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桃花坞 > 第319章 桃花坞里桃花庵

第319章 桃花坞里桃花庵

    虽然,袁天罡被杨义搏了面子,但终究还是给薛礼算出了成亲的日子。由于是年底,气温寒冷,诸事繁多,日子就定在大寒当天,百事皆宜。

    可有下人来报说桃花坞已接近完工,问杨义啥时候可以开张?

    经杨义一番思索过后,他决定再找袁天罡算一卦。可原天罡却说,要实地勘察之后才可以下定结论,杨义没办法,只得带袁天罡前往。

    桃花坞坐落在大金沟的最后一段,也就是三道坝。

    他要将一道坝打造成休闲观光圣地,二道坝打造成餐饮娱乐场所,这第三道坝是文人墨客、大儒雅士的休闲之地。集餐饮、娱乐、吟诗、解画于一体的综合书院,前两道坝有的这里也要有,那里没有的这里更要有。

    在这段日子以来,袁天罡和两个徒弟已经将这里的山山水水用脚丈量了个遍,哪个地方的风水怎样他心里都有数,但他声称还要重新看一遍才能确定,这就耐人寻味了。

    他们一行人骑着马,经过一道坝时,袁天罡现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经过二道坝时,现出了一张猪哥的嘴脸,令杨义等人鄙视不已。心想,原来这道士也是个堕落的货。

    杨义的想法像是被袁天罡知道一般,他撇了一眼杨义说道:“小子,你心里想什么贫道也知道,你要不要拜入贫道门下,贫道传你性命双修之法!”

    “那个,我呀,肾不好,你那套还是收着吧!余家宾馆那里有大把的美人和你双修。”

    “哼!不知好人心,还以为贫道害你似的。”

    “没有,没有,道长别误会。”

    袁天罡再次撇了杨义一眼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的前面而去。

    在三道坝这里造了个大门,除了个门口外,两边还用大石头造了两座假山。门口里面用石头也造了座假山,而假山向着门口却是照壁模样,如今却用一块超大的红布给捂得严严实实。

    只见门口两边写着一副对联。上联:桃花流水洞天福地人间愁苦抛云外。下联:夏雨春烟朝霞夕照陌上诗情入画中。

    袁天罡指着这对联半天没说出话来,意思是要杨义‘解释。

    杨义微微一笑:“这叫对联,是小子糊弄出来的,这对仗公不公整?门楣上方还有个:人间仙境,这横批是否能概括这对联的意思?”

    “哼,你还算有点文采,可那照壁盖着红布是啥意思?”

    “你说那个呀,那里有一首诗,是写整个桃花坞的。”

    “掀开给贫道看看。”

    “袁道长,这也和风水有关系?”

    “当然,没有,贫道好奇而已。”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好奇啊!等开张那天再慢慢看吧!”

    “你,你个混蛋小子。”

    杨义也不生气,指着门口的假山说道:“你给算算,啥时候开张合适。”

    袁天纲捏着手,嘴里神神叨叨的念叨起来,念念有词的说着。

    杨义满脸疑惑的看着袁天罡,也不说话,就这样皱着眉头看着。

    大概过了一刻钟,神神叨叨的袁天罡才睁开了眼睛说道:“开张之日放在大寒当天,大吉大利。”

    杨义心里咯噔一下,不由狂喜起来,他突然想到个办法,就是和薛礼的婚礼一起办。这样的话,整个金沟村的人都可以来帮忙,加上开张的宴会一起办,可谓是双喜临门。

    袁天罡看着呆呆的露出了傻笑的杨义扯动了一下嘴角,他眼睛滴溜溜一转,忙看向自己的徒弟,又看向盖的红布那里挑动了一下眉毛。

    他徒弟心领神会,立刻下马悄悄地往那红布而去。

    “呔!那老杂毛你想干什么?”

    杨义一惊,忙转眼看去,只见薛礼站在门口一侧,一手叉腰一只手指着盖着红布那照壁的方向。只见那里站着袁天罡的徒弟,手已经搭在了拉红布的布条上。

    杨义怒了,怒瞪着袁天罡:“袁道长,你这是何意思?”

    “贫道就看一眼,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话一说完便甩了一下拂尘。

    他那徒弟像是被他施了法似的,在他甩完拂尘后立马用力一扯,将那红布条给抽了下来。所有人看到这石头上的字都目光呆滞,惊叹之声不绝于耳。

    只见在石头上也是刻了一首诗,一首非常惊艳的诗,这首诗就是唐伯虎的。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好诗!杨驸马果然是个大才,仅这首诗便能让你的桃花坞名声大噪,想不发财都难!”

