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封魔将军 > 第六十一章 机缘(求订阅支持)

冥山魅影 第六十一章 机缘(求订阅支持)

    白猫娘娘的突然杀出,让小雨着实震惊!

    心说什么情况?难不成......真正的“生辰纲”藏在那些“绿手箱魔”的肚子里?

    然而......见那白猫翻来找去,并未看到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暴露出来,只是瞅见了“绿手箱魔”的内部,和海螺一样,也有心肝肺脾肠,真是个诡异的魔化生物!

    这东西的消化能力极强,四五千人顷刻间就被这几十户口箱子吃的干干净净,化作了一滩滩“奥利给”,箱子底部的下面,亦有一圈儿“吻状”的排泄器官,还可隆起膨胀,以为弹跳的斧足,真不知道......袁平彰是怎么设计并培养出来的这些“奇怪物种”!

    白猫翻来找去,在“化尸池”般的烂肉秽脓中,叼出了一截儿人类的手骨来,没有完全消化干净,上面还粘连着韧带和筋膜,看起来十分的恶心!然而.....令小雨激动万分的是,他瞅见.....在那手骨的腕部,居然还栓绑着一枚鸡蛋大的紫色铃铛,像一口小钟一样!

    天呐!莫非.....这就是大哥想要的紫金铃铛么?居然.....是藏在了怪物的肠胃里!

    不对.....这紫金铃铛,并非是原来就在怪物体内的,它应该是绑在了某个山贼的手臂上,然后......箱魔吞噬了那人,从而把紫金铃铛也吃了进去!

    乖乖,闹半天,这才是生辰纲的“真谛”!一切.....玩的竟都是机缘!太不可思议了!

    小雨恍然大悟,此刻才回想起来.....人家白猫娘娘只是说,敌人兵发五路,宜早些行动,去高平镇,可并没说,高平镇的“生辰纲”就一定是真的!

    而自己,则被“顺理成章”的带入到了一个认识的误区中,认为这紫金铃铛,必然是袁平彰送给李克宁的“重宝”之一!实则根本不是那样,它竟是源自于山贼之手!

    几十口箱魔们尽皆腐烂化脓后,粘稠的汁液渣滓中还残留着很多山贼们的尸骨,头发,以及烂成紫菜状的衣物,乱七八糟一大堆,实则上,它们确实吃的太撑了!没有全部消化完,跟个化尸池差不多......亦或者说,是为了肚子里还留着点东西垫底儿......

    小雨唏嘘庆幸,辛亏.....这拴着紫金铃铛的手骨,没有被“拉”出去,不然那的话......自己和白猫只能去那些“便便”里翻找了!

    白猫浑身都是污秽的脓汁,洁白的毛都染绿了,叼着那截儿断手来到了小雨的近前放下......

    “喵喵喵!”它仰头叫着,亦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小雨立刻拿起断手,摘掉了铃铛,紧紧的握在手中!心激动的砰砰直跳!

    原本以为......这紫金铃铛,是最难获得的东西,想得到它,简直比登天还难!哪里成想,居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大哥那狰狞邪性的笑脸,此刻.....亦浮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公子,姐姐说.....她立了这么大的功劳,你该怎么奖励她?”鱼娘子翻译道。

    小雨微微一笑,也不嫌白猫身上的粘液污秽腌臜,把它抱在怀中问:“你想要啥奖励呢?”

    “喵!喵!喵!”白猫兴奋的叫着,鱼娘子解释说:“姐姐说了,现在还没想好,等以后想好了,再告诉你!”

    主仆三人的对话,把上官月和司马阳听的一头雾水!

    上官月看着小雨那兴奋的神情,一脸不解,挽着他的手臂问:“朱大哥,这铃铛......是之前那伙儿山贼的吗?”

    小雨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是啊!有了它,我们就不用再去找什么生辰纲了?”

    “为啥呀?”上官月疑惑的看着小雨。

    小雨神秘的呵呵一笑:“此间有真意,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铃铛的价值,可比袁平彰的狗屁生辰纲要贵重多了!”

    司马阳虽然不明白小雨在搞什么幺蛾子,但听闻......不用再去找其他的生辰纲了,心中犹如一块大石头落了肚,大大咧咧的笑道:“那真是太好了!一想到还要再去找生辰纲,我脑仁都疼!”

    小雨好奇的拎着这个肮脏的小铃铛,玩味琢磨着......难道说,这东西和引魂铃是一个用处?有了它,张景箓的尸兵们就不听他指挥了,只听自己的话?其实.....倒不用说能够策反尸兵,为己所用,只要它们不再到处添乱布阵就行。

    “叮铃铃......”他摇晃了一下那粘着粘液的铃铛,受秽物所染,铃铛的声音不算清脆,但清晰灵动......

    几乎就是一刹那间,小雨感觉脑子嗡嗡作响,眼前一片片金星乱冒!

