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警花少妇白艳妮 > 第59章 高洁的第二日调教——展会前篇

章节目录 第59章 高洁的第二日调教——展会前篇

    一夜,高洁在痛苦中半睡半醒,本来已经被吕新调教的极度疲惫,可是被吊绑后,脚上还绑着一个桶,桶里不停地接着自己尿道滴出的尿液,痛苦和屈辱中,疲惫的女检察官昏睡过去又很快被酸痛折磨醒。时间犹如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总算是熬到了天亮,其实封闭的房间中,高洁也不知道是否已经天亮,只是吕新回来了。

    吕新显然是刚睡醒,只穿着一条黑色的三角内裤就进来了。白艳妮没有跟进来,是不是被吕新奸淫了一整夜,爬不起来了?高洁心中想着,在性药的刺激下,居然痛苦中也产生了性快感!

    终于把脚上的桶取了下来,同时脚上的绳子也解开了。仍被吊绑在办公的高洁一阵轻松,吕新的吊绑很有经验,自己的身体不会感到痛,痛感主要是被装了大半桶尿液的桶给坠的。双腿恢复了自用,疲惫的高洁也只能是伸展双腿,活活僵硬的美腿。肉色的丝袜沾满了自己的尿液,已经成了半透明色。

    吕新看了看桶里,故意笑着说:“美女检察官,你的尿量可不少啊,大半桶了,估计我晚来一个小时,你都得把我的地板给尿湿了!”

    高洁只能愤怒地盯着他,表示对吕新的仇视。吕新仍是嬉皮笑脸:“想不到你人那么漂亮,还一副高贵气质,尿却是那么骚,这味道可真重。看来得给你安排个食谱,平时也要多注意休息,火气太旺了!”

    高洁被堵住的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索性不理他,任由他对自己的尿液品评调侃。不过自己的尿液确实味道很重,被吕新一说起来,高洁也觉得味道刺鼻了。

    万幸的是,吕新很快就把高洁放了下来。被吊了一夜,疲惫的高洁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湿透的肉色连裤丝袜还紧紧贴在自己的腿上,可是高洁连脱丝袜的力气都没有。

    “我给你的尿道锁关上了,不过10分钟内不出来吃早餐的话,我就把你的尿道锁打开一整天,看你滴尿滴上一天是什么样子!”

    吕新说着,提着一桶尿液离开了调教房间。

    高洁心中无比地屈辱悲哀,却不得不屈服于吕新的淫威,尿道锁对自己的拘束实在是太大了!躺了大约5分钟,稍微恢复些气力,高洁不得不爬起来,先是脱下湿透的丝袜,扔在地上,然后蹒跚地走出去。

    客厅里,高洁大吃一惊。吕新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白艳妮已经起床了,将一大杯水端到饭桌上。这个杯子足有1。5升的容量,里面是透明的液体,高洁猜想,这是纯净水而已。

    看到高洁走了出来,吕新笑着把她拉到饭桌前,让她坐下。不过坐下后,吕新用一条肉色的长筒丝袜把高洁的双手捆在身后,而且和椅子靠背上的竖金属栏杆捆在一起。

    高洁看到自己又要被捆绑,只是自己没有力气反抗,只能鄙夷地说:“怎么,连吃早饭,你都没有胆子吗,还要把我捆住。”

    吕新丝毫不动气,仍是笑眯眯:“倒不是怕你,只是怕你不肯用早餐嘛。”

    一边说着,吕新熟练的用另一条肉色长筒丝袜把高洁的双腿捆绑在一起,与高洁所坐的椅子左侧的椅子腿绑在一起。

    这样,高洁成了侧腿坐着,手脚都被拘束住。

    “艳妮,先让高洁把水给喝了吧。”

    听到吕新的命令,白艳妮端起之前端来的那一大杯水,来到高洁面前。高洁打量了白艳妮一番,这个42岁的女警官,全身只是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质束腰,将腰部束缚得紧紧的,显得苗条了不少,束腰下面引出的4跟丝带扣住了白艳妮腿上的黑色吊带袜,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银色的金属细高跟足有13公分,还戴着黑色的丝质长袖手套。这哪里还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女警官?

    “没想到堂堂高级女警,居然心甘情愿地打扮得像个娼妓,为一个年轻小子做xìng奴!”

    高洁嘴里没说,心里却骂了白艳妮一句,同时鄙夷地瞪了白艳妮一眼。

    看到白艳妮目无表情地端来了水,高洁只得张开嘴,大口地喝下去。

    不过是普通的纯净水嘛!高洁喝着水,没有感到什么异味,心里则是奇怪,难道就只是喝水吗?这水也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和纯净水无异,喝不出什么味道来。高洁也确实是口渴了,竟将满满的1。5升水喝光了。

    看到高洁喝完了水,吕新满意地点点头:“看来高检察官真的渴了。第二杯也差不多该过滤好了,艳妮端上来,喂她喝下去。”

    “这水是过滤的吗?到底这是什么!”

