧军形同虚设?

    局外人,种檀,却最为轻松。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还能看一场好戏。

    奔跑时,还不忘与女婢打情骂俏。

    “这家伙,真人不露相,看上去柔柔弱弱,只是一届白面书生。

    不曾想, 竟能与那巨大怪物硬碰硬,扛下怪物的袭杀。

    换作我,只怕也轻松不了。

    事先说好,你可不能对他一见钟情。”

    闻言,婢女刘稻谷,腰悬绣有女子的精致香囊,下意识摸了摸小囊,有些无奈道:

    “公子说笑了。”

    一旁,心狠手辣到,能在自己脸上划四刀破相的陆归,岿然不动。

    她爹陆祠部,是位彻彻底底的书生,不愿去凑这危险热闹。

    迅速远离是非之地。

    种神通,他惹不起。

    赫连威武,他也惹不起。

    这两人,一位是大将军,一位是持节令。

    皆是北莽第一流权贵。

    便是女帝陛下, 也要权衡一二的顶尖人物。

    他惹不起,但总躲得起。

    陆沉正打算跟上队伍时, 却被父亲轻声喝住。

    陆沉背对父亲,肩头颤抖。

    也不转身,只是痴痴望向黄河。

    河面之上,偶有水花溅起,河面波涛不断。

    波涛滚滚。

    吝啬到,连真实姓名也不曾告诉我的你,就这样死了吗?

    真的死了吗?

    不,不会的!

    十八具如牵线玩物般的傀儡彩衣,再度站起。

    从四面八方,腾空飞起。

    彩衣长袖,飘渺无极,煞是好看。

    再冲入河中。

    水下,徐千秋在打瞌睡。

    只有一柄飞刀,不断与巨大怪物对敌。

    这里一刀,那里一砍。

    速度极快。

    河流湍急,而且流沙无数,却丝毫不影响飞刀速度。

    黄河,浑浊之河,众人不见真实情形,不明水底发生了什么。

    他大可睡上一觉再说。

    怪物不知疼痛,受了上百刀,攒射穿刺,却依旧不见颓势。

    足见其实力之强!

    不多时,十八彩衣纷纷入水,如雷炸下。

    彩衣女子亦是不知疼痛的死物,并没有致命伤。

    每一缕长袖,便是一柄长剑。

    徐千秋也开始阴鸷起来,满腔戾气。

    伸手一抓,手中出现一柄,由黄沙所凝结的长剑。

    一剑挥出。

    其中一名彩衣,瞬间化为粉碎。

    失去凭仗之力,彩衣上浮水面,在河面稍纵即逝。

    消失于滚滚黄河东流水。

    那巨大怪物耐心很好,四只手可不是白长的。

    牵引剩余彩衣入水,一击不中,便出水,然后伺机而动。

    突然,传来一阵颤耳膜的轰鸣声。

    徐千秋心中道,糟糕。

    是跌水!

    天下第一楼资料有记载,于黄河之中,有一处壮丽观景点。

    两岸巨石,极为陡峭。

    河口收缩束起,如女子纤细腰肢。

    万钧河水,聚拢一股,坠入马蹄状的峡谷河槽。

    飞流直下三千尺。

    如此世间奇,震撼赏景游人。

    而此刻,徐千秋便随河水,坠入三千尺。

    朱红双面的巨大怪物,抓住算计,爆杀而至。

    水跌巨壶口。

    徐千秋双手化掌,借助惯性,冲出大水柱。

    一瞬悬空凝滞。

    水雾升腾。

    徐千秋脚下,大壶河水喧沸。

    而那巨大怪物,一张欢喜相脸孔,对徐千秋咬牙切齿。

    十七彩衣,同时出袖。

    已飞出水面的徐千秋,只得再次隐藏实力,只荡开小半长袖之剑。

    被十余长袖,绕住头颅,四肢。

    这等手法,比五马分尸,还要酷烈百倍。

    岸边,陆沉脸色瞬间苍白,毫无学生血色。

    稍纵即逝。

    被她隐藏得极好。

    好在,四周并无人瞧见。

    身陷死地。

    徐千秋身体不坠落,反而拔高。

    体内气机,流转如江河入海。

    一窍冲一窍,一脉贯一脉。

    右手,四指并拢,一掌轰出。

    随着这一掌。

    一整条千丈瀑布,竟随之一顿。

    千百年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之水,在这一日,这一时,逆流而上。

    河水,竟出现了百年不遇的断层。

    天现异相!

    一巨大掌印,从天而降。

    直逼巨大怪物。

    岸边,无数人惊愕抬头,愣愣望向天空:

    “天象!”

    “顿悟天象境!”

    徐千秋的不够扎实的天象境,今日,终于圆满。

    悟得天象之力,引天地共鸣。

    赫连威武赞叹道:“一朝入天象,大河天象,从天而降的掌法,一道天骄啊!”

    说罢,又忍不住的嘀咕道:

    “武榜果然不靠谱,说好的陆地神仙,就这?”

    这世上,哪有人入了陆地神仙,再入天象的?

    前无古人!

    徐千秋身后,峭壁露出真面目,惊世骇俗。

    一整面九龙壁。

    九龙狰狞,争夺一颗硕大珠子,栩栩如生。

    滔滔河水,冲刷近千年。

    龙壁却不见丝毫模糊。

    这雕工,深刻玄妙,简直匪夷所思。

    这岩石硬度,更玄妙。

    巨大怪物,四手同时迎上从天而降的掌法,。

    却天地异相掌法,打入黄河之中。

    其余彩衣,纷纷坠毁在云雾弥漫的河槽之中。

    打了一个旋,便再也不见踪迹。

    消失于茫茫黄河之中。

    停顿,倒流而上的河水,恢复正常,倾泻而下。

    这时,一道白衣飘来。

    巨大怪物刚冒出头,便被白衣砸向九龙石壁。

    徐千秋与之对了一个眼神,两人同时出手,将巨大怪物狠狠砸向龙壁。

    徐千秋一掌摁住那颗雕刻作骊珠模样的珠子。

    瞬间将其陷入龙壁几寸。

    一扇大山壁,哗啦一下迅猛倒转。

    机关打开。

    三人被旋转墙壁,砸入壁内。

    壁外,江河依旧奔流不息。

    壁内,却别有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