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宣告破产

第二百七十三章 宣告破产

    画面定格在这里,云千若的脸色有些苍白,目光看向那个监控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心虚。

    时雨明明跟她说好了什么证据都不会有,那么这个监控又是从哪里来的,萧容谌到底还有多少底牌?

    想到这里,云千若突然有些不确定。

    “怎么两人统一口径,不是说千叠拉着时雨纠缠的么,怎么监控上是千叠率先出去的?”萧容谌含笑的视线落在了时雨的脸上。

    女人的脸色透着一股不正常的苍白,就像是小产没有修养好一般,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后怕。

    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萧容谌不可能走这一趟,而他之所以这么循序渐进的问,分明就是在给她机会。

    可她凭什么要逆来顺受?

    时雨咬唇,尝到了口中蔓延着的血腥味,“容谌,我已经将罪名全部推到我自己身上,你又何必咄咄逼人,逼我回头去想那天的事情呢?”

    说着,时雨惨白着脸色摇摇欲坠,“我失去了我腹中的孩子,这作为惩罚难道还不够么?”

    女人这句话一说出口,整个现场的气氛陡然一变,萧容谌一双幽深的眸子微眯,闪过一丝危险的神色。

    就在现场的气氛一片凝滞的时候,入口处突然传来男人故作慈祥的声音。

    “你们两人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婚礼的事情也可以容后再议,那天在晚会上的事情,不论真相到底如何,这件事情都过去了……”

    时雨不敢置信的看着父亲,明明一开始是他同意把这件事情闹大,好趁机从萧氏的手中得到报酬,可是现在又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看到台上的场景,云千叠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时纪这么说非但没有替她洗清楚嫌疑,反而让网友越发怀疑事情的真相,还衬的他大度仁慈。

    显然萧容谌也是想到了这一层,男人嘴角的笑容深了深,可是眸中涌动着危险的光芒。

    现场一片寂静,不仅仅是时雨,甚至就连众位记者都愣住了,不明白时纪这话的意思。

    按理说,他应该替自己的女儿出头,怎么如今这幅态度?

    就在一片寂静中,不起眼的角落中传来了女人清透的声音,“是啊,我没有办法自证清白,可时小姐也没有证据治我的罪,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看到云千叠出场,时雨蹭的一下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云千叠。

    众人情不自禁的让出一条路,云千叠畅通无阻的走到时雨的面前,“不过清者自清,我云千叠就站在这里,只要找到证据,我便会认罪。”

    “至于……不相干人等的口供,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吧。”

    从始至终,云千叠甚至连看都不看云千若,说出来的话却她气得头皮发麻,这云千叠分明就是明里暗里的嘲讽她。

    时纪立刻在一旁应和,“小雨那一晚小产记忆错乱,或许真的是她不慎摔了下去,这件事情会交由警方彻查,还请大家不要信口污蔑。”

    “若是最后证实云小姐是无辜的,岂不是平白无故污蔑了好人?”

    听到男人的话,云千叠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不错。”

    事情怎么可能会按照这种方向发展?

    若是此刻不能将云千叠定罪,那还能等到什么时候?

    云千若气不过想要站出来,可是下一秒却被时雨紧紧的抓住了手腕,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时雨眸中闪过一丝决绝。

    从云千叠能够说动时纪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预示着她们今天会做无用功。

    话虽这么说,可是时雨心中还是不甘,可萧容谌在这里,这么多记者都在这里,她只能忍。

    “既然如此,那就请各位都先回去吧。”云千叠全然不像是在别人家作客一般,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主人家才有的气场。

    萧容谌早就知道云千叠不会做无用功,今天特意来时氏本就不同寻常,可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煽动了时纪。

    “云小姐,走吧。”萧容谌勾唇道。

    云千叠耸了耸肩膀,在众位记者灼灼视线中离开了,萧容谌紧随其后。

    从始至终,萧容谌对时雨的态度疏离中透着一股冷漠,可是面对云千叠的时候却又天差地别,众人一眼能够看出来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猫腻。

    云千叠坐在车内,心情还不错的哼着小歌儿,拖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萧容谌。

    “哥哥,你表现的太明显了。”女人的语气中多了一抹嫌弃。

    萧容谌挑眉,“嗯?”

    云千叠没好气道,“对你的前未婚妻态度那么冷漠,可是对你的前前女朋友态度那么温和,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其中有猫腻。”

    指不定今天过后又要有人说她攀上了萧容谌,啧!

