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从火影开始的王座 > 第四十九章 训练三小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训练三小

    阳光明媚,落叶片片从枝头飘落,指针走到四点半,忍者学校的放学铃准时响起。

    伊鲁卡停止教学,道:“今天的课程到这里,同学们回去要好好复习,明天我会提问,特别是鸣人,你上课一直在睡觉吧。”

    “没,没有!”鸣人大叫,引得班上同学一阵哄笑。

    鸣人满脸通红,他也没有想睡觉啊,就是那些话听着听着,让他犯困,往桌上一趴,眼皮子就合上了。

    “你们回去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别在外面玩得太晚,”伊鲁卡没继续揪着鸣人不放,迈步离开教室。

    小樱凑到佐助那里,“佐助君,要不要去街上逛一逛?”

    “啊,小樱,你每次都这样狡猾,佐助君,和我上街。”

    井野连忙跑过来,撞开鹿丸都不知道。

    鹿丸一声没吭,迅速躲开,一大群女生涌过,争先邀请佐助上街。

    鸣人被挤出桌外,面前这一幕是他做梦都梦过的事情,佐助轻易拥有,还摆出一副不在意的表情。

    嘎嘎,鸣人磨牙。

    “鸣人,不是放学了,快点走。”

    门口传来的声音让女生们转头,叫别人不稀奇,叫鸣人就有点稀奇了。

    基本没人喊过鸣人一起走。

    说话的人一身米色和服,黑发末端束起,面容清秀,一双纯白的眼眸让人印象深刻。

    “喂,他是谁,感觉好帅啊?”

    “日向宁次,日向家的天才,高我们一年级的前辈。”

    “糟糕,我的心动了。”

    女生们议论纷纷。

    佐助趁机跳出桌子外面,双手插在裤兜,酷酷地往前,“走吧。”

    鸣人嘟囔道:“不要命令我啊。”

    女生们呆住了,鸣人什么时候和佐助君关系那么好?

    还认识高一年级的帅哥前辈。

    三名男孩已经离开教室。

    鸣人左右看一眼,加快脚步,想要领先他们。

    宁次不动声色,脚步也加快。

    佐助一瞅,不能自己最后,也加快走起来。

    慢慢地,三人几乎是用跑得方式跑到右介家门口。

    鸣人大大咧咧地喊道:“右介,人我带过来了。”

    “哦,干得不错,”右介笑一下,从茶壶倒出热气腾腾的茶在杯子里,“佐助,宁次,先坐下来喝一杯茶。”

    佐助一擦汗道:“不用,我是想要询问你,如何变得那么强大?”

    右介笑容温和,语气是一点都没让,“来我这里,就要按照我的要求做,先喝下午茶,看你累得满头大汗。”

    宁次没有反驳,坐下来,喝一口茶。

    “我想喝果汁。”鸣人不喜欢喝茶,很熟练地跑到冰箱,翻出一瓶橙汁,拧开,咕噜噜喝一大口。

    右介没有阻拦,拿起桌上的糕点,道:“我已经租好训练场,你们不要急,尝尝这个桂花糕是我……”

    他一边介绍,一边品尝桂花糕,喝茶,模样显得很悠闲。

    佐助心里不耐,曾是宇智波一族的大少爷,有什么好吃的没吃过?

    区区一块桂花糕。

    嗯,里面竟然还有夹心,挺好吃的,佐助吃完一块,又拿下一块。

    下午茶大约吃了十五分钟,右介收拾完桌面,带着三小前往34号训练场。

    34号训练场是一片平地,竖着一圈靶子,树木稀少,外面用铁网拦着,防止有小孩子玩耍闯入。

    右介抬手一指道:“佐助和鸣人,你们先练习如何更好地控制查克拉,像我这样走上树。”

    他亲自示范,查克拉覆盖在脚下,走上树,踩在树枝下面倒立,“一开始你们做不到,用助跑试试,跑到多高,就用苦无在上面划一道口子。”

    两把苦无插在地上,鸣人直接拔出来,大大咧咧道:“这不是很简单嘛,右介,你给我看着。”

    鸣人汇聚查克拉在脚底,手握苦无冲向一棵树,一步,两步,脚一滑,整个人摔在树下,“啊!”

    他捂着后脑勺的包,弓起身体。

    佐助看一眼,抓起苦无,脚下覆盖查克拉,开始冲过去爬树。

    右介没管两人了,走到空地中心,招手道:“宁次,过来,我们进行体术较量,不要留情,全力攻过来。”

    “嗯。”

    宁次应一声,两侧太阳穴暴起青筋,白眼,他脚步飞快跑过去。

    右介开启三勾玉写轮眼,看清他的攻击路线,在手掌逼近之前,往左移开。

    宁次几乎没有停留,白眼也观察到右介的行动,左掌挥出。

    右介往右一闪。

    宁次一记扫堂腿。

    右介往后躲开。

    宁次急追。

    闪,躲,绕,右介像是鬼魅一样飘忽不定,任凭宁次拳挟劲风也是无用。

    “切,”宁次似是不耐烦了,脚下发力震裂地面,左掌推出,右介往右闪开。

    他脚一踹飞起的小石子击在右介腿上,造成刹那的僵硬,进而挥拳猛攻。

    一气呵成。

    “不错。”右介称赞一句,没有继续避让,展开疾风骤雨的猛攻。

    砰砰砰,两人拳头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劲风卷起地面沙尘。

    鸣人目瞪口呆,“好,好厉害。”

    骤起的交手没持续多久,右介冷不丁一脚踢出,宁次往旁闪开,然而这一脚是虚招,在他闪开的方向。

    砰!

    右介的拳头狠狠击中他面部,意识在一瞬间离开大脑。

    宁次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

    右介开口道:“宁次,别搞那些花里胡哨的玩意,你是打算给敌人刮痧吗?真正的杀招,一击就足够。”

    看过火影的人都明白,日向流体术是真得不行,八卦六十四掌,听起来很牛逼。

    可杀人需要打那么多下吗?

    离谱的是,八卦六十四掌打下去,还打不死人。

    “你要是继续被木叶最强的日向流体术束缚,将永远都无法战胜你的命运。”

    宁次爬起来道:“你是瞧不起日向流体术吗?”

    “嗯,我根本看不上你们所谓的日向流体术,这么多年过去,没见有什么新的招式添加进去,早已经无法承担木叶最强体术的称号。”

    右介如实地说出自己内心想法,他心目中最强的体术,那就是八门遁甲。

    而不是一个后期全部沦为酱油党的日向流体术。

    宁次反驳道:“那是你没见过日足族长的柔拳。”

    “呵呵,”右介轻笑,“你要是就这么点器量,抱着一块烂木头不放手,大可以回去。”

    宁次沉声道:“你有比日向流更好的体术?”

    右介伸手搭在他肩膀,“不是我,是你,由你创造比日向流更强的体术,我顶多给你意见和协助。”

    我来创造比日向流更强的体术?

    宁次被这个想法惊呆了,张口想要指责对方异想天开,话到嘴边,又怎么都说不出口。

    “你能不能做到?”右介说着,手加重力气往下,像是压迫过来的命运。

    想要让宁次跪下。

    宁次浑身颤抖,脑中闪过许多画面,父亲的哀嚎,父亲的遗体。

    分家被束缚的命运。

    他张开嘴吸一大口气,“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