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韶华缘梦录 > 第六百四十六章 银针降蛇有新意

韶华引梦篇 第六百四十六章 银针降蛇有新意

    那把铁笛,任是在场这么多人,没有哪个看出是件宝贝。主要是它的模样实在是寒酸了一点,还布满了锈斑,可是随着战斗的开始,宁手里把玩着的铁笛上边,锈迹已经褪去了十之七八,如今看起来,反倒是透着一股子暗金的质感,散发着金属的冷光。

    当铁身砸在那黑水玄蛇的头颅上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听到叮得一声金属脆响。

    刚刚黑水玄蛇是做出了一个仰头甩击的姿态,以它的体形和力量,正面碰上这个跛脚的少年,怕是轻轻松松就可以把他撞飞,直接来个经断骨折,不治身亡。

    可是宁这一棒落下,黑水玄蛇直接被他砸得脑袋一落到底,重重磕在地面之上。

    宁顺势落在了黑水玄蛇的头颅之上,可能是被刚刚一笛子砸得有些晕了,黑水玄蛇一时间居然没有作出反应来,任由这个人类踩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宁也不客气,脚下用力一踏,黑水玄蛇这才反应过来,愤怒得扭动身子,将宁从身上直接甩落了下去。

    宁毕竟是缺了一条腿,落地之时,重心不稳,还是在地上翻了几个滚,引来了场上不少人的哄笑,毕竟他的动作确实是滑稽了一些。

    可是少数经验丰富的死斗士,或是死斗师却是没有人在笑,那些只看热闹的家伙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宁第一击可以打得黑水玄蛇一个‘大点头’,那究竟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啪得一声,黑水玄蛇的尾巴直接冲着宁所在的位置扫了过来,宁尚还没有站直身子,就迎来了又一次攻击,飞身扑倒避过这一击,而刚刚他所站的地方,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这也太猛了吧。”樱鸾张大着嘴巴,看着下边的这一幕,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黑水玄蛇出战,上一次因为一些原因她是错过的,不过就算是当时观战的人,也不可能见识到黑水玄蛇的威力,毕竟那个对手实在是太弱了,都没撑到几个回合就被生生给吞下去了。

    关云也是为自己的这个新来的小师弟捏了一把汗:“黑水玄蛇原本就是洪荒时代的异种,虽然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凶兽,但是其凶戾也是排得上号的。”

    阿兰则是被吓得全程捂着眼睛不敢看,他可不想见到宁被大蛇嚼碎吞吃的场景,那样他恐怕会一直做恶梦的。

    避开黑水玄蛇的一击,宁手中铁笛再翻,朝着黑水玄蛇的方向一指,另一只手在铁笛腹间两指弹出,笛腔内居然响起了一道短促的笛声,随后就见两抹寒光破空,以流光一般的速度刺向了黑水玄蛇。

    “他怎么会知道这笛子的奇门手段?”空山皱了皱眉头,这把奇门铁笛的出处来自哪里,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按照记忆中,这把铁笛应该还是自己是死斗士的时候,赢下了一场死斗而获得的战利品。不过因为他的武道与奇门无关,所以这件奇门铁笛也就一直留在了自己兵器谱里。

    空山见到宁挑的是这件兵器的时候,他也显得很诡异。这把铁笛的品质固然是不低的,但是非奇门修行者,根本就使不出其妙处。再有就是他有意留了几件不错的兵器,在兵器库供宁选择,他怎么会偏偏挑中这么不起眼的奇门铁笛。

    两枚飞针不分先后,刺入了黑水玄蛇的腹部,黑水玄蛇全身都有鳞甲,可就是腹部处是没有的,不过即便如此皮糙肉厚的它,完全不惧寻常的攻击伤害。

    只是没有想到那奇门铁身之中的两道流光针如此的尖锐锋利,只是一下就刺破了它的腹部角质。

    黑水玄蛇吃痛不已,身体上下翻飞,尾巴胡乱抽打着周围的一切,那声势真能够用天塌地陷来形容。就连邻近战场的几处花岗岩石台都被它的怒尾给生生扫打出了裂纹来。

    宁将手中铁笛再度立起,以笛作棍朝着黑水玄蛇冲了过去,玄蛇一尾扫来,宁弹跳避过。

    自古以来都说打蛇要打七寸,宁当然是知道这个道理的,避开黑水玄蛇接二连三的攻击,宁直接就奔着这玄蛇的七寸之处冲去。

    只是黑水玄蛇背脊之处多有鳞甲,要想让它露出破绽就必须得要先破掉鳞甲的防御才可以。

    “机会,”宁纵身而起之时,看到了黑水玄蛇背部有一块颜色锋为黑亮的甲片,那里应该就是加持它的七寸的地方了。

    他想也没想,直接甩手将掌中的奇门铁笛朝着那块黑亮甲片重重掷了过去,铁笛飞旋,旋转如风,伴随着叮的一声,笛子砸在了黑水玄蛇背后的鳞片之上。

    而黑水玄蛇的攻击来得也很快,一尾巴扫碎了不远处的一块岩石景致,一块足足有五六尺见方的大石头冲着宁的脑袋就砸了过来。

    现在的宁可是赤手空拳,可他却是一也也不紧张,他就像是能够看穿这些碎石的落地轨迹一样,轻轻松松避开了漫天的落石。

    这一次掷笛,黑水玄蛇虽然吃了一些痛,但是他背上的玄色鳞甲却是一也没有受损。

    抢攻失败,自己还丢失了武器,宁不得不开始思考别的方式。

    “与我合作,我可以让你五招之内就取它性命!”内心深处的那个声音再次抓住机会出来蛊惑道。

    宁却是完全假装没有听见,蹦着一条腿就朝着黑水玄蛇再一次冲了过去。

    “想要从外破甲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有小宗师的力量,直接以数百倍的攻击打爆它。”

    “外面当然打不破。”宁一个飞扑,落在了自己的铁笛边,一把抄过铁笛,将笛口压在了唇下。

    一股尖锐的笛声从宁的笛下流泻出来,这曲子可不是供人欣赏的,这绝对是名附其实的催命曲。

    黑水玄蛇像是着了魔一样,身体一下子崩得笔直,噗通一下就倒在地上,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是那两根银针。”空山的眼力何等的惊人,已经意识到了宁现在控制的,正是被他先前打入到黑水玄蛇身体里边的两枚流光一般的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