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我在许都开酒馆 > 第811章 称帝之前

正文 第811章 称帝之前

    既然是曹操亲自出来接应陈扬,免不了得跟他回去一趟,然后设宴款待这些必不可少的步骤,也是无法避免。

    完成了一系列欢迎的宴席,已是当天傍晚时分,陈扬喝得醉醺醺,被人送回在襄阳的宅子里。

    “大将军,怎会醉成这样!”

    黄月英心疼地看着他,在这里没有丫鬟等人,也唯有是她来亲自照顾陈扬。

    也幸好陈扬喝得太醉干脆不省人事,要不然来个喝断片,把黄月英那啥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次日早上。

    陈扬迷迷糊糊醒来时,头疼欲裂,十分难受。

    “大将军,你醒了!”

    黄月英似乎一直坐在身边照顾他,连忙过去扶起他,续道:“你等我一会,我这就去为你打水洗脸,准备早餐。”

    然后,她飞快地离开,又过了好一会,端着一盆清水回来,小心翼翼地给陈扬洗脸。

    也许是洗了这一把脸,陈扬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

    “月英,怎么是你?”

    陈扬问道。

    “在这里,只有我,没有其他丫鬟了。”

    黄月英低下头害羞地说道:“本来我应该住在蔡家,但想到自己是大将军你的人,于是搬过来,也能照顾一下大将军。”

    什么是我的人了?

    陈扬懵了好一会,还不等他问出这个疑惑,黄月英端来早餐,还是挺丰盛。

    想到昨晚只是喝酒,几乎没有什么下肚,陈扬感到肚子里面咕咕地响,不和她客气什么,端起来便吃。

    “大将军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庐江?”

    黄月英问道。

    “明天吧!”

    陈扬暂时还不想去出征,曹老板也没有让他先出征的意思,留在襄阳的话也没有他什么事,还不如直接回家去。

    这一次离开,他又很久没回去了。

    吃过早餐后,宿醉后的头疼感随之而消散一空。

    只不过,刚走出房门,黄月英过来说,魏公让人来找他了。

    曹家里。

    “子安,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直想等你回来商讨一下。”

    曹操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说道:“前几天陛下又找我,说要把皇位让给我。”

    在回来之前,陈扬和孙权讨论过曹操可能称帝的问题,没想到自己刚刚回来,曹老板也把他找过来问及相关的事情,好像称帝一定要进行那样。

    “魏公你是怎么想的?”

    陈扬问道。

    “不瞒你说,我现在的确想这样做。”

    曹操笑眯眯地说道:“之前因为要顾忌江东,我得有所考虑,现在不需要顾忌任何人,刘备没有了,我也无后顾之忧。”

    “最主要的还是陛下不想再当这个皇帝,他在皇位上,毫无用处,倒不如让位给我。”

    这也是曹老板想要自己做皇帝的原因之一。

    “那魏公打算把现在的陛下怎么办?”

    陈扬又好奇地问。

    不得不说,刘协的求生欲还是可以,他主动提出让位,能避免以后曹操强迫他让位而来带的杀机,到时候能活下来的几率很大。

    “他说过,愿意归隐山林,要说直接杀了,又不太好,我考虑好久,认为能让他去庐江。”

    曹操为了能够称帝,规划好了一切。

    “庐江?”

    陈扬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把他送去庐江?”

    曹操笑眯眯地说道:“这不是有子安你们在,第一可以帮我看着他,不让他有造反的可能性,第二的话庐江距离襄阳也不远,我随时可以把他召回来,你觉得如何?”

    陈扬自然不会反对:“魏公你已安排好了,我当然是赞成,只不过当真要称帝?”

    曹操郑重地点头道:“没错,现在的大汉,谁还记得汉室天子?大汉百姓知道的人,只有我和子安你!”

    这个是真的,谁还记得刘协?都快把他给淡忘了。

    陈扬想了一会说道:“既然魏公决定这样做,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不过我建议先把孙绍解决了再称帝。”

    曹操点头道:“子安你说的没错,收拾了孙绍,我们控制寿春,就算江东想要反叛,也得掂量一下。”

    很显然,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续道:“明年夏天之前,子安你能否把孙绍给拿下来?”

    陈扬想了一会,道:“我尽力吧,是否可以,谁也说不准。”

    曹操没有勉强或者直接下命令等行为,拍手说道:“那便尽力而为。”

    曹老板迫不及待要称帝这件事,算是简单地确定下来。

    那么多年过去,曹操想把自己地位提高一点,理所当然,做到他这个位置,没有谁会失去野心。

    野心膨胀起来,当然渴望站在最高峰。

    曹操的最高峰,只有做皇帝。

    从曹家离开,陈扬也考虑着称帝那些事情,他不会反对,但曹操真的称帝了,以后自己和曹家的关系,也得正式一些,特别在于曹昂和曹丕关系上面,不知不觉回到家里。

    黄月英看到他回来,小跑着出来迎接,就像是个乖巧的小媳妇。

    陈扬忍不住说道:“月英,其实你不用这样。”

    “我答应过大将军,不管结果如何,永远地留在你身边。”

    黄月英很肯定地看着他,以表示自己的心意。

    ——

    很快,又到新一天的早上。

    陈扬没有惊动其他人,只带着王越和黄月英回庐江,这一次又离开那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庐江现在怎么样了。

    “你们说孝儿和珵儿是不是都忘记我了?”

    陈扬突然笑道。

    “肯定不会,孝儿他们和老爷是骨肉之情,血肉相连,怎么会忘记了呢?”

    王越先摇了摇头说道。

    “大将军以后要多留在庐江。”

    黄月英终于恢复和以前一样,变回了乐观、大大咧咧的状态。

    陈扬叹息道:“我也想长时间留在庐江,都是魏公的错,当年我不应该入了他的坑。”

    入了那个坑,很多事情,都不是陈扬能够控制,又无缘无故地成了什么变数。

    又过了数天,陈扬终于走进了庐江。

    刚回到自己的大宅子的门前,看到孝儿和珵儿两个臭小子在这里玩耍。

    咳咳!

    陈扬轻咳一声,故意引起他们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