    高洁听到吕新的话,奇怪道。

    吕新在白艳妮走过身旁时,故意在白艳妮露出来的美臀上拍了一下,吓得白艳妮猛地一颤,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解释道:“这可不是普通的水,这是我一个医生朋友发明的营养液。别看喝起来味道和水一样,可是需要补充的营养和能量,里面都含有了。女人老是排便太麻烦了,而且对于喜好肛奸的我,女人后庭的卫生就重要的多了。总不能为了干净,每次玩女人的屁眼前都给女人灌肠吧,一来对身体不好,好来喷出来的排泄物也太脏了。如果只喝营养液,不吃固体食物,女人不用排泄,而只是放尿,这就卫生多了,也方便多了。你说是不是!”

    高洁听到吕新的变态言论,羞红了脸,骂道:“你这个变态的恶魔,居然连女人的肛门都不放过。”

    吕新故意凑近了高洁的俏脸,调皮地说:“你是不知道肛交的妙处。其实肛交,最爽的是女人,等你做了我的xìng奴,我保证用ròu棒狠狠操你的屁眼,让你的菊花爽翻天!”

    “恶心,我不会屈服的!”

    高洁厌恶地将头扭向一边。

    白艳妮这时又端来了一大杯所谓的营养液,吕新特地亲自来喂高洁:“放心吧,喝下营养液,你不会有饥饿的感觉,也不会感到没力气。实在不行,大不了给你来点兴奋剂呗。你猜,这水是用什么过滤的?”

    看到高洁没有回答,吕新故意神秘地说道:“昨夜你的尿眼里排了一夜的东西。虽说是排泄物,可是里面却富含你体内的养分啊。更何况,昨天给你用了那么多的催情药,药的成分不少都还在你放出的尿液里呢!”

    “什么,你是说,这是我尿出来的尿!”

    高洁不禁大呼,心中一阵恶心,这个混蛋居然将过滤过的尿喂进自己嘴里。

    高洁这时终于明白为什么吕新要先把自己捆绑在椅子上了,如果不是没束缚,现在肯定要和他拼命的!

    “不,不!快点拿开,我不要喝这恶心的东西!”

    高洁也感觉到恢复了些许体力,不知是否营养液的作用,被捆绑椅子上拼命地扭动挣扎着,试图躲开吕新送来的营养液。

    吕新叹了口气:“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好像从自己的身体排出来的东西都很脏似的。还是老办法了,艳妮,按住她的头,我把食管跟她装上!”

    白艳妮不理高洁的咒骂,只得走到高洁的身后,双手捏住她的脸颊,强迫她抬起头看着吕新。

    吕新所谓的食管,更像是一根很长的漏斗,带有一根软硬适中的塑胶管。高洁的嘴被迫张开,让吕新将塑胶插进自己的嘴里。塑胶管不软不硬,直接伸进了高洁的食道,只留漏斗在外面。接着,被按住头的高洁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吕新将营养液慢慢倒入自己的嘴里。营养液顺着食管流进自己的胃里,高洁吐又吐不出来,虽然觉得恶心,却也无能为力。

    “为了惩罚你,最后一部分尿液,我决定不过滤了,直接让你喝下去!”

    吕新很快把剩余的尿液倒进了大杯子里,足有大半杯,至少还有1升的分量。高洁张大着嘴,急得直流眼泪,却被白艳妮按着头,动弹不得。

    吕新从一个小瓶子里,倒出一部分粘稠酷似蜂蜜的东西:“这就是宇文医生研制的营养液,混合在女人的尿液里,养分更充足!”

    眼睁睁看着黄色的尿液灌进自己的嘴里,闻着一阵阵的尿骚气,高洁恶心且有羞辱。拔出食管后,高洁一阵阵的恶心干呕。吕新反而是笑着恐吓道:“美人儿,不要想把尿液吐出来。我可是费力才给你喂下去的。你要是敢吐,我让白艳妮直接尿到你的嘴里!”

    高洁果然害怕了,只得闭上嘴,痛苦的表情布满脸上。吕新故意安慰道:“好了,美人儿,既然用过早饭了,和艳妮一起洗个澡,洗干净了,我们还有活动呢。别忘了,3天的约定期,今天才第2天!”

    白艳妮和高洁进了浴室。吕新特地给两个女人戴上了黑色的项圈,用铁链连上,使两人只能保持1米的距离。关上浴室的门,两人终于是摆脱了吕新的监视,可是两人被锁在一起,都赤裸着身子,休想考虑逃脱的事。

    白艳妮对于高洁总是心中内疚,低着头尽量和高洁保持距离,自顾自的冲洗身体。高洁一想到嘴里的尿液和腿上沾了一夜的尿液,就不住的恶心,拼命地将沐浴液涂抹在身体上用力的清洗,牙齿反复刷了好几次。

    “白艳妮,我真想不到,你一个警队干部,居然会心甘情愿做这个恶魔的xìng奴,还和他一起凌辱……凌辱其她女性!”

