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游戏王者 > 第八十五章 中没中?

第八十五章 中没中?

    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梁思丞射出子弹的那一刻。

    子弹在半空中划过一条笔直的线条,如果将时间减缓百倍,还可以清晰的看到仿佛螺丝钉一般旋转的弹头,在空气中留下的穿透波纹。

    子弹也被梁思丞改造过了,狭长的子弹配合上深刻的印痕,让子弹的穿透性更强,空气阻力更小。

    子弹准确的在2.35秒之后来到了元首的脑袋后方,就像一头义无反顾的鱼,狠狠朝着里面扎了进去!

    噗!

    鲜血飚飞,元首的身体仿佛突然断了线的风筝,瞬间失去了所有支撑,向下委顿下去。

    一队生化士兵在三秒之内出现在现场,有些粗暴的将架着元首两个胳膊的士兵推开,接着几乎是以叠罗汉的方式,将元首的身体层层压在了最下面。

    台下的军官已经开始指挥士兵们就地隐蔽,并且在第一时间下了命令去抓捕那些该死的刺杀者。

    远处人群慌乱,近处的士兵们在组织隐蔽和反击,居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些生化兵的奇怪行为。

    他们将元首的尸身团团围住,然后护送他迅速离开现场。

    没有人知道元首是不是死了,除了梁思丞之外,看到元首被子弹击中这个画面的人都极为稀少。

    两个刚刚护送元首的士兵看着两个生化兵向自己走来,一脸不明所以,仔细看眼神中还充满着震惊和恐惧。

    那两个生化兵走到他们面前,二话不说从战术背心中抽出匕首,朝着两个士兵的脖子上捅了进去。

    噗噗!

    他们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便倒毙在地面之上,只是死前脸上仍然充满着不可思议,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很快巴黎广场上便空旷起来。

    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也就不过几分钟的功夫。

    米娅望着一片狼藉的巴黎广场,看着那些正在收拾残局的纳粹士兵们,眼中一片冷漠。

    她走到演讲台后方,看着地面上那一滩已经凝固到几近黑色的血液,脸上的表情依然古井不波,心中却已经惊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时间过去二十四个小时,小队众人已经到达慕尼黑,他们要在此处进行修整,继续南下。

    消息传播的速度远比齐贞他们想象的要快的多,虽然他们已经马不停蹄的朝着南方迈进,而且歇人不歇车的一直前进,然而仍然没有元首遇刺的消息跑的快。

    大街小巷里,无数互相熟识的民众在见面时,都是一副你听说了吗的表情,即便没有人敢将这件事情宣之于口,但所有人似乎都已经知道了元首演讲的现场发生了什么,仿佛亲眼所见。

    身在其中的小队众人心里颇为开心,要知道这可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做的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件,足够他们兴奋许久。

    一座再普通不过的餐厅里,小队众人齐聚一堂。

    正值饭点,餐厅里面吃饭的人并不少。

    其实小队众人空间神器里面的吃食足够他们生活半个月的,然而吃饭是一方面,主要是这种吃饭带来的休息感,是众人不约而同在追求的一种状态。

    舟车劳顿,众人的面色并不算好,毕竟原本两天的路程缩短到了一天,以现在小队众人的身体素质,盯下来并不轻松。

    这个年代没有所谓酒驾这一说,众人干脆点了一些啤酒,像烤肘子这种标准的硬菜自然也少不了,配上啤酒酸黄瓜,总算是让小队众人大快朵颐了一把。

    王建国将一块烤的焦酥的肘皮放在嘴里,嚼的咯吱作响,露出一丝满足的表情。

    “谁说德国人不懂享受,这肘子做的挺带劲的。”王建国眯起那只独眼,笑着说道。

    “难得放松一下,大家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今天我请客!”齐贞嘿嘿一笑说道。

    “呦?财迷转性啦?”梁思丞说道。

    “我请客马克掏钱嘛。”齐贞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

    马克的表情有点幽怨。

    “你这出门不是带着活动资金呢?那么小气干什么,咱们这关系,谁跟谁呀……”齐贞说着端起酒杯,朝着马克敬酒。

    “切……”

    齐贞这副做派明显遭到了所有人毫不留情的鄙视。

    就在众人怀着轻松的心情吃饭时,店里的唯一一台收音机,开始播放新闻。

    柏林之声那位女播音员略带颤抖的声音开始播送新闻。

    让原本有些乱糟糟的大堂内,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那个消息传来,那个由官方宣布的,元首被刺遇害的消息。

    至于哪些人心里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哪些人心中满是悲哀,又有哪些人是兴奋的难以自持,就不好说了。

    一分钟后,整个德国沸腾了。

    小队众人却有些错愕的面面相觑,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内容。

    女主播声音的颤抖,原来不是因为悲痛的难以自持,而是兴奋吗?

