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十万甜度 > 第285章 孤儿寡母

下卷 最美夏蝉与冬雪 第285章 孤儿寡母

    沈子璐一顿,“……”

    听江舟说:“看你就像个胆儿大的。”

    “嘿嘿……”沈子璐憨笑两声,“你看人真准。”

    这次,换江舟无言了。

    ……

    回到家,沈子璐习惯性的先看关正行有没有给她留言,这几乎成了异地恋以来的标配程序。没有看到关正行的消息,倒是看到父亲的微信。

    【小璐,最近不见你晒朋友圈,是不是工作很忙?】

    沈子璐将外套挂好,笑着走到沙发前坐下。

    “啧啧啧,沈老板还有心情批阅我的朋友圈?看来最近不是很忙。”

    彼时,沈康年看眼对面的人,说:“瞧吧,是真的忙。”

    崔安雅说:“问问她,这周末回来不?”想了想又加上一句,“给她做梅菜扣肉。”

    沈康年依着她的话给沈子璐发去消息。

    “爸,最近真的太忙了,等我忙完这段时间的再回去吃梅菜扣肉。”

    崔安雅说:“忙忙忙,一天就知道忙,也不见多大的公司,哪那么多要忙的事。”

    “哎,别这么说,孩子现在是创业阶段,咱们就别给她拖后退了。年轻人不奋斗,靠着我们生活你看着就舒坦,以前嫌弃小璐不知进取混日子,现在又嫌弃她不顾家、不惦记我们,话都让你说了,你到底闹哪样?”

    被沈康年几句话噎得够呛,崔安雅瞪他眼,“就像你想孩子一样。”

    “我想啊,”沈康年大方承认,“但我更支持她奋斗,拥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

    崔安雅拿起茶杯冲着他说:“就你能说,喝水。”

    沈康年笑笑接过,“想小璐了,我们就去看看她。”

    “哪有时间,”崔安雅叹口气,“最近订单也不知道怎么,突然扎堆的增加,工人要加班我们更不能闲着了。”

    提起订单的茬,沈康年也想起来,“最近外地订单多了不少。”

    “不光外地的多了,出口的订单也增加了。老沈,”崔安雅问道:“你说奇怪不。”

    沈康年回忆下,“是有点怪。”

    崔安雅说:“让小刘把公司网站上的新品更新下。”

    “对,这个必须及时更新,尤其是针对海外市场的订单,我们不光要价钱取胜,更要在质量和设计风格上占优。”

    彼时,沈子璐看到关正行发来的消息。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听哪个?】

    沈子璐当然选择好消息。

    【圣诞节我们放假】

    沈子璐在屏幕上敲出了一行哈哈哈发过去,刚要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关正行又扔来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我接了一个项目,要在学校画图纸,所以不能回去了】

    一瞬间,她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回椅子唉声叹气起来。

    “唉……好不容易盼到放假还不回来。”

    【生气了?】

    沈子璐刚要回没有,关正行发信息。

    【道森的事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但该给各部门结算的费用和奖金不能耽误了,我接的这个项目可以缓解公司目前的燃眉之急,原谅我吧】

    他都这么说了,沈子璐心里的那点小不开心好像瞬间就被抚平了。

    【你不要太辛苦了】

    【为了你,我愿意辛苦】

    【油嘴滑舌】

    【没有,说的是实话】

    【现在实话都这么甜腻腻的?出国前你还各种欺负我,怎么出国后语言技巧都提高了,连哄我的本事也大涨。】

    【有吗?】

    【当然有,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认识了什么情场高手,特别会哄我】

    【被我哄开心吗?】

    【当然开心,哪个女孩子还不想做小公主,当然是希望每天都被男朋友各种宠花式哄,看到什么就买买买,想吃什么就吃吃吃】

    关正行回:【从现在开始,要什么咱们就买买买,想吃我们就吃吃吃】

    隔着屏幕,沈子璐也能想象得到他一脸无奈又嘴角挂着笑意的模样。

    所以,选男朋友,一定要选长得好看的,你看,多会惯着你。

    打情骂俏腻歪了会儿,关正行问:【老陶怎么样?】

    想起今晚还从酒吧把人拖回去的事,沈子璐决定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但江律师送她回家的事,也就顺理成章的没跟他说起。

