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盖世奶爸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看不到的局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看不到的局

    陆天龙轻笑道:“我既然能说出来,自然就有破解之法,你放心,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的。”

    陆天龙自信一笑,这样的风水格局,差不多已经算是诅咒了。

    要是换了别人,怕是真的难以搞定,就像萧远山这种所谓的大师,也是看不出来。

    这叫局中局。

    但这样的格局,在陆天龙眼中看来,却是那么轻松简单。

    简直小ks!

    在所有人期待的眼神中,陆天龙走了出来,扫视着面前的风水格局!

    “这风水格局,其实都是前面的鼎,才造成了,本来很好的格局,成为了诅咒的格局!”

    “说到底,这些都是前面那鼎所造成的!”

    “要想破了这格局,破了那鼎就成!”

    “根据五行中,土克金来说,破阵就只有在土上想办法!”

    陆天龙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说给在场的人挺。

    说完陆天龙嘴角浅淡一笑,步走八卦五行,折下一只柳条,回到初始位置。

    手中柳条,拿起陆天龙照看一眼,在和前面金鼎直线的位置,开始画图!

    见陆天龙这神叨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的神棍,众人不由好奇一看,却是发现,这所画的,乃是和前面金鼎一样的图案!

    只不过方向似乎偏反!

    见陆天龙此时的动作,众人都好奇,这有什么用?

    陆天龙并不在意,反而双眼微闭,脑中空灵,一只青铜大鼎完全出现在了自己脑海中。

    陆天龙手中木条,速走如飞,一只大鼎,就被完全画了出来!

    呔!

    青铜大鼎,画出瞬间,陆天龙双眼,陡然睁开,眼中带出一抹精光闪现。

    嘴中一声沉喝,手中柳条插入地面,双手一开!

    刹那之间,在地面上的图案,和柳条,竟然同时一闪,随即消失一空,就好似完全不曾出现一般!

    消失瞬间,这里两边的垂杨柳,齐齐一震,前面青铜大鼎,此时亦是嗡鸣一声!

    嗡嗡声响,在脑中嗡嗡作响,让人耳中长鸣不断!

    这样奇异的一幕,直接让众人吃惊不已,再看陆天龙,却是长出一口气,依旧带着几分冷漠:“搞定了。”

    那一身嗡鸣,所有人听得真切。

    确实是前面说的大鼎发出来的。

    众人开心,萧远山则是高兴不起来。

    陆天龙破局,那就是他输了。

    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顿时冷声道:“风水风水,信则有,不信则无,这里的人都不懂,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还自称大师,能不能要点脸?”

    袁若水看不下去,接着怒道:“一大把年纪,这么多人看着呢,不嫌丢人。”

    萧远山想好了要耍赖,自然不会承认,冷笑看着陆天龙:“我说的难道有错?你若是没有证据让我们信服?那跟街头算命的神棍有什么区别?”

    “萧大师。”

    吴三爷身为局中人,知道的要比别人清楚。

    陆天龙绝不是神棍。

    冷声上前:“这里是我吴家,我既然看着,那你就要说话算话。”

    “吴老爷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也是懂风水之人,陆天龙说的我都没听过,这根本就不在风水玄学之中,我不能信他。”

    萧远山语气笃定。

    陆天龙拍手:“好一个萧大师啊,看来萧大师的脸皮,比本事厚多了,不过你放心,我既说了让你心服口服,那就一定。”

    说着看向吴三爷:“三爷,麻烦你让人取把菜刀来。”

    一个保镖给陆天龙拿了把菜刀,陆天龙带人走到柳树脚下。

    随后一刀下去。

    哗啦。

    柳树被砍开一刀口子,里面直接喷出一道腐水。

    还带着一股腐臭味,就像是腐烂的枯木一般。

    “这……”

    所有人惊呼。

    包括萧大师。

    之前陆天龙就说了这些柳树只是表面活着,现在是真的。

    外盛内腐,树干已经腐烂了一般,继续下去,早晚都会枯死。

    若不是陆天龙砍开这树干,还真的看不出来。

    “三爷,让手下人的人砍开所有的柳树吧,我看所有的树都是如此了。”

    陆天龙笑着把刀递给了下人,吴三爷点头,接着吴家的下人每棵树都试了一遍,确实如陆天龙所说。

    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萧大师,陆天龙继续看向吴三爷:“三爷,派人去对面花圃正下方,往下挖三尺,应该会有一个青铜鼎。”

    吴三爷冷眼点头。

    这些风水煞局就在他家中,可是他丝毫不知。

    这是要致他于死地。

    要吴家断子绝孙。

    “老爷,真的有一只青铜鼎。”

    看着挖出来的青铜鼎,再也没有人怀疑陆天龙的说话。

    甚至有人怀疑这就是陆天龙布的局。

    王昭月看着此刻的陆天龙,觉得很陌生。

    陆天龙能够说出这些,绝非常人。

    这个老公,六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是以前就如此?

    还是这六年才变得如此?

    “萧大师,现在可还有话说?”

    真凭实据,陆天龙满脸玩味的看着萧远山。

    萧远山沉脸冷笑:“我倒是小看你了,陆天龙,我们的怨,今天算是结下了,日后见。”

    说完转身要走。

    吴家的两个保镖伸手拦住。

    吴三爷冷声吼道:“萧大师,这里是我吴家,赌是你要打的,我劝你还是把事情解决了再走。”

    “是吗?”

    此时的萧远山如同变了一个人。

    好似稳如泰山的老狗,一点都不慌:“就这些臭鱼虾能拦得住我?”

    嘭嘭。

    话音落。

    萧大师弓步两拳,拦住他的两个保镖直接飞了出去,口吐鲜血。

    “废了。”

    吴三爷冷声上前,校园上前面冲出来十多个保镖。

    周围的人让开一个空间。

    敢在吴三爷家里闹事,从来都是死路一条。

    “一群蝼蚁。”

    吴三爷看都没看一群保镖,转身冷笑看着陆天龙:“我本想就此离开,既然你们要逼我,陆天龙,那今天我只能给我徒弟报仇了。”

    嗖。

    吴家的保镖不想听萧远山废话,飞身一拳。

    嘭。

    萧远山反身一脚。

    嘭嘭。

    吴家的保镖都是精英。

    可是抵挡不住萧远山,十几个保镖几招就躺在了地上。

    “萧远山,我吴家,跟你不死不休。”

    吴三爷浑身杀意。

    萧远山无视,眼中只有陆天龙:“我给你一个机会,自断双腿,不然,你身边的这个女人要死,这吴家要完。”

    “你可以试试。”

    陆天龙负手而立。

    萧远山虽厉害,可在陆天龙眼中,如蝼蚁。

    他如那泰山,风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