    新闻的大概内容是,昨日在巴黎广场上,元首的演讲遭遇到盟军的袭击,可恶的敌人妄图用刺杀的方式彻底毁灭日耳曼民族的骄傲,不过元首并没有死,确切的说对方根本就没有机会成功。

    在刺杀发生的同一时间,英勇的党卫军便组织反击,并且在天黑之前抓获了这次刺杀的罪魁祸首,这些藏头缩尾的家伙一定会受到最为严厉的审判和惩罚。

    “这个事,和我们干的事,是一个事?”张奇诧异问道。

    “应该是。”张弛一脸错愕的点了点头。

    “你到底中没中啊。”王建国用胳膊肘拱了拱梁思丞,疑惑问道。

    “我能看错吗?”梁思丞反问道,“我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谎报军情啊。”

    “那就奇怪了。”

    就在小队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收音机里面再次响起了那位元首颇为浑厚的声音,哪像是被刺杀不过24小时惊魂未定的模样?

    元首在第一时间宣布了自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消息,并且表示自己一定不会放过隐藏在德国内部的不安因素,日耳曼战车一定会消灭所有敌人,德意志万岁。

    众人的脸色此时都变得极为难看,广播不会骗人,也没有骗人的必要,如果对方真的死了,那么柏林现在大概率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又怎么可能有功夫进行这种掷地有声的演讲?

    “我们仍然不知道荣耀的具体功能,说不定是因为病毒呢。”齐贞强颜欢笑,开口说道。

    也只能如此想了。

    这顿饭突然变得有些索然无味,小队众人收拾了一下,准备再次上路。

    “那些以我为目标的人终究会失败,我们在柏林等待着你们的到来。”元首最后说道。

    齐贞一愣。

    我们?

    众人再次上路,只不过状态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兴奋。

    不过还好,他们此次行动拿到了病原体,也算是能和盟军那边交差了。

    既然没有机会烈火烹油,那就按部就班,总之胜利一定是属于正义这一方的。

    接下来就没有像慕尼黑一样的大城了,小队众人也不再过多停留,而是一路向南赶去。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众人居然是两天之内,便来到了佛罗伦萨郊外。

    让人奇怪的是,这一路行来,众人居然没有遇到一场双方之间的战争,就这样顺顺当当的来到了这里。

    郊外一片安静,佛罗伦萨城中亦然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态势,让人分不清到底是德国人仍然占据着这里,还是已经被盟军攻占了。

    直到他们看到一队巡逻的盟军。

    对方见到小队众人的运输车如临大敌,谢尔曼坦克的炮口在第一时间便对准了众人。

    众人赶忙在对方围上来时,举起双手走下了车。

    武器都被他们收起来了。

    眼见着众人像是投降一般朝自己走来,盟军这边也有点发蒙,组织巡逻的连长看着众人舟车劳顿的样子,一脸疑惑的用蹩脚的德语询问小队来此的目的。

    也怪众人大意,这来回来去的换衣服换身份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他们依然穿着德国人的军服,只能和对方用意大利语和英语分别说了一下小队众人的来历。

    连长一脸将信将疑,依然是将小队众人五花大绑之后带回了佛罗伦萨,并第一时间将他们放在牢里关了起来。

    众人还挺庆幸,几乎是两天两夜的不眠不休,虽然没能第一时间和对方接上头,但总算是能在这里睡个安稳觉了。

    当那个连长带着部队最高长官出现在大牢里,见到小队众人七仰八叉的睡了一地,面露笑意。

    这个指挥官正是在法尔泰罗纳山中那位组织盟军打游击的指挥官,和小队众人也算是老相识了。

    赶忙将众人放了出来,一行人来到他的办公室,一进门他便焦急的问道:“任务完成了?”

    “恩。”齐贞点点头,“算是不辱使命。”

    “好啊!”他大笑着拍了拍手。

    “东西得麻烦你帮忙运回盟军总部。”齐贞说。

    对方无不应允。

    “有了这些东西,德国崽子们的末日,不远了。”他感叹一声。

    齐贞点了点头,兴趣缺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