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警花少妇白艳妮 > 第54章 女检察官的肉戏

章节目录 第54章 女检察官的肉戏

    “喂,小张,你先回去吧。(万书网 www.wanshu.net)我还其他事情要问,可能时间很长。另外我今天有点事情要处理,就不回检察院了,你帮我请个假。好的,就这么说,再见。”

    高洁挂了电话,看着悠然坐在自己面前的吕新,说不出的紧张。

    “现在,你给我换一套干净的丝袜和内裤,把我的裙子弄干。还有,把那个,那个什么尿道锁,给我取出来。”

    高洁冷冰冰地对着吕新说道。

    “要注意态度,现在可是你求我。”

    吕新仍然是嬉皮笑脸。

    “谁要求你,你要不办,我……我一定会对付你。”

    “好好好,大家心平气和,慢慢谈嘛。”

    吕新打开了会议室的大门,此时已经到了午休时间,所有人不是吃饭,就是出去放松休息。派出所内,没有剩下几个人。三楼的会议室外,更是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高洁怯生生走在吕新身后,自己下体冰凉一片,穿着湿透的裤袜,还没有内裤,她禁不住瑟瑟发抖。

    吕新带着她来到了二楼,白艳妮的办公室外。高洁一看门牌,所长办公室。

    还没问为什么,吕新已经推门进去了。高洁只得跟着进去。

    白艳妮此时坐在办公桌前,看到吕新,还有身后湿漉漉的高洁,立刻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两人。

    倒是吕新,关上门后,就说话了:“白所长,这是高检察官,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把你的内裤和丝袜脱下来。”

    “什么!”

    高洁惊呼一声。更惊奇的还在后面。白艳妮如同被施了法术一般,真的一句话都没有说,站在两人面前,将自己的蓝黑色警裙掀到腰间,露出来自己的肉色长筒丝袜和红色三角内裤。肉色的长筒袜带有蕾丝花边设计的袜口,相当的性感,而大红色的三角内裤,更是半透明的薄纱设计,带有蕾丝花边的裤边,典型的成人性爱专用类型。

    高洁和白艳妮曾经在会议上多次见面,算得上熟人。在高洁的印象中,守寡的白艳妮完全是靠着烈士遗孀这个身份才当上的派出所所长,工作能力一般,办案能力更是不值得一提,但白艳妮一向是恪守妇道,是一个很传统很保守的女人。

    没想到今天,白艳妮可以毫无羞耻地拉起自己的警裙,而裙内,竟是极其性感的内衣和丝袜,实在是大出高洁意料。

    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白艳妮站在原地脱下了自己的肉色长筒丝袜和红色三角内裤,恭恭敬敬地放在吕新面前的茶几上。白艳妮的办公室很大,还设有会客用的沙发,茶色玻璃的茶几正是在沙发前。

    “好了,内裤和丝袜都有了。”

    吕新面对高洁说道。

    高洁终于明白过来:“想不到,你们俩竟是一伙的。”

    白艳妮也许是受吕新的威胁,也许是和吕新狼狈为奸,但高洁已经明白,白艳妮已经是吕新的女人之一。而自己,将会非常危险,另外,别的女人穿过的内衣,自己是无论如何不愿意穿的。想到这里,高洁冲到门口,试图开门逃离。门却已经被锁上!

    吕新很快制服了高洁,将她双手拧到身后:“艳妮,打开壁柜,拿一副手拷过来。”

    白艳妮拿出来一副黑色皮制手铐,中间只有一个小金属圆环连接,典型的sm玩具手铐。吕新熟练地将高洁的双手手腕交叉铐在身后。

    高洁双手被束缚,不禁怒骂起来。白艳妮羞红了脸,想要阻止吕新,却又不敢,只能呆立在原地。

    “给高检察官戴上塞口球,我也听她堵嘴后的浪叫。”

    “你……呜呜呜……呜呜呜……”

    高洁还没骂完,白艳妮已经听话地从壁柜里拿出一个红色塞口球,趁她张开嘴时,把口塞塞入她的小嘴,口球两侧黑色的皮带迅速在她脑后扣上。高洁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把她的裙子脱下来,都没尿淋湿了,真脏啊!”

    吕新说着按住高洁,强迫她跪在地上,让后让她趴在地板上,脸贴在了地上。高洁看不到东西,只觉得自己身后裙子的拉链被拉开,接着裙子就被脱了下来。白艳妮似乎很有经验,虽然高洁不断地抬起小腿踢打着,但她用自己的膝盖顶住了高洁的小腿,将她身上的黑色短裙慢慢退了下来。

    高洁的裙子被脱了下来,露出来肉色裤袜包裹的臀部,好在尿液浸湿了裤袜裆部,但是臀部的裤袜还是干的。吕新索性一屁股坐在了高洁的后背上,这样也就压住了高洁挣扎扭动的腰肢和双手,他双手各抓住高洁翘臀左右一边的臀肉,用力地揉捏着,还不时地打着她肉色裤袜包裹的屁股。