    “前前女朋友?”萧容谌意味深长的重复云千叠的话。

    云千叠,“……”

    身为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绝对不能在这个称呼上和萧容谌多做纠缠,否则到时候倒霉的还是她。

    “我的意思是,虽然我现在是名正言顺的萧夫人,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在他们眼里我是你的前前任。”

    她的意思是两人在记者面前表现得那么亲密不太合适。

    明明之前还觉得萧容谌演戏不错,至少联合时雨骗过了她,怎么如今演的那么差劲?

    “我知道你恨不得昭告天下我们结婚的时候,看来我们的婚礼得提上日程了。”萧容谌面不改色道。

    云千叠,“……”

    她表达的是这个意思么?萧容谌分明就是在偷换概念。

    想到这里,云千叠的脸上写满了无奈,有些郁闷的坐在角落中,背对着萧容谌。

    看到女人略显委屈的蜷缩在角落中的背影,像是一只受了委屈傲娇的猫儿一般,萧容谌嘴角的弧度上扬,眸中满是宠溺。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云千叠的意思?

    就算是如今两人没有公开关系,可是他就是想对告诉所有人,他对云千叠的偏爱。

    深夜,看到那一段采访的不仅有萧沐邸,甚至就连萧老都看到了。

    偌大的大宅内,气氛压抑的仿佛被人抽走了所有的氧气一般,萧老一把将手中的遥控器重重的砸在了屏幕上。

    “混账!”

    那云千叠也不知道到底用了什么方式,竟然劝动了时纪?他萧家的曾孙,怎么能平白无故的牺牲?

    老人额头的青筋暴起,肉眼可见此刻已经不悦到了极点,“管家呢,给我再联系人,最多一个星期,我要云氏宣告破产!”

    不仅仅是云氏,云千叠手中所有引以为傲的资本,他都要收购旗下。

    他萧驰宇戎马半生,还从没有遇到过处理一个小丫头都束手无策的情况。

    听到这话的萧沐邸,脸色变了变,在一旁轻声试探道,“爸,那云千叠确实有几分小聪明,我若是让那个女人为我所用……”

    下一秒,萧老充满威严的视线扫了过来,“我自己说过了,我们萧家的子孙任何一个都不能对那个云千叠动歪心思!”

    一个林雅致,毁了他二十年多前最优秀的儿子,一个云千叠,毁了他二十多年后最优秀的孙子。

    这两个都是他这一辈子最满意的作品,可是就是因为那两个女人,都生出了忤逆之心。

    萧沐邸,“……”

    四目相对打一瞬间,萧沐邸感觉到了萧老语气中前所未有的严肃和威严,心中顿了顿。

    他想了想,若是为了一个云千叠失去萧老的支持,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

    有些东西,既然注定得不到,那就只能毁掉!

    想到这里,男人原本就阴郁的眸中闪过一丝彻骨的杀意。

    哪怕昨天有了那一段视频的澄清,可是网友压根不买账,那些要求取消合作的企业仍然在不断增加。

    萧容谌的车刚在云氏大厦前停稳,云千叠还没来得及下车,就看到公司前格外热闹,似乎有不少人聚在一起看热闹。

    云千叠立刻推门下车,准备去一探究竟。

    “咳咳……”身后传来男人故作不经意的轻咳声。

    云千叠立刻反应过来,回头主动吻了一下萧容谌的薄唇,“哥哥,晚上见!”

    说完,直接推门下车,动作一气呵成。

    唇上温热的触感仿佛还在,萧容谌的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有些无奈宠溺的摇了摇头。

    穿过人群,云千叠这才看清楚来者的面容。

    男人这一次特意换了一身自以为精致的白色西装,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可是在那张脸上却略显邪肆。

    看到云千叠过来,男人的目光亮了亮,一把将云千叠勾当怀里。

    “我不过才出国短短几个月,你身边怎么发生了那么多有意思的事情?”

    云千叠面无表情的推开了男人的手,“沈总,您还知道回来?”

    沈邺忍不住轻笑出声,故作不经意的推了推金丝框眼眶,“这不是一回来就来找云小姐赔罪了么?”

    看到男人的动作,旁边等着一手新闻女记者纷纷犯花痴。

    “啊啊啊,沈总好帅啊。”

    “看到他笑,我人都快要没了……”

    “怎么云千叠身边的都是那么帅还多金的男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