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狂妻要翻天:沈爷,娶我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哥哥现在很累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哥哥现在很累

    温朗好不容易掌握了实权,自然不愿意放弃这大好时机。

    商氏集团因前阵子失去了三分之二的产业,损失大半,尽管有了沈氏集团的一点庇护,还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顶多就是维持剩下的产业罢了。

    商阙这阵子几乎都是忙到三更半夜,有时候直接通宵,商子文怕他长期下去顶不住,很是担心。

    商氏集团一出事,那些见利忘义的老狐狸全部都要拉商阙下台,若不是有沈严青的帮衬,估计他现在都没机会处理这些事了。

    “哥,你好歹歇一会吧,不要这么拼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已经连续一周了,这一周里,商阙休息的时间加起来恐怕都不足35小时,哪怕正值青年,身体也会熬垮的!

    商阙盯着电脑太久了,只觉得一阵头昏眼花,甩甩头后,这才抬眸看向商子文。

    “不慌,哥没事。”

    商子文给急哭了。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她的哥哥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呢?

    “哥……”

    “小文,我们现在只有商氏了,假设再什么都不做,也只能……哥不想放弃。”

    是的,他绝对不能放弃,因为他已放弃,就什么都没了。

    他可以吃苦,但他的妹妹绝对不允许受到一丝委屈,他只想他的妹妹继续做他的小公主,不为任何事情烦恼忧愁。

    然而,还是让她担心了……

    商子文知道商阙是怎么说都说不听的,但自己又想不出其他办法。只能暂时先回家了。

    不管商阙怎么提防,温朗就是像开了挂似的,一路攻击,导致商氏集团股票下跌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连商家人的一些丑闻和隐私,都被一些极端的手段给挖掘到,公之于众。

    这些消息爆发出来后,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公司,瞬间名声更臭,一些路人还跑到公司门口扔鸡蛋,扔菜叶,就算有保安阻拦,也阻挡不了众怒。

    令这些路人愤怒的是商家有一个叔伯,前两年逼的一个未满18岁的女孩跳楼自杀,原因竟然是那个女孩不从他,所以起了毁灭之心,不断的利用财势去逼迫那女孩一家,导致女孩父母因车祸双双离世,女孩也被玷污,受不了这人世间的指指点点,选择了以最极端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商阙继承家业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压制这些消息,并不断的上门去安抚女孩亲属情绪,赔偿了很多东西,签了不少支票,这件事才慢慢的被人放下。

    然而,时隔两年,这件事再一次被**裸的摊在众人眼前,自然会有这些反应。

    想起了那女孩跳楼后,双眸不肯紧闭的绝望,商阙忍不住犯头疼病。

    这件事被挖掘出来后,原本考虑跟商氏集团合作的公司,纷纷打退堂鼓,表示不想淌这趟浑水,一时间,商氏集团再次陷入困境。

    商阙知道,这一次恐怕没那么简单明了。

    商子文得知事情后,想要赶去公司,却发现家门口已经围堵了很多媒体记者,甚至还有一些愤怒的民众,心中一惊。

    这场景,着实让她想到两年前那一幕,冷汗直冒。

    本来这情况,她是不能够出门的,但担心哥哥的情况,已经顾虑不了那么多了。

    跑到衣帽间,找到一些比较普遍的衣衫,又简单的画了一个丑妆,戴上帽子和口罩,出了门。

    果然,这么做明显有效果了,商子文顺利的抵达到公司门口,却被保安给拦截下来。

    无奈,她只能拿掉帽子和口罩,表露她的身份。

    因附近还有媒体记者蹲守,保安认出商子文的那一刻,立刻放行。

    商子文跑到商阙的办公室,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抓过一个秘书追问才知道,原来商阙去开紧急会议了。

    知道这个紧急会议不可能那么快就结束,商子文只能耐着性子等待。

    结束了两个小时后的会议,当在办公室里见到商子文的那一瞬,商阙怒了。

    “谁让你胡闹,赶紧回去!”

    商子文愣住了。

    她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哥哥怎么会突然这么凶?

    “哥,让我帮帮你吧!”

    商阙情绪波动很大,一把扯下领带,扔到地上,怒视着商子文。

    商子文被这个眼神给吓到了,但她不能后退,也不能惧怕,只能强逼着自己迎视。

    “商子文,我再说一遍,赶紧回家去。”

    外头这么乱,他又不能离开公司,这丫头怎么就这么胡闹!万一伤到了怎么办?

    “哥,我不管,公司也有我的一部分。现在公司有难,你让我坐视不管?我做不到!”

    商阙闻言,叹气。

    其实,妹妹的性子他也很了解。

    不过与其说了解妹妹的性子,倒不如说整个商家人的脾气几乎都是这么倔,认定了一件事就会做到底,哪怕头破血流。

    其他人他可以不管,但唯独不能不管商子文。

    “小文,哥哥现在很累,没有精力照顾你,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让哥哥分心,可以吗?”

    这一番恳求的语气,让商子文红了眼眶。

    见对方站着的哥哥,一个高大的男人,原本俊朗的脸染上了疲倦,原本清亮的眸子,却又有几分沧桑感。

    商子文再也站不住了,哭着跑着离开了。

    商阙知道商子文哭了,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没办法追着出去,只能让助理关注商子文的动态。

    商子文尽管很伤心,但她还是有几分分寸,忍着难受,直到离开了公司,上了车之后,才忍不住崩溃的哭了起来。

    哭了一阵,觉得自己不能这么颓废下去,商子文狠狠的擦干眼泪,开始想办法解决这些事情。

    现在她并没有能力压制住这些负面情绪,又没办法真正帮到商阙,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去找顾星瑜!

    如今,也只有顾星瑜能够帮助她,帮助商家了。

    有想法就立刻行动,掏出手机给顾星瑜打了个电话,询问她的所在之处后,驱车直达顾氏集团。

    顾星瑜拿着手机,有些担忧。

    如果她刚才没听错的话,商子文是带着哭音,询问她在哪里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能让一向乐观开朗的商子文难受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