    “呜呜……呜呜……唔……”

    高洁痛苦地呻吟着,却无法躲闪。

    “现在你要是想脱下湿漉漉的连裤袜,就不要乱蹬双腿,我会让白艳妮帮你脱下来,并给你穿上干的丝袜。若是不愿换,我就继续打你性感的肉臀,打到你屁股开花,坐都坐不了。”

    说着吕新用力地在高洁屁股上来了一巴掌。

    高洁此时只能屈辱地答应吕新的要求,停止身体的扭动。吕新使了个颜色,白艳妮跪在高洁腿边,脱下了她的肉色连裤袜,又慢慢地为她穿上自己脱下的肉色长筒丝袜。当白艳妮拿起红色三角内裤时,吕新摇了摇头,表示不用为高洁穿内裤,白艳妮便将内裤扔到了沙发上。

    上身还穿着整齐的白衬衣,黑色女士西装,下身却只有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内裤没有穿,高跟鞋也被脱下扔到一边,露着下体浓密阴毛的高洁被吕新拉了起来,屈辱地站在白艳妮的办公室内。

    吕新平日为了方便调教白艳妮,在她的所长办公室的天花板上已经固定了吊环,一般人却很少会注意到。高洁看着吕新把细铁链穿过吊环,垂到自己面前。

    还没有明白吕新的目的,她就被强行转过身子,然后感到束缚双臂的皮制手铐中间小圆环与细铁链连接在了一起。一股向上的拉力强迫着自己在身后向上抬高双臂。原来是,吕新拉动了穿过圆环的铁链,使得高洁不得不抬高被束缚的双臂。

    铁链不断向上拉,疼得高洁呜呜呜地呻吟着,束缚在身后的双臂也不得不高举,慢慢地,铁链被拉到了极限,高洁已经弯腰成了九十度,双臂高高举起,屁股也翘得高高的,肉色长筒丝袜包裹的美腿绷直站立着。吕新并没有,拍了拍高洁的翘臀,很快就在她左右脚的脚踝上给扣上一个黑色的皮铐,皮铐上带有一个圆环,却没有铁链之类的东西链接皮铐。

    被吊缚而被迫弯下腰的高洁,努力地抬起头看着吕新,这时她才明白吕新给自己戴上皮铐脚镣的目的。吕新的手里,有一根1 米长的黑色橡胶棒!

    高洁根本不能挣扎,很快,黑色橡胶棒就与皮铐的圆环的连接,横在了女检察官的两腿之间。高洁只能分开双腿站立,露出自己的下体。

    吕新慢慢地解开了高洁上衣的纽扣,在她无力挣扎的情况下,又解开了她的白色衬衣纽扣。

    “白色的胸罩,颜色太老土了,不过确是蕾丝花边,罩杯上也有性感的花纹,还有金属丝固定的框架,可以不让乳房下垂,挺立的乳房一定很迷人。”

    吕新说着,隔着白色胸罩摸着女检察官的胸部,引得高洁不住扭动身体。

    “还是无肩带款式,很方便脱嘛。虽然胸罩颜色不够诱人,款式也还一般,但是脱下了胸罩,这对乳房倒是不错!”

    吕新说着,双手已经滑过高洁的腋下,慢慢解开了白色胸罩的挂钩。

    “呜呜呜……呜呜……”

    高洁羞辱地呻吟着,自己的胸罩应声落地,雪白丰满的乳房露了出来,足有38e 的大奶球向下垂直悬空,rǔ头在男人的刺激下已经变成了粉红色,傲然挺立。

    “好美的rǔ头,让人爱不释手啊!”

    吕新不禁一手一只,捏弄起高洁的rǔ头来。

    高洁除了呜呜呜的呻吟,什么都做不了,敏感的rǔ头被男人捏得酥麻无比,阵阵快感冲击着整个乳房。

    吕新却在此时停了下来,令高洁怅然若失!

    吕新竟没有再玩弄高洁,而是搂住了呆立一旁地白艳妮的细腰:“艳妮,下个游戏你是主角。先把衣服换上。”

    白艳妮接过来吕新递过来的衣服。吕新给她的衣服,自然不会是正经时装,白艳妮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接过衣服平静地走到被捆绑的高洁面前。高洁倒是惊奇万分。

    已经年过四十的熟女,派出所所长白艳妮,平日里端庄娴淑的女人,竟然在自己面前面不改色,从容地脱下了蓝黑色警裙,和黑色高跟鞋,开始换上让人惊奇不已的奇特装束。

    白艳妮的上身还穿着蓝色的警服短袖衬衣,但她已经在腰部穿上了一件黑色皮制束腰,包裹着警服胸部以下,白艳妮的腰部被束腰紧紧束缚,又苗条了几分。

    束腰的下摆是四根黑色的吊袜带。白艳妮穿上了吕新为她挑选的黑色长筒皮袜,袜口是白色皮制花边,与吊袜带紧紧连接。然后是一双足有15公分高的尖细高跟皮鞋,带有黑色宽皮带扣,扣在脚踝上。穿好了高跟鞋,白艳妮的装束,更像是一个sm女王。圆形的警帽重新戴在头上,白艳妮还将自己的长发梳成一个少妇发髻。站在高洁面前,白艳妮也不禁面红耳赤了。

    “怎么样,这位白所长够性感吧!比起你这位28岁的女士,可是一点都不逊色啊!”

