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盖世奶爸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莫名的仇人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莫名的仇人

    废物?

    吴三爷脸色更冷。

    再看陆天龙,满脸淡定,显然是不想说话。

    这里是吴家,吴三爷给了陆天龙一个眼神,好似再说,陆先生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弄死这个草包。

    接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星垂:“你们不是一家人吗?”

    “不……”

    刘星垂只想脱罪。

    见吴三爷可能要找陆天龙麻烦,赶紧道:“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只会给我们王家丢人,从来就不配当我们王家人。”

    “还有她老婆,办事不利,丢人现眼。”

    “三爷您放心,他们跟我王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刘星垂,你好歹也是我老婆的大哥,都是一家人,你不用这么绝吧?”

    看着此刻的刘星垂,陆天龙忍不住略带嘲讽的问了一句。

    “你闭嘴。”

    刘星垂怒吼:“陆天龙,这种地方也是你们能来的?”

    “我告诉你,你有什么目的,最好交代清楚,不然三爷怪罪下来,我们王家是不会帮你说话的。”

    “你们两口子已经不是我们王家的人,别想着我会帮你们。”

    “很好。”

    吴三爷微微往前一步:“既然你们不是一家人就好说了。”

    “三爷放心,您想怎么收拾他,跟我们王家都没有任何关系。”

    刘星垂觉得吴三爷要把罪责怪到陆天龙身上,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能看着陆天龙被吴三爷弄死,别提心中有多高兴。

    吴三爷冷笑着看了刘星垂一眼,接着恭敬走到陆天龙身边:“陆老弟,既然王家跟你们没关系,那我现在怎么处置他,你都没意见吧?”

    “当然没意见。”

    陆天龙只有一脸的幸灾乐祸。

    刘星垂则是愣住。

    陆老弟?

    吴三爷叫陆言陆老弟?

    而且还那么客气。

    他们什么关系?

    连旁边的王昭月都满脸疑惑。

    之前陆天龙只说是来给吴家看风水,现在看来,陆天龙跟吴三爷的关系,还不简单。

    “来人呐,给我废了。”

    吴三爷冷喝一句,保卫负责人上前就要一个擒拿。

    嘭。

    只是站在刘星垂身边的男子忽然出手,一拳轰得保卫负责人退后两步。

    “找死。”

    保卫负责人大怒。

    “吴老爷子。”

    站在刘星垂身边的男子一脸淡笑:“刘星垂是我朋友,他的确是带我来帮你家看风水的,怎么说也是一片好心,不用这么绝情吧。”

    “你又是什么人?”

    吴三爷冷着脸。

    老者满脸淡定:“在下萧远山。”

    “三爷,萧远山我听过,省内有名的风水大师。”

    “对啊,三爷,这萧大师有些声望,看风水堪称一绝,专门给大家族看风水。”

    来吴家都是一些见多识广的人,此时有人认出了萧远山。

    吴三爷则是没多想,冷声道:“萧大师,这是我的家事,还希望你不要插手。”

    “还有,改风水格局我已经请了我陆老弟,就不用你操心了,是刘星垂不尊重我吴家,不尊重我的好兄弟,这事,你还是不要管的好。”

    刘星垂慌了。

    他哪里想得到陆天龙竟然跟吴三爷是兄弟。

    顿时紧紧拽着萧远山的手臂:“大师救我。”

    萧远山并未理会刘星垂,依旧淡淡看着吴三爷:“吴老爷子,你说的事情我当然没兴趣管,不过我跟你身边的这位陆先生有点私人恩怨要解决。”

    吴三爷眼中闪出几分杀意:“萧大师难道没听到我刚才叫他陆老弟,你跟他有恩怨,也就是对我吴家不满意咯?”

    气氛凝固。

    整个九洲城的人都知道吴三爷的脾气。

    护短。

    “吴老爷子都这么说了,那我萧远山就接着。“

    萧远山同样往前一步,冷笑看着陆天龙:“听说我朋友刘先生跟陆先生有点恩怨,我特意来化解画家。”

    陆天龙一脸冷笑,并不答话。

    这萧远山虽有点本事,但还不入他法眼。

    “你很狂。”

    萧远山脸色骤冷,透着几分杀意。

    萧远山笑得如要狩猎的老狐狸:“姓陆的,你既然是来看风水的,那就有些本事,既然你这么狂,就别怪我抢你饭碗了。”

    “今天你敢不敢跟我比一场。”

    吴三爷看不下去,怒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大师,跟我陆老弟为敌,那今天就别想走出这吴家大门了。”

    刘星垂见有点转机,慌忙看向吴三爷:“三爷,陆天龙就是我们家的废物女婿,根本不可能懂风水的。”

    “他就是个骗子,肯定是想要骗钱的,萧远山大师名声远播,现场好多人都认识,他才是真正的大师。”

    “三爷,为了避免你被骗,你何不让他们两人比一比?”

    说完又是看向陆天龙:“你个废物,敢不敢跟萧大师比?”

    “你要是不敢,就是来骗钱的。”

    吴三爷依旧没在意,对着陆天龙笑了一句:“陆老弟,这里交给我。”

    “陆天龙,今天若是不敢接,以后我要是动你家人,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萧远山风轻云淡。

    他的目标只有陆天龙。

    陆天龙瞳孔微缩。

    敢用王昭月威胁他,那就是逆鳞之怒。

    “你想如何比?”

    萧远山有点本事,他需要把对王昭月有威胁的人,全都扼杀。

    “咱们就比风水,破这吴家风水煞,你输了,自断双腿,给刘先生磕头认错。”

    萧远山咄咄逼人。

    陆天龙冷笑:“你若输了,也断双腿。”

    这萧远山一上来就针对他,事情不简单。

    陆天龙懒得躲,他倒要看看,什么人在搞鬼。

    “好。”

    萧远山答应下来:“这吴家风水煞,不止一个局,我们一人说一个,然后说如何解。”

    “不用了。”

    陆天龙摆手:“这房子的壁刀煞,药罐煞还有绝胎石我都已经看过,之前就告诉过吴老爷子了。”

    “说这些并无异议,不过在这别墅之中还有一个风水局我没有告诉别人,只要萧大师你能说出来,我就认输。”

    “当真?”

    萧远山冷脸。

    陆天龙这不是挑衅他,而是鄙视他。

    “这么多人看着,你觉得我有必要跟你开玩笑?”

    陆天龙满脸玩味:“开始吧,五分钟为限,你若是找不到,那就输了。”

    “当然,你也可以让我先找,五分钟,我找到了,算你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