    【他挺好的,不像刚开始那么颓废了】

    关正行:【他能想明白就好,至于职员福利的事你不用担心,我来解决】

    沈子璐:【你辛苦了】

    关正行:【是你辛苦才对,扔下你们孤儿寡母的我心里也过意不去,经常惦记你们】

    沈子璐黑人问号脸。

    【哪里来的孤儿寡母?】

    【你和公司,这都反应不过来?公司就是我亲生的孩子】

    【我嘞?】

    【明知故问】

    【我是真不知道】

    沈子璐抿着小嘴儿笑,就等关正行回答,可等来的却是:

    【我要上课了,拜拜】

    沈子璐气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关正行,你敢耍赖!】

    ……

    两日后,沈子璐与陶锡儒出现在同舟律师事务所,陶锡儒的脸基本能看出个人模样了,原本红肿的眉骨消了不少,眼窝的淤青也浅了。

    临敲门前,陶锡儒又问句:“江律师会不会笑话我?”

    沈子璐说:“不会的,他是你的代理律师,怎么会笑你。”

    敲敲江舟的门,隔着门板传来一声富有磁性的应门声。

    “请进。”

    沈子璐说:“听见没,”

    “听见什么?”

    “听声音就知道是个好人。”

    “……”陶锡儒小声嘀咕句,“我怎么没听出来。”

    沈子璐打开门,江舟没在座位上,一转头看他正在倒咖啡,回头笑着招呼他们,“请坐。”端起两杯咖啡走来,放一杯在陶锡儒面前,后者尴尬的接过杯子道谢,“谢谢。”

    江舟温温然的笑下,“客气了。”

    他问:“证件都带了吧?”

    “带了,”陶锡儒欠下身子,将证件拿出来递给他。

    江舟说:“我拟定好一份代理合同,你们先过目,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接过递来的代理文书,沈子璐开始一页页翻看,趁着这个时间,江舟让秘书复印陶锡儒的身份证。

    沈子璐关心代理费和权利义务两项,陶锡儒关心的却是隐私。他看到要将一些物证照片呈给法院,有点担心会被泄露隐私,那些被打得很惨的照片要是流到网络上,岂不是太丢人了。

    再得到不会被泄露的确认后,两人才开始第一次围绕案件的深度谈话。

    开始,陶锡儒对整件事的陈述还算陈恳,可到了酒吧遇见异性后,他在很多细节上有所保留,以至于江舟越听眉心皱得越紧,沈子璐在一旁注意到,也不好插言,只能等江舟发问。

    “后来,我乘坐当天的飞机回京,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江舟淡淡的点头,“陶先生,恕我直言,按照你刚才的陈述,我的胜算只有百分之三十。”

    沈子璐眼波微动看向陶锡儒,“该说的别隐瞒,你这样让江律师怎么帮你?”

    陶锡儒了然的点点头,“江律师,其实,当晚我就是想找个人……”抿下唇,“找个人陪。”

    沈子璐有点坐不住了,忽然觉得这种时刻她不太适合坐在这。

    “她先勾引我的,我也就没拒绝,我们在酒吧就谈好了,一次五百,不过夜。”

    “冒昧的问一句,你有女朋友吗?”江舟说。

    现在提吉静谊无异于踩到他的雷区,而陶锡儒的脸色也印证了沈子璐的担心。

    “我们分手了。”

    江舟继续发问,“是在你去济南前,还是之后?”

    陶锡儒静默几秒,“之前。”

    沈子璐无声的深吸口气。

    “所以,你是因为和女朋友分手,才给了对方机会,我能这么理解吗?”

    陶锡儒点点头,“是的,我一直对前女友很好,从来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