    铃铛只是响了一声,但却一直在颅骨里回荡着,延绵不绝,且不减弱,如同催命的音符一般,疯狂的清扫着意识,强烈的睡意.....亦如乌云压了下来!

    小雨失去了平衡,像被割去了小脑,直接栽倒在屋顶,其他的伙伴们情况和他一样,也是一个个东倒西斜,人事不省......

    脑海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在告诉他,这.....纯粹是催眠铃,自己大意了!

    .....

    于混沌的梦境中沉沦,犹如坠入了黑洞,在绝对黑暗里.....小雨不知道“漂泊”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泛着光圈的人影儿,朦朦胧胧的,好似鬼魅一般。

    待足够靠近,小雨仔细观瞧,发现是一名老者,虽是须发皆白,面容枯瘦,但精神矍铄,身材挺拔,腰板一点也不驼,尤其是那对深邃的眼睛,犹如两眼深井一般,透着几乎能洞穿灵魂的眸光!

    小雨飘至近前,才于黑暗中......逐渐的恢复了“身体”,之前感觉.....自己完全就是一团黑气,根本处于“虚无”的状态中。

    “老人家,您是?”小雨好奇的上前询问。

    老者面露慈祥,和蔼的笑道:“好孩子,我终于等到你了。”

    他的话莫名其妙,听的小雨一头雾水!什么叫终于等到自己了?

    “老人家,您是哪一位?”小雨继续追问。

    “呵呵.....”老者微微一笑:“我姓陆啊,名公寿!”

    一听这话,小雨的灵魂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

    “您.....?您就是陆老前辈?”他瞠目结舌。

    “然也!”老者手捻须髯,沉吟道:“好孩子,能拿到我的印章,说明你我机缘不浅。”

    小雨使劲的咽了口吐沫,努力消化着眼前的“事实”,懵逼错愕了好一阵后,问:“陆老前辈,我不理解,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您不是已经......?”

    “呵呵!”陆公寿笑道:“你且听我讲完,就明白了!”

    他踱着步子,手拈须髯,打开了话匣......

    和寻常的手艺匠人不同,真正的顶级匠师,那都是颇懂玄门秘法的,更不用说......专门伺候皇宫大内的“御匠”!历史上的鲁班,墨子,禽滑厘概莫能外,一招一式间,皆为风水,一举一措中,俱为道玄!

    世人皆言,陆公寿乃是专门为皇家巧设机关销器的御用匠师,殊不知,他更是一位尤善布阵的道法高人!且人家自幼是先学的道法,后学的工匠销器儿,可以说......道门才是他的真正专业!

    表面上看,陆公寿的本职工作是设计皇陵建筑,布置城防,制作秘器机关,甚至......指导修建了神龙宝藏。实际上.....这并非他的主要工作,其真正的身份,乃是大唐的天策中郎将!

    在唐初的时候,设有天策府,天策上将便是后来的贞观天子!

    天策府在唐初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机关,位置极高,位于武官官府之首,在十四卫府之上!天策上将的地位,更是比三公和亲王都高,而且......还可以自己招募官员,另起炉灶,是一个非常有实权的部门,掌控着天下最杰出的人才和武力!

    之所以给“秦王”这么一个官职,实在是他功高盖主,奖无可奖了,这也就奠定了贞观天子后来夺得皇位的基础!

    直到后来,玄武门之变后,贞观天子坐稳了位置,为了防止这个比亲王地位还高的实权部门掣肘,就把天策府给取缔了!整个朝廷,实为一体,岂能再容“小朝廷”的存在?然后再伺机搞颠覆?

    不过,取缔的只是表面的,背地里天策府依旧存在,只不过......它的职能从招募天下人才,强大武备实力,转变成铲除世间妖邪,为民除害了!

    天策府的负责人,亦从天策上将正一品,下调到天策中郎将从三品!其麾下之辈,皆为天下的能人异士,为君父分忧,为百姓解难!

    时光荏苒,岁月变迁,200多年后,当天策中郎将的将印传至陆公寿的手中时,国家已衰败不堪,12岁的僖宗继位后,没有实权,朝政为太监把持,他自己也昏庸无能,天天就知道斗鸡蹴鞠,终于爆发了黄巢之乱,攻入长安!

    尔后天下碎裂,僖宗年纪轻轻就驾崩,其弟昭宗即位时,整个天下已经是群雄割据,纷争不已,昭宗所掌控的地盘,连个中等偏下的藩镇都不如!

    这也是个悲剧的人物,纵有中兴之志,却无回天之力,殚精竭虑,费尽心思的折腾,亦是于事无补,只能任由国家彻底的亡灭!

    陆公寿于此等哀世承袭天策中郎将的职位,亦是胸中酸苦,更与何人说?自己空有一番抱负,亦难力挽狂澜,扭转天下大局,为君父分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