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盖世奶爸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点醒梦中人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点醒梦中人

    吴三爷则是冷声道:“你即是若水这个丫头带来的,我也不为难你。”

    “走吧,这件事别说你们王家,谁来了我也不会给面子,没得谈。”

    吴三爷语气坚决。

    陆天龙也不恼:“老爷子,既然都见到了,何不让我说两句,说不定你会改变主意呢?”

    嗯?

    吴三爷冷笑:“那好,我就让你说两句,但我要是不高兴,我说不定会对王家做点什么。”

    见吴三爷要动怒,袁若水赶紧上前:“陆天龙,你……”

    陆天龙完全无视,走到吴三爷前面:“老爷子,不知道,你可信风水?”

    “陆天龙。”

    袁若水忍不住了,差点跳起来。

    “你想说什么?”

    吴三爷语气更冷。

    陆天龙还是起初那笑意,“陆先生有话直说。”

    不知道陆天龙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很认真的看了过去。

    “如果我猜的没错,老爷子最近不光是身体不适,最近应该诸事不顺,就算是家人,怕是也多灾多难啊。”

    没有犹豫,直接开口。

    这别墅风水有问题,他第一眼就看了出来。

    现在答应给吴三爷治病,他便不用藏着。

    “陆先生,接着说。”

    吴三爷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因为陆天龙说的话,每一句都在他身上发生过,他觉得陆天龙这一切不像是瞎说的。

    吴三爷主动给陆天龙还有何清茹倒了茶,这是一种尊敬。

    袁若水则是一脸懵逼,陆天龙真的懂风水?

    喝了一口茶,脸上又增了几分自信,进来的时候周围的情况已经被陆天龙看在了心里。

    轻轻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抬眉看向吴三爷:““老爷子最近应该动过手术吧,而且还动刀了。”

    吴三爷微微皱眉,眼中甚至闪过几分警惕,不由得伸手摸了自己肚子一下,他的确动过手术,不过是私人医生做的,陆天龙怎么知道?

    吴三爷的反应都被看在眼中,陆天龙往前走了两步:“这别墅虽然依山傍水,也算是一处风水宝地,只可惜有一些人刻意动了手脚。”

    “这里都是别墅区,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这别墅微微挪后了一些,和其他别墅并没有完全对其,错位相冲,正好对到该楼外墙的墙面边角,好像被一把大刀切到,这在风水学中叫做壁刀煞。”

    “住宅冲犯此煞,居住着轻则身体容易衰弱,就是老爷子这样,原本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总觉得身体有些不行,也就是,所谓的肾虚。”

    “还有,重则有血光之灾,一般都是需要开刀的大伤或者是大病,这些起初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到了一定的时间,风水局中的人会做什么都不顺,这些风水局,也就一一应验。”

    听完了陆天龙的话,吴三爷的脸色已经极为阴沉,他不喜欢神棍,但是现在陆天龙这番话,说的貌似一点都没有错。

    最终,吴三爷微微抬眉:“刚才失礼了陆先生。”

    吴三爷不傻,陆天龙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能够看出这些来,或许就能够帮他解决这些,所以态度又变得客气了几分。

    语气里面增加了几分尊敬。

    陆天龙并未回答吴三爷,只是继续道:“老爷子,不知道这别墅是谁给你设计的,看来此人跟老爷子有仇啊,而且,还是深仇大恨的那种。”

    “还请陆先生指点。”

    现在的吴三爷是虚心求教,在说话的时候,已经主动给陆天龙倒了茶。

    看得一边的陈焕都是一愣一愣的,能让吴三爷主动给倒茶的人,陆天龙算是第一人。

    “之前的壁刀煞主伤你,我想老爷子家里,其他人也是如此,最近一定多病吧,甚至还有横祸。”

    吴三爷心中又是一惊,无奈的点了点头:“我一个堂弟就是上个月车祸去世的。”

    陆天龙点头道:“这是因为别墅还犯了一个风水禁忌,天斩煞,在别墅对面是新的开发区,那里有两栋高楼,高楼之间有一条缝隙,这就是所谓的天斩煞,陷入风水局中的人不止健康容易出现问题,还会有血光横祸。”

    陆天龙并没有继续停下:“此外,在别墅的前面,是一栋普通的民宅,上面有一个大型水塔,一栋普通的民楼弄这么一个大型水塔,本来就是多余之举,当然,这水塔的存在有着他的意义。”

    “老爷子家里抬头就能看到那大型水塔,就好像天天对着一个大型药罐,水塔属阴,我想老爷子家里的女眷一定经常生病,吃药不停吧?”

    “是。”

    吴三爷脸色阴沉的可怕,陆天龙说的这些,都对。

    他原本以为这不过是普通的病,现在看来,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心中也想起了一些事情来。

    “这叫药罐煞,不懂行的人根本看不出来,有时候检查不出来病痛,久而久之,患者就会成为一个药罐子,需要用药物来维持生命,对财运也会有不良影响,因为健康问题破财。”

    陆天龙说完,已经走到窗户旁边,扭头对着吴三爷轻笑道:“还有,当年,吴家变故,令郎可是意外出事,当晚你儿媳妇也是难产而亡,大小不保?”

    “这……”

    吴三爷身子有些颤抖。

    好似想起了当年的一幕幕,感觉胸口有一块大石头压着,说不出话来。

    陆天龙继续:“如果我猜得没错,当年你儿媳妇难产而亡,是因为产时没有羊水,最终双双殒命,对么?”

    “对。”

    吴三爷已经两眼通红。

    陆天龙说的一字不差。

    感受得到吴三爷的愤怒和悲凉,只是陆天龙并未安慰,看向窗户外面:“那不是意外,是因为对面的那假山乱石。”

    假山乱石?

    吴三爷跟袁若水完全听不懂,但是他们没有质疑陆天龙说的话。

    陆天龙凝眉道:“风水学之中很讲究,房屋的窗户若是正对着假山乱石,这也是犯了禁忌的,这叫做漏胎石,针对孕妇,胎儿不稳定,还有旁边那水池。”

    “水池之中的石头,应该有一些黑色的,便成了绝胎石。”

    “当年你儿媳妇难产之时,这水池之中,应该没有水。”

    “所以羊水不足,难产而死,胎儿死于腹中,便顺了这绝胎之局。”

    “水池中有两条黑龙,这本是双龙镇宅之局,可是当时没水,龙无水,则变成祸不单行。”

    “最终,你儿子跟儿媳妇双双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