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氪金女仙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你应该听说了吧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八章 你应该听说了吧

    言瑾没想到自己的行程会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她心里窝着一股火,随着民众,拜访了一家家的受害者,并进行了相应的赔偿以及道歉。

    等所有受害者都得到了赔偿,最后一户受害者的门外,已经停着两辆马车了。

    言瑾一出门,就有皇城的禁卫军上来,请言瑾上车。

    言瑾黑着脸一言不发上了车,不出片刻就见到了凌皇。

    凌皇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这件事他也有所耳闻。不过听说没有死人,便也没有在意。

    言瑾听完凌皇的解释,更气了。

    “今日没有死人,往日也没有死人,可陛下能保证往后也不会死人?”

    言瑾怼了凌皇一句,也反应过来不能太失礼了,赶紧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道:“我原也是疏忽了,总会有那没长脑子的蠢货,不会开车也硬要开车上路。今日求见陛下,便是想与陛下商讨这交通法的事情。”

    凌皇歪了歪头:“交通法?”

    言瑾点头:“对,既有刑法民法自然也要有交通法。风力车发明出来,是为了利国利民,若是因为一两个蠢货,还让民众继续过着无法快速出行的日子,那就有悖我当初发明此物的初衷了。”

    凌皇正色道:“大药师心系苍生,这一点始终是我们最佩服的。大药师有何想法,尽管说说。”

    言瑾也只能说个大概,好在她到这个世界来之前,刚考完驾照不久,大部分的题目她都还记得。

    笼统介绍了一下后,言瑾又道:“除了交通法,日后车多起来,还会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比如车多了,这巷子就进不去了,还需要不少的停车位,所以皇城的范围需要扩大。

    “其二,有了风力车,还能开发出新的行业,比如租车行,或是代驾司机之类的。这新的行业也要早早定下约束,不可让那些人钻空子,祸害百姓。”

    凌皇沉默了一会儿,疑声问道:“大药师推行风力车又是为何?若是不在这凡间推行这种车,不就可以省去这些麻烦了?”

    言瑾有些无语,凌皇这脑子,实在不适合做一个上位者。若是换了春洲帝君,恐怕不但会举双手赞成,还会想尽办法入股风力车。

    “陛下可曾听云曦说过,我有个计划,是创造一条丝绸之路?”

    凌皇听见这个问题,沉声道:“听是听过,不过也只知道个大概,就不知道大药师具体是怎么计划的。”

    言瑾道:“如今赤云大陆,城镇之间相距甚远,尤其只集中在皇城到虞山城这一路上,其他地方,像虞山城往归元镇的方向,一路几乎荒芜。陛下可知道为何这一代会渺无人烟?”

    凌皇毫不犹豫道:“去归元宗的方向,只有归元宗一个宗门,其余地方没有小宗门入住,自然没有凡人敢在深山之中生活。”

    言瑾:“是,又不是。”

    凌皇不解。

    “虽说凡人是依仗着修真者的保护生活,可修真者又何尝不是靠着凡人的供给来生存?

    “我们平日里都忙着修炼,若没有凡人,连铺子都开不起来。凡人可为修真者提供许多服务,且都是修真者无暇顾及的方面。他们需要我们,可我们更需要他们。

    “但若让他们背井离乡,往四大工程那条路上去开辟新的家园,陛下觉得他们仅凭步行,能愿意吗?即便有人愿意,可一路艰辛,他们一路过去谈合容易?

    “便是咱们用飞行法宝,从虞山城往归元宗去,日夜兼程也要三天时间了。陛下觉得凡人要花多少时间?”

    凌皇也是长生集团的股东,对于言瑾说的这些,他自然也往心里去了。自己在心里一算,即便是强壮的成年人,步行过去也要少半条命,更别提路上至少也要三个月才能到达。

    “所以我才发明了风力车,为的就是能让凡人也有快速的代步工具。除此之外,我前些日子买的地,是用来修路的。便是想让凡人更更快更安全的到达我预定的位置。

    “当然,这种小车价格不菲,除了有钱人,应该没什么人买得起。但我会再推出更大型的车,沿着固定的路线轮番进行,买不起车的人,只需买车票便能乘坐一回。”

    言瑾一口气说了许多,停下了喝了口水,话题又是一变:“如今,我的计划,陛下知道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是不是可以谈谈,那井邦撞人之事了?”

    凌皇问她:“你觉得怎么处置最好?”

    言瑾简直无语:“陛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犯罪之人,怎可看我颜面处置?”

    凌皇道:“虽无你说的交通法,但修真者伤人,也是有法可依,只是稍微有些重了。井家听说是你的附庸,你当真不顾井季常的颜面?”

    言瑾皱眉道:“井季常若是那不分黑白之人,我无需这种附庸。今日你公事公办,他若与我翻脸,倒能让我看清人心了。”

    凌皇抬了抬手:“你先不忙,这伤害凡人,若是有心,重者废去修为,轻者打回筑基重新修炼。若是无心,则要用噬魂鞭抽打十二到四个时辰不等。听了这样的惩罚,你还坚持?”

    言瑾冷笑:“陛下不必试我,只管去井家拿人便是。”

    凌皇心中略有些惊讶,偷偷看了言瑾一眼,便命人去井家抓捕井邦。

    禁军去了不多时,绑了井邦上殿,押着井邦跪下后,禁军统领又道:“陛下,井家的井席在外求见。”

    “井席?”凌皇看向言瑾,这不是大药师传说中的未婚夫吗?

    言瑾以为凌皇看她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直接点头:“见吧。”

    凌皇本着看八卦的心,让禁军把井席带了进来。

    井席进来后倒头就拜,行完了礼,听到凌皇叫他起来,这才起身看向言瑾。

    “大药师,好久不见。”

    言瑾啧了一声:“来求情就不必了,你应该听说了吧?”

    井席黑着脸点了点头:“是,听说了。这小子闯了大祸,还请大药师看在我父亲的面上,饶他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