    杨义被说得老脸一红:“袁道长说笑了,这地方就是留给那些大儒名士、达官显贵、宗教人士来的。外面的不夜城太喧闹,他们来这里既安静又利于他们写作、游玩、开展法会等,如果他们开心了,还顺便给我生个小钱儿!”

    “呵呵,喜欢铜臭之物又有何过错?喜欢又有什么丢人的!”

    “袁道长误会了,你看这诗里面写的就是我的,我这个人喜欢闲情逸致,也淡泊名利。”

    “好一幅闲情逸致,好一副淡泊名利。可我看你小子事事市侩,你哪来的这副闲情逸致?莫非你表里不一?假清高?”

    “那个,这个,这是我的愿望,只是这种愿望,是奢望而已,呵呵。”杨义都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子,特么的,干嘛要撒谎来骗自己?难道他不知道,撒一个谎要用无数个谎来圆谎吗?

    “哦,何以见得?”

    “我一向不求功名,只求生活得自由自在。可无奈呀,无奈造化弄人,人在屋中坐,喜从天上来!”

    “人在屋中坐,喜从天上来?哈哈哈,又一句至理名言。谁敢说杨驸马不是大才,贫道活撕了他!”

    杨义再次嘴角抽搐,特么的,这家伙到底是道士,还是盗贼呀?

    “杨驸马,咱们就在这里干等着?”

    “袁道长,不是我想干等着,而是你看看这风水?”

    “还用看吗?这里风水绝佳,还是到里面看看吧。”

    杨义冒汗,忙叫薛礼将那块红布挂回去,他只得向袁天罡一伸手:“袁道长,里面请!”

    就在杨义一行人进了门后,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个鬼鬼祟祟的人,他拿着笔纸正在奋笔疾书,将那石碑上的字记录下来。

    杨义、袁天罡等一行人进到里面,看到里面奇景处处、流水潺潺、枯黄的桃叶满地,各处点缀着红墙绿瓦,小桥流水大水车,美不胜收。

    “杨驸马,这里真是好景致啊!贫道都想在这里开坛传法了!”

    “袁道长,此话当真?”

    “如果杨驸马不介意的话……”

    “哈哈哈,我当然不介意,如果袁道长真有此心,等会儿我便给袁道长个惊喜,只求袁道长不要心口不一才好。”

    袁天刚看到杨义那一脸得瑟的样子,他忙捏指算了起来,只在盏茶功夫,就笑了起来也不说话。

    没过多久,他们便来到山腰处的一个小道观广场前,只见这道观不大,一条蜿蜒曲折的石道连接着下面的桃花坞,而道观的正下方就是三道坝蓄水的水库。

    道观群山环绕,青松翠柏相伴,绿柳桃树相间,被风吹得沙沙作响,黄叶满天飞。崭新的红墙青瓦之下,有一个盖着丝绸大红花的匾额。

    “杨驸马,这地方不会就是你给贫道的惊喜吧?”

    “正是,袁道长不是想立坛传法吗?您修行的法坛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袁道长和满意?”

    袁天罡下了马来,仰头看着这座小巧而紧凑,不高大却宏伟的道观露出了微笑。

    “真有你的,贫道甚为满意,只不知这名字?”

    “桃……”

    “桃花庵!”

    “呵呵,袁道长真可谓是神机妙算,一猜就中,正是桃花庵!”

    “怪不得门口那诗里写着: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你这是将贫道比喻成仙人了?”

    “难道不是吗?袁道长,你在蜀中的名声我也是如雷贯耳,如果袁道长不嫌弃,此桃花庵便赠送给道长,让你在此开坛传法!”

    “好,好,好!既然如此,贫道就笑纳了,哈哈哈……”

    “袁道长不必客气,只要我有事情找你,你帮我解决就行。”

    袁天罡嘴角抽搐,眯着眼看着杨义,心里一转说道:“杨驸马,不如贫道收你为徒如何?”

    杨义听他这话不用想就知道这老货肯定没安好心,随即不客气的回绝:“袁道长,您是我的门客,说句不好听的话,我是主人,你是仆人,仆人还想收主人为徒,这可能吗?恕小子不能从命!”

    “哼!贫道收你为徒是你的造化。”

    “免了,我不想挨饿!”

    “你……”

    。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