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追妻你就拿命来 > 第7章 暗流湍急的结盟之行(7)

情窦初开的祁北 第7章 暗流湍急的结盟之行(7)

    心理上的悔意让他不经意间松了力气,当真被拖着跌跌撞撞往前走了好几步。

    不行!

    祁北打了自己的脸一巴掌。

    清醒一点!绝对不能给她得逞。

    万一这辈子都成了星辰塔的囚犯,可就再也出不来塔门,那种生活根死了有什么两样?

    两股互相冲突的想法折磨着他。在另一方面,他也是软弱的,因为撒了谎还拒不承认,总觉得心里有愧,就该被关起来作为惩罚。

    祁北拼命在汪洋之中寻找支柱,然后,他自然而然想到了一个人——

    如果我被关进星辰塔里,那就再也见不到百灵夫人了。

    这四个再熟悉不过的字眼,成了他与星辰塔主抗衡的唯一动力。

    因为不能忍受再也见不到她!

    玄宸诧异地看着空空的双手,从面前这年轻人身上忽然爆发出来的力量将旌旗阵的围攻给破解了。

    “还有点本事。”她冷冷道。

    祁北在第一时间远离玄宸,避免更多的危险:“我不进塔。”

    “哦?”她隔空夺来小碎给祁北瞎凑数变出来的手谕,指着白纸黑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拿这张手谕的人是金乌神钦点的神使。你要否认吗?”

    “我……”祁北真的被逼到没办法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把话说出来吧,不然真的没机会了。

    “这张手谕……”

    他上牙打下牙。

    “是假的。”

    旌旗阵中久久沉默。小碎的声音没有传来。

    一向沉着冷静的玄宸头一回遇见祁北小碎这种厚脸皮人,她再也忍不住,三两下撕烂假手谕,可真是气到大笑:“早看出来了!跟我的手谕一模一样!连上面的名字都是我的!!”

    祁北差点窒息。

    旌旗阵中不知身在何处的小碎终于把传音术再一次连接上:“喂喂,祁北你听见吗?对付玄宸怎么样啦?”

    祁北:“……”

    “听得见吗?喂喂?”

    “小碎你给我过来挨打!”他痛心疾首地吼道,“你假冒的手谕上为什么写她的名字不写我的名字?她早看出来了!刚才故意整我呢!!”

    “……”小碎的声音忽然变得比蚊子还小,哼哼唧唧,“呃……我……我不认识上面的古文字啦……哪儿想很多,就直接仿造一个。”

    小碎是靠不住的!祁北深吸一口气,决定采取与小碎不同的应对方式,试着争取金乌女使的信任。

    “星辰塔主,”祁北挠着头,诚恳地讲明一切,“你叫我金乌神使。唉,其实这个称号吧,唔,的确是我们自己起的。”

    玄宸不动声色,用一动不动的冰冷目光看他。

    祁北既然开了个头,后面的“招供”就容易多了。玄宸仔仔细细听着他辩解自己其实是“云驹”的身份,为了在城中行事方便,在不晓得“金乌神使”四字分量的情况下,自称“神使”,她时而皱皱眉头,一言不发。

    “其实我的真身是金乌神的坐骑云驹。我是主人从饲养的十万天马里面挑选出来的。至于‘金乌神使’嘛,唉,你说,我跟人介绍自己的时候,总不能说我就是一匹马吧。我在没觉醒之前,长得马脸胎记模样,在跟别人说自己是一匹马,真的会有很多人笑话。”祁北说着说着,有些不好意思。

    “我明白了。”她点头,“怪不得刚才听见你们跟徐奕说话——”

    祁北在心里叫苦,原来她早就知道了!那自己跟小碎还在假装什么呀?都怪小碎。

    “为什么不直接说明自己的身份?”玄宸手里拿着签了自己名字的手谕,低声道,“‘神使’要承担的使命,要放弃的自由,可不是你能想象到的。”

    “星辰塔主,”小碎的声音远远传来,“对人要尊重。祁北可从来没想过取代你的位置。我们真心实意来帮忙,为了风临城他出生入死,就换来了你的敌意吗?据我所知,城中百姓可十分拥护‘金乌神使祁北’呢,是不是这叫你们感到了威胁?”

    “既然是你出的点子,”玄宸抬高声音,明显对小碎不怎么客气,反正他整被困在旌旗阵中,便想要借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你一定很了解东桑岛的种种,那不妨多考你几道题目吧。”

    小碎要牙:“有本事放马来吧。”

    玄宸轻笑一声。小碎今天算是栽了。

    “倘若你直接说自己是云驹,”玄宸转向祁北,暗黑色的长袍气势满满,叫祁北小心翼翼老实呆着,“我还容易相信你。因为我之前有过一个幻境,在那里面我听见了金乌神的声音,说会有云驹来风临城相助。可你却撒谎骗人,还想顶替我‘神使’的身份。要我怎么相信你呢?”

    祁北连忙辩解:“我没有手谕,但我真的是云驹。”

    玄宸摇头,就是不信。

    祁北为难地左思右想,麻烦一个接着一个。

    “星辰塔主,你先别生气,听我说。我真的是云驹,我……我可以亮明真身来证明的。主人给我的任务是找到金乌神……虽然我们遇到了好多的麻烦,到现在还不知道去哪里找,而且还有西极渊和百虺入城……唉,金乌神到底是生是死我们都不知道。这中间非常麻烦,我们今晚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些什么。嘿嘿,因为你是金乌女使,是内行人……”

    玄宸依旧不动声色,在九面旌旗围成的小圈子中,走过去、折回来继续缓缓踱步。

    祁北可受不了这等没有回音的折磨,她每往前慢慢迈一步,都会让他没来由的心惊胆战。谁叫金乌女使冷冰冰的高压气势完全克制了他呢。

    “西极渊?”

    星辰塔主精准无比地点出这三个字来,那眼神在暗示祁北必须坦白一切。

    “对对对!”祁北一听有戏,忙不迭地全盘托出,“你听说过西极渊吗?小碎去查看过,百虺入城就是他们搞的鬼!西极渊里的千年尸鬼是风临城最大的敌人,因为……”他咬了咬牙,“千年尸鬼很可能杀了金乌神!”

    缓缓踱步的玄宸,停下了脚步。

    “你说什么?”

    一提起金乌神可能早就不在了,祁北深感无助:“唉,本来应该进了星辰塔,由我和小碎一块儿跟你和太史老爷说明的。我这个人吧,嘴比较笨也不会说话,我怕给你讲不好,本来想等小碎在的时候,再跟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