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恭喜殿下:王妃一统天下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意识不详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意识不详

    那么在她的那些手下,能够潜入到这路府来,并且绕过那些禁卫军的耳目之前,她必须得想出其他更为多的办法。

    只要等到他们能够潜入进来,再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些消息,便是能够在最为短的时间里面,就此决定下之后要进行的办法。

    这是并非是因为其他,只不过越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就越是能够让这边的棂,在确定局面之下,心里面明白。

    只有在京城之中再度造成一些其他的混乱,才够让她有更多的时间继续拖延下去,至少让那边的庄明月和龙元修还有纳兰俅他们。

    实则上在这种局面之下,没有丝毫的功夫,或者是时间对她进行再过深的严加看管,若是能够撑着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

    直接将这些本来看守她的禁卫军,也全部就此给调离开着路府之外,能够换得她几日的自由,也是足以的。

    终归说到底,在如今等状况之下,她便是越不打算就此直接离开而去,将这种种好不容易才才坚持下来,并且还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的状况之下,就此半途而废。

    实则上,终归说到底了,以棂心中会这般所想也是有着更多的原因,是出自于在这种局面之下,她因为龙元修和庄明月,还有纳兰俅他们的这等所作所为,而恼火至极。

    更是不甘心,就此直接轻易离开,让他们可以在这京城之中继续“为非作歹”,而她却是因为被他们给对付的抵抗不过去,只能够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走了。

    无论如何,秉持着那一份自傲之心,都无法接受这等局面的,自然也是不可能再已经落了下风的情况之下,还当真宛如他现在所想的这样。

    就因为庄明月龙元修他们的这种举动,不得不让她夹着尾巴灰溜溜的从这等局面之下下逃跑。

    若是当真如此,这般所做的话,对于棂来说,自然可以称得上是一等奇耻大辱,以她的身份,实则上本来并不需要前来这皇宫之中做这个质子。

    并且应对庄明月,龙元修他们,可是在知晓了这两个人的本事之后,她便是选择了亲自前来着皇宫之中,并且亲自对付他们这一众人。

    也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三个人无论于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极其不好糊弄的,在她那般伪装之下,这群人竟然还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在短时间里面就拆穿她。

    并非是七公主,更并非是真正纳兰雪的身份,甚至于还隐隐猜到了她此番前的部分目的,只是唯一如今可以庆幸的是,她之前伪装。

    也着实算得上是成功,虽然没有掩饰过自己真实的身份,却也是没有让庄明月和龙元修他们,对谁有任何身份上过深的怀疑。

    只是认为他背后还有着其他的幕后黑手,却也是的确没有想到实则上棂,自身就是那个真正的罪魁祸首。

    也就是在这种局面之下,当这边的棂,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便是坐在椅子上面,捏着手中那个咯吱作响,甚至于已经出现了一些裂痕的茶盏。

    思虑着接下来的路,她究竟该如何去做,又究竟该使用怎样的法子,才能够让庄明月还有龙元修,他们必须得去应对接下来的这一场混乱。

    可以让她有着更多的时间,能够换取自由。

    约莫在过了半刻钟的功夫之后,这边一直冷着一张脸的棂,突然之间自唇角处,勾起一抹极为得意的笑容来。

    若非并非是因为她的这种笑意,不含有其他意思的话,只恐怕是当真会让人以为,在这等局面之下,她是已经再想出办法的同时,就就此得逞了。

    否则的话,以她这种形式又怎么可能会显露出来这等神色?

    可终归说到底了,越是在现如今的接触情况之下,无论于从哪一点上来说,她在显露出来这一种神色之后,便是足以证明她的这个办法,哪怕不能够完全的成功。

    也至少能够给龙元修和庄明月他们,造成一定的麻烦,至少棂并非是那等无脑之人,更并非是那等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

    毕竟能够伪装身份,在这皇宫之中呆这么久,并且还在某种程度上,也的确是掩盖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且还让龙元修和庄明月还有纳兰俅他们,信以为真的情况之下。

    就更是足以说明,实则上越是在这等局面之下,她的这种办法,就可能会给龙元修和庄明月他们,带来更加大的麻烦。

    否则的话眼看着事情已经到了这等的局面,她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想出来一个,算不得何等好的办法就会显露出来这种和已经得逞了,没什么两样的神色?

