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置局时刻 > 第五十五章 揭面前奏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揭面前奏

    12月14日晚,惨白脸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丑陋的扮相,他笑了,他提醒自己不管多艰难也必须完成这最后一次谋杀任务,任务完成后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他真的感到了恐惧。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进入“诗嗨”群,发现群友“米仓”发给他的一句诗句:今晚黄舞相见/叶子需要八重天/否则揭下白脸。

    惨白脸看见这句诗句马上明白了“米仓”的意思,她在威胁他,诗句中的“黄舞”是约会地点,“八重天”寓意着八百万。而“揭下白脸”是指不照办就揭开他的面具。随着常奇承认是他杀死了蒋三德,纪宇谋杀案已经面临结案,自己的生活也即将迎来平稳和安全,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米仓”会从背后插他一刀,太无情无义了。

    他跟“米仓”有约在先,为了保险起见不管谁预警时只能在“诗嗨”群里留言。前几天“米仓”留给他的诗句:暴风挂断了树枝/叶子即将落下砸向人群。暗指有人知道了他的秘密,让他尽快处理,因此黄莺就在“滦河水库”翻了船。而今天的留言却出乎他的意料,“米仓”是在威胁他,这让他痛心疾首,他感到“米仓”的存在终将会把他推向深渊,考虑良久他决定除掉这个隐患,而且是将计就计。

    惨白脸借着黑夜悄悄爬到凯越路一栋临建房子的屋顶上,对面就是“开元房产”废弃的职工俱乐部,“米仓”留言中写的“黄舞”指的就是这个俱乐部。他趴在屋顶上用望远镜朝职工俱乐部窥视。大约过了半小时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头上蒙着围巾的女人,由于路灯昏暗他只能从走路的姿势判断这个女人是不是“米仓”。女人左顾右看半晌后走进了“开元职工俱乐部”。惨白脸断定这个女人就正“米仓”。

    惨白脸看着“米仓”走进俱乐部的小门心底狠狠暗想:你,为啥要这样对我?咱俩本来情谊深厚,为了你我啥都豁出去了,到头来你却要置我于死地,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今晚我必须除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否则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惨白脸猫着腰绕到“职工俱乐部”后面,撬开窗户跳了进去。他从背上摘下一支弩提在手里机警地观察动静,他发现二楼上有灯光便轻步上了二楼,灯光是从练功房门缝中射出来的,他便走到练功房跟前轻轻把门推开,恍惚间看见那个蒙头女人背对着他坐在一张桌子前,毋容置疑这个女人就是“米仓”米莉。

    惨白脸将一支箭安放在弩弦上,双手用力拉开弓弦挂到扳机上,轻轻迈进屋内将弩箭瞄准了蒙头女人。

    突然,练功房屋顶上的荧光灯点亮了,他和蒙头女人完全暴露在灯光下。就在他惊愕之际蒙头女人摘掉头上的围巾慢慢转过身来。惨白脸看见这个女人的脸时惊恐不已,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是米莉而是黄莺。

    黄莺怒目圆睁盯着他问: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惨白脸失声问道:你是人是鬼?

    黄莺平静地说:当然是人了,你是不是很害怕?想立刻杀死我?用你手中的弩箭?

    惨白脸说: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现在就射穿你的胸膛。

    惨白脸说着他端平了弩箭,就在此时他感觉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他马上意识到那是一支枪管,随即一个很熟悉又很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把弩扔掉,不然我打爆你的头。

    惨白脸无奈地撒手扔掉了手中的弩箭,顶在后脑的枪管也在转动,渐渐转到了他的前面,枪管顶在他的前额上。当惨白脸看见这个人的脸时顿时惊慌不已。这人戴着黑色礼帽,身穿米黄色风衣,左下颚上有一道伤疤。

    纪宇?惨白脸大声惊叫。

    纪宇走到黄莺身边,枪口依然对着惨白脸命令般地说:坐下,我们聊聊吧。

    惨白脸深知这个假纪宇的厉害,无奈地坐在了他的对面。

    假纪宇语调平和地说:咱俩总算能面对面交谈了,此刻我猜你一定很想知道黄莺为什么没有被淹死?

    惨白脸也平复了一下惊慌的情绪,他说:是,你能告诉我吗?

