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妖女宋姬传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思念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思念

    皇上其实也没说什么呀,而且皇上没说什么的时候,他也就觉得,那他就没有必要说什么了吧,毕竟这么久了,有什么事情是他难道还需要比皇上说的更多吗?

    其实想一想,或许真的没必要,但说一句实话,有很多事情他是知道的,又或者是完全明白的,皇上如今要去见的,不就是那个人吗?

    但可以说说一句实话,这么久了,他心中还是没有做好准备,甚至更多时候,是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虽然说他贵为当朝的宰相,但说一句实话,皇上更在意的人,或许还是那个人吧,但有时候有些事情他不能当着皇上的面说。

    又或者也不能在皇上的面前表露丝毫,因为这很简单,他确实也不需要,更何况他对那个人有嫉妒。

    既然有嫉妒,在他看来也就觉得,有些事情或许本就不同,只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心里依然觉得怪怪的。

    虽然皇上不说,可是他也猜的清楚呀,而且他要如何猜的不清楚啊,难道还要皇上明摆着告诉他吗?

    其实这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也正因为知道许多事情也才变得不同,但有些事情知道了归知道,而且有些事情他依然觉得,他只是那么的有一点想不通或者想不明白。

    这么久了,皇上依然如故,又或者皇上依然在思念那个人,他心里又怎么能特别的高兴?但是即使他不高兴也没什么办法呀,试想一下他要如何?又或者他又能怎样?

    “你怎么这么安静?一句话都不说,你都不问问我,要带你去哪里?又或者要带你去见什么人?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皇上,那你要带我去哪里?他带我去见谁,我不知道,而且这个地方我也没来过,旁边是怎样的我也不清楚。

    但是有皇上您在我身边,我觉得安心不少,所以我就不想问这些,甚至我觉得,皇上你要带我去探险吗?”

    “不是探险,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是去见一个人,一个对我而言,这个人你不知道,也不清楚,因为确实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对我很重要,甚至是非常的重要。”

    此时的德妃也能感觉到,皇上现在有一些失落,她有些不明白,皇上为什么失落?甚至更多时候,她觉得皇上怎么了?

    但有些事情她不知道,甚至觉得有些事情她想问询,但是也不知道要怎么问询?而且有时候她觉得她问询了之后,皇上一定会回答她吗?

    说实话,更多时候她不知道应该怎样,但有些事情她还是想问一问的,甚至更多时候她觉得她就是要问询的,而皇上不回答她,也是很有可能的。

    “皇上,那你现在能说了吗?咱们要去见谁?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他吗?还有您身边的亲信都不知道吗?”

    其实此时的德妃更多的也是一种好奇,她有时候也想不明白,皇上说的这些,是不是有一些很奇怪?

    甚至更多时候,她觉得有些事情或许就是很奇怪,甚至她觉得,皇上是不是在骗她?而且她也认为,如果连她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这简直太奇怪了,甚至是特别的不正常。

    “其实有时候我真是觉得,你沉默一些也挺好的,有些事情或许真的不需要知道的太多,对吗?”

    其实此时的德妃也挺尴尬的,本来她就是不是特别想问,可是忽然之间她就感觉,皇上好像一瞬间实际喜欢她问询,不喜欢她不问询。

    只是如今皇上到底是希望她问呢,还是不希望她问,所以有时候她也觉得,她对皇上还是不太了解的,不了解也就是真的不了解。

    “好了,到了。”而这个时候的德妃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如今皇上带她来的地方,是在一片树林中。

    而她跟着皇上慢慢的朝前走,却发现面前有个土堆堆,难道这里有皇上刚才说的那个人?由于有了前车之鉴,所以这一次,她也不再多说什么。

    甚至更多时候,她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且她现在也不想问,因为又怕问了,皇上又不告诉她,反而又是一句让她面子上下不来,那多不好啊。

    所以她也就觉得,如今她问还真的不如不问呢,皇上的想法,总之这么久了,她是真的不知道的,甚至更多时候,她觉得本来就不知道,但这个人到底是谁?那她就更加不知道了,所以呀皇上不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又来看你了,该说你什么呢?又或者该叫你什么呢?老朋友,仿佛每一次叫你都不一样。

    有些事情我也知道,我也明白,甚至今天就是想来看你,如今你已经固去十九年了,所以我也觉得,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真的是不同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么久了,你说的话我一直记着,你曾经对我的残忍,对我的好,我也记着,这么久了,其实挺想你的。

    是真的挺想你的,虽然说这样的话,有些显得太过肉麻,可是真的是如此,今天我不是一个人来的。

    其实以前我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其实有些事情你都知道的,而有些事情你却不知道,可是你知道吗?

    我以前也总是带一些奴才们来,可是如今这一次,我是带我的妃子来的,来看看你,我曾经的宰相,不,更准确的是,父皇曾经的宰相。”

    而德妃听皇上说话,其实她觉得真的很奇怪,但一方面又觉得是更加的奇怪了,她其实有很多时候会觉得皇上很长时间都不是那么煽情的。

    可是忽然之间她觉得,皇上好像就变得特别的煽情,忽然之间甚至连她都不知道,就特别的煽情了。

    但她也知道,皇上不说什么,她是不敢说什么的,可是一瞬间却又觉得,皇上忽然间变得特别的平常心。

    甚至变得也有一些,让她觉得不可思议,而且她觉得,皇上称呼这个人宰相,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地方?

    她觉得皇上告诉她的是对的,如果皇上真的不打算带她来这里,又或者不打算告诉她一些事情的话,那她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或许是真的不知道,因为真的是太难了,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