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清新老婆超厉害 > 第419章 为什么周日离周一这么近,周一却离周日那么远

正文卷 第419章 为什么周日离周一这么近,周一却离周日那么远

    十三的语气看似风轻云淡,但口气无比自信。

    这并非是狂妄,而是事实。

    马老板也说过,钱对我没用,它只是一堆数据而已。

    那是因为他太有钱了,有钱到只需要一小部分,他的物质生活就可以过得非常非常滋润,凌驾于九成九以上的人。

    对马老板来说,另外的钱,就真的只是数据了。

    饿的时候,人的饭量就那么大,食物太多没任何意义,用不上。

    “你这话我很赞同,钱对我也没用,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钱,而是因为你这个人。”杨帆觉得很自豪,他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脱离了低俗的趣味。

    “那回来后睡我房间还要钱吗?”十三姨问道。

    “要的。”杨帆没任何迟疑:“说好的怎能说话不算话?不是我想要回给果果封的红包钱,纯粹是因为做人要讲信用,再说了,你也不差钱。”

    “可以。”十三姨还真不差那一晚上几百块钱的钱,说道:“先不聊了,果果睡着了,我也睡一会儿,你们……玩得开心。”

    “好,你睡吧。”杨帆跟十三姨挂断电话。

    此时的他正在大街上呢。

    柳月月和柳芊芊跟他入住酒店后,几乎只是放下行李,洗了把脸,就兴冲冲把他拉出来逛街。

    她们说,初中的时候,跟妈妈来过济州。

    虽然没在济州待多久,只住了一个晚上,逛了半天街。

    但毕竟也是逛过的,她们想带杨帆找记忆中的街道。

    找到了,会有种一起经历那个时代的感觉。

    热恋中的情侣,说不想参与对方的过去是不可能的。

    只是参与不了,只能通过这种方式。

    遗憾的是,城市的多年变迁,或是记忆出错,柳月月和柳芊芊都找不到记忆中的街景了。

    她们去过的地方实在太多,这里又没有特别的景点让她们记忆犹新,找不回来很正常。

    “我们逛过的那条街叫什么名字,芊芊你还记得吗?”似乎漫无目的走着,柳月月问妹妹。

    “我哪还记得,住过的酒店叫什么名字,我都忘记了,问妈妈,妈妈也不记得了,才只能选择现在住的这个酒店。”柳芊芊很郁闷。

    “那个商场呢,我记得你在里面看中一顶帽子,不敢跟妈妈说,叫我跟妈妈说是我想买。”左顾右望中,柳月月又问妹妹。

    “不记得了。”柳芊芊皱着小眉头,再来一个“不记得”,姐姐指定要发火了,虽然姐姐也不记得。

    但谁叫她是姐姐呢。

    “那个书店呢,什么味书屋,妈妈带我们去买书那个。”柳月月又问道。

    沉默半晌,柳芊芊小心翼翼说道:“不记得了。”

    “你怎么什么都不记得,让你一起过来有什么用?”柳月月果然生气了。

    柳芊芊弱弱道:“姐姐,你……不是也不记得了吗?”

    看了眼身后跟她们有点距离的杨帆,柳月月掐了妹妹一把:“本来只是我跟杨帆旅行,同意让你跟来,男朋友都分你一半了,你还有理了?”

    “姐姐,不要生气嘛,还有很多地方我记得,这里不记得就算啦。以后我们还可以去很多去过还想去的地方,带杨帆一起去。”柳芊芊抱着姐姐的手臂摇。

    想想柳月月的心情一下好了不少,但还是有点遗憾道:“那现在这样逛着就没什么意思了,哪条街哪个商场都不记得。”

    跟十三姨挂断电话后,杨帆快走几步赶上来:“还没找到吗?”

    “没有。”柳月月懊恼。

    “果果这么黏你啊,才分别半天。”柳芊芊问道。

    “是的。”杨帆点头:“就像我黏你们一样,视线一刻也离不开,担心你们会丢下我,弃我而去。”

    柳月月脸色红润,有点欢喜,有点羞涩:“大街上都是人呢。”

    看了天空一眼,杨帆摘下头上的遮阳帽,给全副武装,也戴着遮阳帽,甚至还戴着太阳镜的柳月月扇风:“知道都是人,还不进商场吹一下空调,走这么久不累也不热吗?”

    “杨帆,我也要!”柳芊芊一边拉着姐姐进商场,一边对杨帆说道。

    “你又不热。”杨帆说道。

    “谁说的,一出门我就热得要死。”一进商城,柳芊芊摘下帽子给自己扇风。

    “骗子,我跟了你两条街,也没见你热死。”进商场后,杨帆帮柳月月取下遮阳帽,给她整理发型。

    柳芊芊那边,他没伺候。

    不是他厚此薄彼,跟柳月月太久没见面了,没什么机会照顾她,现在有机会了,自然会多优待她一些。

    “杨帆,我的发型有没有乱?”柳芊芊边整理发型边问杨帆。

    “没有。”看了一眼,杨帆违心说道。

    “过来一点。”柳月月伸手,把妹妹拉过来,帮妹妹捋顺头发。

    柳芊芊嘟嘴:“杨帆,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一样好?”

    杨帆把柳月月的太阳镜也摘下来,只留下口罩,放到眼镜盒里:“我也曾经思考过一个问题,但即便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什么问题?”

    柳月月和柳芊芊异口同声问道,同步的程度令杨帆都有些吃惊。

    “为什么周日离周一这么近,周一却离周日那么远?”杨帆问道。

    好有道理的问题,但又觉得很离谱,柳芊芊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柳月月也一样。

    “月月,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一样好?”杨帆拿柳芊芊的话来问柳月月。

    柳月月羞答答地看了周围一眼,小声说道:“才没有,这种话,回去再说,不准在街上说。”

    “本来就是,我还不想出门的,还想亲热一会儿,你非得要出门。”凑到柳月月耳边,杨帆小声说道。

    柳月月立时羞红了脸。

    这个大坏蛋,趁她洗脸的时候,进洗手间了。

    他们三人住的是套间,有两个房间,一个起居室。

    入住下来,柳月月都没能好好把脸洗完,就被闯进来的杨帆给非礼了。

    要不是外面给妹妹打电话的妈妈,跟妹妹说完话,想要跟她说几句,妹妹来喊话,她觉得,自己的小裤裤,很有可能会被杨帆给褪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