    假纪宇说:没问题,那我就告诉你,12月4日黄莺从新加坡回国,第三天,也就是11月6日黄莺去了米莉家,二人聊天时黄莺故意说漏了嘴,说她爸爸跟她说了谁有那半幅“双叟图”,米莉听了很吃惊。正这时黄莺接到了“滦河水库”划船俱乐部打来的电话,要她去缴纳存船的年费,黄莺答应马上就去并邀请米莉跟她一同去水库划船,米莉借有朋友来访推脱掉了黄莺的邀请,在黄莺走后她马上用“米仓”域名在“诗嗨”群里用暗语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脸谱”,你就是那个“脸谱”。暗语是“暴风挂断树枝/叶子即将落下”。你当然明白这首词语的含义,随后你动身去了水库南岸,穿好潜水服并化妆成这副嘴脸提前潜到水里等待黄莺的船,果然黄莺划着船到了水库深水区,你先是露出吓人的白脸恐吓黄莺,后趁她恐慌之际将船掀翻并把她拉下了水。

    惨白脸强装镇定地问:你有证据吗?你只要拿出证据我认罪,否则的话你就是诬陷。

    假纪宇说:好,我给你拿证据。说完他将一沓照片扔给了惨白脸。

    惨白脸拿起来一看顿时傻眼了,两张照片是在水面上的,尽管很迷糊可依然能看清他露出水面怪笑的脸,另两张是他在南岸换衣服时的照片。

    假纪宇说:前两张是我安装在船帮上的镜头拍的,后两张是我用遥控飞机跟随着你拍的,这算是证据了吗?

    惨白脸用惊奇的眼神瞅着假纪宇问:你,你是怎么怀疑上我的?

    纪宇冷笑一声说:你真想知道?

    惨白脸说:真想,你能满足我吗?。

    纪宇说:可以,那就告诉你,我是怎么发现你的。黄开元跟于可馨在“德伯尔酒店”直播丑闻后一个跳楼摔死了一个吸毒惨死在房间落地窗前。是你指令她俩完成的这一切,你指使常奇在“老陈头小酒馆”给他俩下了致幻药物。不过能指令他俩现场行为的必须近距离才行,所以我判断罪犯必然在场,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完成扰乱他俩神经意识,暗示他俩做出直播丑闻跳楼吸毒的行动。我说的对吗?

    惨白脸说:这算什么证据?跟我有啥关系?

    假纪宇说:证据就在那20秒直播视频上,你不会忘记“德伯尔酒店”13层落地窗吧?房间内开着灯,窗户上的玻璃是会反光的,尽管反光中的图像很模糊,若是能经过高级影像专家放大一百倍像素就会出现奇迹,放大图像后20秒视频有了新的发现,显示房间三脚架旁站着一个人,正是这个人给他俩录的像并直播到“明日头条”上去的,这个人就是你。

    惨白脸听后惊慌不止,但他还是强装平静哈哈大笑,然后问:证据呢?

    假纪宇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假纪宇从衣服口袋里又掏出两张放大了的照片扔到惨白脸面前。惨白脸拿起来一看脸蛋子上的肉猛烈跳动起来,照片上的前景是黄开元和于可馨丑陋画面,后面三脚架旁还站着一个人,他的脸上露着可怕的笑容,正是他自己。

    惨白脸苦笑一声说:真没想到科技的力量会这么强大,不可否认这是绝对证据,好了,咱们先放下这个话题不说,我问你,是谁救了黄莺?

    假纪宇说:郑国强科长派了三名潜水员跟随在木船附近,当你把黄莺的船掀翻把她拽下水潜走后,他们三个立刻给她戴上氧气面罩从水下把她救上了东岸。

    惨白脸看着假纪宇颤抖着双手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自己点燃又把烟盒扔到假纪宇,假纪宇也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点燃。

    假纪宇说:至于眼下是怎么把你引到这里来的就不用了多说了吧,我既然能破解你跟“米仓”在“诗嗨”群里的信息就能冒充“米仓”恐吓你,让你感觉到她很危险,你不得不杀她灭口。

    惨白脸轻轻吐出一个烟圈儿说:佩服,那你知道我是谁了?

    假纪宇说:当然,我想你肯定也知道我是谁了吧?

    惨白脸点点头说:没想到竟然是你。

    假纪宇听后仰面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