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盖世奶爸 > 第三百零五章 他还给我磕过头呢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他还给我磕过头呢

    “求什么运符,迷信。”王振江一向不信此类,淡淡回了一句。

    陈淑芬却是不依:“我托人走了关系才拿到的门票,你要走不到,我用轮椅推你去就是。”

    “什么迷信不迷信的,我就图个好运。”

    王振江抬头, 又欲言又止。

    陈淑芬说的一脸认真。

    也就图个安心。

    正好到处走走,便没拒绝。

    清风子开的法会距离医院不远,陈淑芬一边推着轮椅,让王振江在一边拉着王可可的手走着。

    三人倒是心情好了许多。

    也把夏武的事情给忘了。

    夏武两点半。

    举行法会的地点是一家酒店大厅。

    此时来了很多的人。

    这些人都只是些普通人。

    清风子开的这场法会,也是针对普通人开的。

    捞钱算不上,算是善举。

    不过有免费的,自然也就有收费的。

    比如夏武这种人,去不了大一些的牌面,只能来这种小场面装大人物。

    有点关系,加点钱,随后求个好运符,让别人都羡慕他,满足他的虚荣心,这便是他的目的。

    这样的小场面在九洲城那些大人物眼里不屑来。

    子啊普通人眼里,可是香饽饽。

    特别是像夏武这个年纪的老人,总是有些迷信的。

    “哟,王振江,你们来这作甚?”

    一家三口进了场所,刚找了个角落等着,身后传来一道嘲弄声。

    “夏武。”

    王振江回头,也是一脸生气:“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没关系了?”夏武继续嘲弄道:“你出现在我面前,影响我心情了。”

    “夏武,你别太过分了。”若不是王振江腿脚不便,他或许已经冲去锤这糟老头子一顿。

    夏武却更是得意:“过分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要跟我动手吗?”

    “这里可是清风道长的法会,你混进来,不会是想要偷东西当医药费吧?”

    “夏老头,你留点口德吧。”陈淑芬怒斥道:“这地方又不是你家开的,我们来不来,跟你有什么关系?”

    夏武脸色沉了几分:“陈淑芬,我就是看不起你们这家人。”

    “就你们这种人,求什么都没用的,注定一辈子窝囊了。”

    “我今天是清风子大师邀请来的,你们呢?”

    “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啊?”

    “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叫人把你们轰出去?”

    “就是,都什么玩意,你们也配这样跟夏大哥说话?”夏武旁边一群为老不尊的人也纷纷起哄嘲讽。

    “夏大哥的儿子现在是九洲城大公司的高管。”

    “人家能够跟清风道长有关系。”

    “你们家呢?一群极品,谁给你们的勇气这样跟夏大哥说话的啊?”

    污言秽语,难听至极。

    引得周围不少人围观。

    王振江脸色苍白。

    多年来这种情况没少遇到过。

    显得无比憋屈。

    正要骂上几句,夏武挥手道:“行了行了,我们都是有素质的人,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

    说完脸色一沉,低声冷笑:“算了,也别说我欺负你们。”

    “你给我低个头认个错,以后见到我啊,绕路走,今天这事就算了。”

    “如何?”

    “你做梦。”王振江不受此等欺负。

    冷哼一声,甩手转身:“这么嚣张,是要遭报应的。”

    “哈哈。”夏武大笑:“报应那只是落在无能的人身上。”

    “既然你这么清高,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你们要是能求到一个好运符,我夏武给你磕头。”

    夏武满脸嚣张。

    他有这个本事。

    连他身边的人都一个个耀武扬威。

    “各位,请安静一下。”此时一道声音响起:“清风道长来了。”

    所有人纷纷回头。

    酒店大门进来一群人,先是几个保安,接着便是两个道通。

    最后才是一席道袍的清风子。

    手中拿着拂尘,如个世外高人一般。

    引得周围的人连连惊呼:“道长果然是高人啊。”

    “屁,这分明就是仙人。”

    “对对,就是仙人,你看那气质,听说清风道长都八十多岁了,看起来跟三十多差不多。”

    “你说的不对,分明就一百多岁了,人家这是长生不老。”

    一群人越说越离谱。

    清风子淡定入场,上了主台,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又是引得周围众人阵阵欢呼。

    台下。

    所有人都满脸崇拜的看着清风子。

    陈淑芬和王振江也不再理会夏武,陈淑芬看了一眼王振江道:“清风道长给的好运符,那是全国认可的。”

    “都能转运,一会你就听我的,跟我上去求一道转运符。”

    “顺心点,也少给昭月和天龙添麻烦。”

    王振江没有反驳。

    他也是个要强的人,自然不想成为累赘。

    旁边夏武刚好听到,嗤之以鼻:“就你这样的,能走路也是累赘。”

    “我说了,就你们这样的,不肯能求得到符,我说的,谁来了都没用。”

    陈淑芬原本抱着王可可,听不得夏武这么嚣张,就要拉着王振江换别的位置。

    王可可被抱着,正好看到了场上的清风子。

    先是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带着几分天真的眼神抬手开口道:“姥姥,那道士我好像见过。”

    陈淑芬赶紧拉下王可可的手:“别乱说。”

    她这次为了求符,可是专门打探了关于清风子的消息。

    国内顶级大师。

    就算九洲城那些大人物在清风子面前也得客客气气的。

    所以她觉得就算陆天龙这次回来在九洲城认识几个人,在清风子面前还是要客客气气的。

    王可可抬手指,那是不尊敬。

    说者无意。

    旁边的夏武可就认真了。

    冷笑道:“陈淑芬,看看你们这些当大人的爱慕虚荣。”

    “连小孩子都跟你们一个德行了?”

    “小小年纪就会吹牛,你们这一家人没救了。”

    “你……”王振江和陈淑芬气得想要发怒。

    王可可先气冲冲的打断:“我真的见过他,他还给我磕头了。”

    ……

    一语如惊雷。

    “哈哈哈……”很快夏武等人疯狂笑起来:“这小兔崽子,你这吹牛的本事,跟你姥爷学的?”

    连旁边几个路人都听不下去,怒视着陈淑芬和王振江:“没教养的东西,不会教孩子就把她丢了。”

    “清风道长也是你们这种人能够诋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