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替嫁娇妻甜又飒 > 第二百二十八章:生气了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生气了

    江云歌下课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画面。她原以为,江媛姐妹俩的感情应该很好,可看到这一幕以后,她当即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原来,这姐妹两个也不过是表面姐妹。

    不远处的咖啡厅里,江媛和严廷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好像在聊着什么。而咖啡厅外面不起眼的角落里,江雅戴着帽子,正鬼鬼祟祟盯着他们俩。一看就知道,江雅是偷偷跟着江媛到的这里。江雅居然会跟踪江媛,看来,她们俩的感情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好。

    江云歌下意识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发给君衍,不是别的,只是觉得单纯的有趣。

    绿灯亮了,江云歌驱车离开。期间,并没有收到君衍的回复,她还在纳闷,君衍难道今天还在忙吗?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已经忙完了。还是,看到了,不想理自己。

    江云歌没有意识到,自己潜意识的想法里,已经开始在意君衍对她的态度了。车子一路开回裕景园,君衍已经站在门口等着。看她平安无事回来,君衍松了口气,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看。

    刚下车,江云歌本想问他,怎么不回信息。看到君衍黑着一张脸,到了嘴边的话,愣是没问出来。直觉告诉她,今天的君衍心情不是很好。

    “我回来了!你怎么站在这,不会是等我吧?”她本想故意调侃一下,调整一下周围冷冰冰的气氛。谁知道,一点作用都没有。

    君衍突然质问道:“谁让你开车玩手机的?你还有时间注意路边站了什么人?你是不是找死?”

    他突然凶起来,江云歌都愣住了,目瞪口呆看着君衍,好一会都没回过神来。

    “你……你突然这么凶干什么?”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跟自己说话了,江云歌差点都忘了,这个男人的性情是阴晴不定的。她还以为君衍没有看到自己的信息,现在看来,他是真的看见了,不回自己的信息。

    “你看到了信息,那为什么不回?”

    “我现在在问你,是不是对这人世间没有任何眷恋了?你好歹要做个有责任的人,你要是出什么事,对得起我吗?”

    江云歌明白了,他是在怪自己开车玩手机不安全,怕自己出事。君家三少,连关心人的方式都这么与众不同。一般人,恐怕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江云歌看着君衍,突然笑出了声。这一笑,君衍的脸色更难看了。这丫头就是这样,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她却在自己面前嬉皮笑脸的。

    “你还笑?我在很认真和你说这件事,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你不该引起重视?江云歌,你是觉得你真是一只猫,有九条命,是不是?就你这样冒冒失失的,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九十条命都不够你造的。你要是死了,我可不会给你收尸。”

    江云歌忍着笑意,抬头可怜兮兮看着他:“这么狠心吗?真的不给我收尸?我好歹是你的合法妻子,收尸这种事,不是应该由配偶来做吗?”

    “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对自己不负责没关系,是不是应该对身边的人负责?你是想让我守寡吗?”

    “呸呸呸!童言无忌。我好好的站在这,你怎么总说死不死的。有那么严重吗?”

    君衍看她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气都不打一处来,气冲冲往屋子里走去。他曾经几经生死,更加清楚,人的生命到底有多脆弱。她现在可以活蹦乱跳站在自己面前,可是,有的时候,一样很小的东西就能把她送去黄泉路。

    她自己就是大夫,难道还不清楚人命的脆弱吗?

    以前,大家都是一个人,互不相干,他不管江云歌是怎样的态度。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是自己的妻子,君衍不允许江云歌有任何闪失,甚至不愿她做任何有危险的事。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谁,当收到微信照片,发现她在开车还拍照的时候,君衍的心都差点跳了出来。

    他丢下手头的事,想也不想就冲了出去,吴叔都吓坏了。站在门口,他又不敢给江云歌打电话,怕她一接电话,更容易分心。现在正是上下班高峰期时刻,路上的车数不胜数,处处都有危险。他只能傻傻的站在门口等她回来。

    君衍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站在门口等一个人回来。他知道,不是自己大惊小怪,而是,太在意了,才会这么紧张。吴叔安抚了他好一会,君衍还是不放心。这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君衍几乎是数着过来的。听到远处传来的引擎声音,他甚至想走出去接她。

    可谁知道,这丫头竟然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安危。她在做危险的事情时,究竟有没有想过,还有人在等她平安回来!

    江云歌看着充满怒气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吴叔走出来,也觉得奇怪:“少奶奶,少爷这是……”

    “我还想问你呢!他今天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吴叔看了看楼上消失的背影,把不久前发生的事告诉江云歌:“少爷真的很担心少奶奶的安危,接到信息立马在外面等着,足足等了二十分钟。他可从来没有为谁这么做过。”

    江云歌这下明白了,君衍这是在生自己的气。他气自己轻贱了自己的生命,害他担心吗?

    江云歌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着说道:“吴叔,谢谢你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没事,我这就上去哄哄他。”

    江云歌说的很轻松,可来到房间门口,她却犯了难。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君衍发自己的脾气,嘴上说哄哄就完事了,可是,最大的问题是,江云歌根本就没哄过谁。更何况,要她去哄君衍,她觉得,这个任务,难如登天。

    君衍可不是一般的男人,大概也不能用一般的法子去哄他吧!

    在房间门口徘徊了很久,她还是下楼,倒了一杯果汁上楼。站在书房门口,她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敲响房门。

    她告诉自己,哄哄就行了!大不了,就是脸皮厚一点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