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河神新娘 > 第一百五十三章定心符

第四卷:拨云见日 第一百五十三章定心符

    我盯着黑影离去的方向,眉头紧蹙,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立刻伸手,将房门重新关上。

    决定在房内画符箓,设阵,不让外头的东西进来,但是转念一想,如此一来,我们是安全了,但是,玄凌呢?玄凌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必须快些去看看玄凌他们。

    于是,我再次转身回到床边,无论如何都要带上芸娘一起走。

    “芸娘快起来。”我提高了声调,结果,芸娘的脑袋蒙在被褥里,我叫了她数声,又推了芸娘两次,她都没有反应。

    无奈,我只能直接将被褥掀开。

    结果,被褥掀开的一瞬间,我吓的放声惊叫。

    因为,被褥里,血糊糊的,躺着一对,相互拥抱着的婴孩儿。

    这两个孩子,双眼都不翼而飞了,就剩下两个窟窿眼。

    “呵呵呵!呵呵呵!”

    与此同时,我的耳畔,则是传来了睇驮的笑声。

    那笑声阴恻而尖锐,让人头皮炸裂。

    “啊啊啊!”

    我惊叫着,猛然坐起身来。

    “楚姨?楚姨你怎么了?”芸娘穿着一袭浅粉色的裙衫,坐在床榻边上,正狐疑的望着我。

    我一个激灵,视线立刻朝着房内的屏风望去。

    发现,如今已经天光大亮。

    “芸娘,有东西闯进府邸了。”我激动的说道。

    “楚姨,你是不是做噩梦了?瞧瞧,你出了多少汗?”芸娘说完,用手帕替我擦拭额上的汗水。

    “噩梦?”我有些恍惚,不过看着芸娘好端端的坐在我的面前,便觉得自己大抵是做了一个噩梦。

    但当我抬起手,准备自己擦汗时,却发现,我的手中抓着一张符箓。

    这符箓,是我昨夜用于防身的。

    “不是噩梦。”我说完立刻下床,迅速将寝衣换下,穿好裙褂就要去寻鼠贵。

    冥北霖不在,如今这小府邸的一切,都由鼠贵九幽他们照看。

    “楚姨,你要去哪儿?”芸娘赶忙跟在我的身后,同我一道出屋。

    “芸娘,真的有妖闯进来了!”我仔细的想了想,昨夜的笑声:“是睇驮!睇驮跟着我们上了山!”

    “楚姨?”芸娘扶着我:“不可能的,那睇驮若是跟着,我们怎会察觉不到呢?就算我们察觉不到,神君也必定知晓。”

    “我听到了,昨夜,她在笑。”我的心中,无比慌乱。

    睇驮可不是寻常的妖,她蛊惑人心的本事,无人能及。

    若她真的入了小府邸,那么这里所有妖都有危险。

    “楚姨,你只是做了噩梦罢了,如今,你有孕,太过紧张,夜里做些噩梦也是有的,你忙些,别惊着胎。”芸娘连声劝着我。

    而我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走起路来,亦是不稳当。

    可此事,可大可小,我必须立即告知鼠贵他们。

    鼠贵他们所住的院落,在小府邸的南边,浮游宏图他们如今,也同鼠贵一道住。万书楼

    一入他们的院子,我就看到鼠可芸正在院子里晒着衣裳。

    瞧见我来了,赶忙笑吟吟的过来。

    “冥夫人,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你招呼一声就是,无需亲自走一趟。”鼠可芸一边说,一边扶着我,朝着他们院内的正厅里走去。

    这个院子,正前方就是大厅,厅堂两侧,都是屋子。

    “可芸,小贵儿呢?我要见他。”我没有将事情直接说出来,担心造成恐慌。

    “贵哥一早,就带着小妖们巡山去了,神君突然离山,贵哥说,需好好防备。”鼠可芸说着,给我倒了一杯茶水。

    “何时能回来?九幽呢?他在么?”我焦急的问着。

    “九幽也一道去了。”鼠可芸说完,狐疑的望着我:“冥夫人,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么?”

    “你派几只妖,去把小贵儿寻回来,我要立刻见他,还有玄凌呢?玄凌在哪儿?”冥北霖不在,睇驮突然冒出来,我已经惊的方寸大乱。

    “玄凌在东院,和宏图浮游在一起。”可芸的话还未说完,我便让鼠可芸去将宏图和玄凌,还有浮游,通通叫到这院子里。

    “冥夫人,究竟是怎么了?”鼠可芸有些忧心的望着我。

    “我怀疑,外面有妖混入了府里,不过,不必担心,把大家聚集在一起便好。”我说完,就示意鼠可芸去唤浮游他们。

    鼠可芸赶忙点头,照我说的去做。

    半个时辰之后,鼠贵最先来到南院。

    “小贵儿,睇驮就在府邸里!”看到鼠贵,我直接脱口而出。

    鼠贵先是瞪圆了黑豆般的小眼睛,然后紧张的朝着院子里环顾了一圈。

    “她,她,在何处?”鼠贵的面色骤变,立刻询问道。

    “我也不知,昨夜,我听到她的笑声了。”我说完,脑海之中浮现出了昨夜,自己掀开被褥,看到一对血婴的那一幕。

    “听到?是在屋中听到的?”鼠贵再次追问。

    我肯定的点头:“昨日深夜,我?”

    “楚姨,你真的是做了个噩梦,昨夜,我并未听到什么古怪的动静。”芸娘睁着一双明亮的眸子,望着我。

    “昨夜,你睡的昏沉,所以没有听到,我真的听到睇驮在笑,还有两个血淋漓的孩子,就躺在被窝里。”我越说,情绪越是激动,我不知道那睇驮究竟想要做什么,她想害我的孩子么?

    “血淋漓的孩子?在哪儿?”鼠贵则是认真的听我说。

    我摇头:“今早起来,便没有了。”

    鼠贵愣了愣,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一看鼠贵这反应,我立刻就知晓,他这是不信我所言。

    “小贵儿,那睇驮狡猾多端,之前,还幻化成神君的模样,将浮游给关入了箱中,她若是入了这小府邸,我们所有人和妖,都会有危险!”我一脸肃穆的看着鼠贵。

    鼠贵赶忙点头:“那,那该如何是好?”

    只是鼠贵也没有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有妖都集中在西南两个院子里,并给妖儿们派发“定心符”。”我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定心符是什么?”鼠贵眨巴着圆圆的小眼睛,一脸狐疑的望着我。

    “那是孟言箓里定人心神的符箓,睇驮最擅长的便是蛊惑人心,若是用了这符箓,必定能好些。”我简单的解释完之后,就让妖奴回去替我拿了一沓黄纸来,画了许多定心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