    也同样正是因为这么一个缘故,才是会看到这边的棂,再将手中那个已经被她给捏出裂痕的茶盏,往桌子上面就此一放。

    虽力度不大,可是当她的手离开了茶盏的片刻钟后,最后便是看到那个茶盏,就此直接四分五裂,里面仅剩不多的茶水和茶渍。

    也是将桌面上,给竟然随之顺着桌角直接滴落在地面之上,染上一小片的水渍。

    看着那滴落到地面之下的水,这边的水却是直接就此自唇角处,显露出来一抹更加明显的笑意来。

    随后用着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庄明月啊庄明月,既然你的本事能够这般大,那我倒是想要看看,等到整个京城之中的百姓们都中了毒以后,你是否究竟还有心思能够继续应付于我?”

    在低声念到完了这么一句话之后,随之便是看到了这边的棂,突然之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许是因为棂在这几日里面的状况,着实让外面的那些禁卫军并不在意,并且她这种明明上一瞬间里面,还在大声训斥,并且以摔东西的方式来进行这无声的抗议。

    如今却是又突然之间,哈哈大笑起来,恍若一个疯子一般的举动,更是不会让外面的那些禁卫军们为所触动。

    所以或许的确会觉得有些怪异,但在这种状况之下,他们却尚且还不会愚笨到那等的程度,

    真的以为这突然之间笑出声的棂,就是会改变了主意,至少在这些禁卫军们看来,如今这等局面之下的棂,多半是已经因为长时间被囚禁在这里面。

    所以才会显露出来了,有着几分疯癫的情绪。

    明明上一瞬间还在发疯般的发泄着自己的怒火,下下一瞬间却是像被点了穴位一般的,哈哈大笑的显露了出来。

    这无论如从那点上来说,自然也是有些怪异的,只是这等怪异,尚且还不会让他们将着一直囚禁于棂的门给打开。

    哪怕在他们看来,如今这等局面之下的棂,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用,只知道发现怒火的蛮狠公主罢了。

    可是既然他们主子,百般提醒于他们棂的身份不简单,并且他的性子也并非是向他之前,在皇宫祖宗小路出来的那般愚笨。

    那么在发生了这等有些怪异的事情,至于他们也只是会等那边的庄明月,或者是纳兰俅的时候,相告于他们。

    却是断然不会擅自进入到这屋子里面,对他进行查看,毕竟这一日三餐他们会照常送进去之余,探查他一番是否会进行任何自残或者是自杀的举动,便是足以的了。

    至于其他过多的时间,对于这边的一众禁卫军们而言,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过多在意,也没有什么好过多重要的了。

    也就是在禁卫军们的这种想法之下,却是偏偏让他们就此错失了一个,探查关于棂这次想法的最佳时候。

    现在从现如今这等局面之下来看,的确可以说是让这边的棂,心中最有所焦虑的便是,不知他的手下究竟会花费多长的时间,才能够前到这儿路府上面来。

    并且还能够绕过这一众的禁卫军们,来到他这被关押的屋子中来。

    但是有一点她却是相信的,那便是她的这些手下们,定然是会想尽办法的潜入到这路府之中。

    随后再听从她的命令,对这一些禁卫军,包括龙元修和庄明月,他们进行其他的一些影响。

    而只要能够对他们进行一些影响,给他带来一些短暂的时间,便是足以的了。

    至少在她看来发生瘟疫这件事情,虽说她心里面也明白是的,实则上是因为庄明月的缘故,才会突然之间再整个京城之中盛行。

    可是终归说到底,在这其中,她所进行的推手也是的确有的。

    而在之前的情况之下,若非是因为的确产生了几个让她有所怀疑的对象的话,她在最开始的时候也不会怀疑边的路淳,可能会感染上这场瘟疫了。

    毕竟关于宫里面那几个人的这场瘟疫,她也能够探查出来,便是连那庄明月那一边,都并不知晓的情况下。

    而她在这其中又没有进行推力的话,自然是可能会有些怪异。

    再者,对于这边的棂来说,她也并不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