    沉默了许久,高洁终于忍不住了。

    白艳妮一向是懦弱惯了,虽说是高级警官,可仍然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家庭妇女。若是其她干部,早就和高洁吵起来了。白艳妮却是只低下了头,委屈地说:“你以为我就心甘情愿让吕新这么凌辱我吗?如果不是为了莎莎,我早就……唉……”

    高洁早就分析出了七七八八,白艳妮这样的女人,虽然算不上坚强,可是丈夫死后,守寡耐住寂寞十几年,却也不是易事。高洁相信白艳妮不是那种无耻放荡的女人,不然警察系统怎么能对这个没什么能力的女人如此照顾呢?肯定是被吕新威胁,白艳妮才如此顺从的。这个女人也算是无牵无挂,有没有升官的欲望,能做筹码的,也就是她的女儿孙丽莎了。

    孙丽莎当年被吴锦强奸的事情,社会上没传播开,可是在公检法系统,倒是不少人知道的。高洁也知道一些内幕。果不其然,白艳妮甘心作xìng奴,为的就是这个宝贝女儿。

    “白大姐,你想过没有,你就这么忍气吞声,任由吕新这个恶魔玩弄凌辱,也不是长久之计啊。这么羞辱的事情,哪个女人受得了?”

    了解了白艳妮的苦衷,高洁对白艳妮的态度也有了回升,说话时也客气了一些。

    白艳妮却仍是心灰意冷的表情:“唉,我当然知道自己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

    被这么羞辱,若不是有莎莎,我早就和吕新拼命了,或者我……我就自己了断了……可是……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吕新玩弄每个女人,首先就是给女人拍裸照,还有调教的视频,这些东西只要在吕新的手里,我们就没法反抗的。毕竟,对于每个女人来说,羞耻的东西被公布出来,人就完了!”

    高洁心里一惊,失声道:“难道,每个女人?吕新对每个下手的女人都拍了裸照吗?那我……”

    白艳妮点点头:“我曾在吕新的电脑看到过,你穿着记忆丝袜,身体不能动弹时,被几个男人强迫口交和其他凌辱的照片。估计视频也有的。还有派出所里你被调教时,吕新都用隐蔽的录像机拍下视频的。他对自己玩弄的每个女人,都会留下视频做威胁证据的!”

    高洁骂道:“这个可恶的家伙。找到这些东西,我一定要毁了它们。我们可以想办法,不能坐以待毙啊!难道就这么甘心做个只会性交的玩偶吗?”

    白艳妮对她的话不为所动:“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吕新有的是手段,他调教女人的花样多的很,还善于用药。他的催情药早晚会改变的你的体质。我已经感觉到,现在我的性欲被过去强了好多。虽然是被他凌辱的,可是受虐中,那快感真的是无法抵抗。我真的很担心,自己这么下去,真的是要求着被他凌辱了。我也只能提醒你,一定要小心。他给你用了最新的催情药,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可是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你也要小心,就怕高潮来时,你挡都挡不住。”

    两人一边洗着,一边说话。高洁发现,白艳妮本身就懦弱,如今被长久的调教后,已经陷得太深了,恐怕已经无法摆脱吕新的控制了。那自己呢?

    想到自己的裸照在吕新手里,还有身体内的催情药如炸弹般不知什么时候会爆发,高洁越想越害怕,自己会不会变得和白艳妮一样。

    高洁暗下决心,不住地提醒自己,这三天的赌约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陷阱,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挺过去,否则,奴隶契约一旦成型,自己真的万劫不复了!

    一边洗澡,一边让自己冷静下来,高洁分析了自己所处的情形,很显然,自己被挟持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如何应付过赌约,也就是熬过这三天,也只有坚持三天不求吕新和自己性交,再有后面的路!

    对于劝说白艳妮帮助自己,高洁看了看身边自顾自洗浴的女警官,叹了口气,自己尚且难以自保,如何说动她来合作呢!

    两人就这么恍恍惚惚中洗干净了身体,走出了浴室。

    看着一个42岁的熟女警官,一个是28岁的高傲女检察官,此时一丝不挂,赤裸雪白的肉体展现在自己面前,吕新不禁赞叹地吹了口哨。

    两个女人脖子上还带着皮质项圈,更是用细链子连在一起,挣脱不开,高洁知道挣扎也是枉然,只能站在原地,学着白艳妮的样子,一手揽住胸部,护住rǔ头,白白的乳房是遮不住的,另一手捂住自己的下体,尽量躲避吕新那猥亵的目光。

    吕新也不说让两人穿衣服,而是在两人身边转了一圈,仔细打量两个女人,尤其是高洁的性感躯体,冷不防在高洁的翘臀上拍了一掌。

    “啊!”

    高洁猝不及防,一声惊呼,怒斥道,“疯子,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一会带你干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