    吕新满意地走过来,搂住白艳妮的细腰,当着高洁的面不住夸赞着。白艳妮此时没有穿内裤,没有阴毛的白嫩下体任由吕新不住地爱抚。除了轻微地呻吟颤抖,白艳妮竟没有丝毫的挣扎反抗。

    “能请来高检察官不容易,我们要拍个片子留作纪念啊。”

    吕新取出来数码摄像机,自己举着,摆出了摄像师的架势。

    “我要来摄像,只能委屈高检察官了,由白艳妮白警官调教您。不过您放心,白警官经验丰富,保证能让您满意的。艳妮,把高检察官的塞口球拿下来吧,一会还要让她浪叫着作xìng奴隶宣誓呢!”

    吕新举着摄像机,笑着说道。

    一听到xìng奴隶三个字,高洁火冒三丈,嘴里的塞口球被取下后,立刻怒斥:“你这个疯子,居然绑着我,快点停手,不要拍!”

    吕新丝毫不理会高洁的愤怒,反而是镜头在她的rǔ头到yīn户来回扫描,将女检察官娇羞愤怒的表情记录下来。

    高洁被拍得几乎昏厥,只能扭过俏脸,躲避摄像机镜头。

    从头到脚,从脚到头,高洁的娇态一丝不漏地进入了摄像机。

    “来,艳妮,让高检察官看看你那干净的yīn户。”

    听到吕新的命令,白艳妮乖乖地走到高洁的面前,下体向前冲,让低着头地高洁看清楚自己没有阴毛的yīn户。

    “白艳妮!你怎么能这样,任由这个色狼侮辱你吗!”

    高洁无法抬头看到白艳妮羞愧的面孔,只能盯着她的白虎yīn户,大声怒斥。她清楚地看到,白艳妮的下体因为自己的斥责而剧烈的前后颤抖,显然是心理上受到了刺激。可是,白艳妮仍然一句话都没有说,连声音都没有发出。高洁已经明白,白艳妮肯定被吕新调教凌辱了多时,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只能逆来顺受。

    吕新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高洁身后,从她的肛门慢慢将手滑过胯部,摸到了她阴毛茂密的yīn唇上:“再看看你,那么多毛,从屁眼一直到小腹,都是阴毛。耻毛那么旺盛,看来很不注意个人卫生啊,淫荡的高检察官。”

    “你……你胡说……”

    高洁羞红了脸,阴毛旺盛哪里是不卫生,完全是个人生理问题嘛!可是自己的双腿被束缚分开,高洁连腿都合不拢,根本不能躲避吕新的侵袭。

    “这是我新买的剃须刀,电动的,飞利浦的,你满意吗?”

    看到吕新拿出来的崭新的电动剃须刀,高洁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惊恐地说:“什么我满意吗,你不要碰我,你这个恶魔!”

    吕新笑了:“当然我不碰你,今天的主角是你和白艳妮嘛。艳妮,你也是有经验的人,给高检察官搞搞个人卫生,帮她清理一下她的阴毛。”

    “不要,不要啊!”

    无助地高洁只能徒劳地大喊。不过没有任何用,白艳妮蹲在她的两腿之间,开动了电动剃须刀。

    沙沙沙……沙沙沙……

    弯曲的阴毛变成一小段一小段,落了下来。自己的阴毛越来越短,越来越少,虽然已经近乎赤裸,高洁此时仍像是被一层层剥去遮羞布一般,产生了即将露出性器的恐惧。

    “不要……快停下啊……”

    伴随着女检察官无力地哭喊,阴毛慢慢地随着剃须刀的飞速旋转而脱落。白艳妮熟练地推动着电动剃须刀,不一会,高洁的下体,从小腹到yīn唇,乃至她的肛门附近,浓密的丛林被砍伐一空,只剩下了浅黑色的毛根。

    吕新满意地抚摸着高洁下体那坚硬的毛根,享受着嫩肉上敏感带的特殊摩擦力:“哈哈,这么就干净多了。不过,你和白艳妮不同,我为她用了脱毛药剂,让她的yīn户光滑无比,而你,我要你留着阴毛根部,就像男人的胡子茬,摸起来,硬硬的,毛毛的,别有一番风味。两个白虎各有各的有点么?怎么样,有快感吗?”

    吕新的手在自己的下体来回抚摸,触动着阴毛的坚硬根部,怎么会没有快感?

    阵阵快意刺激自己的敏感带,高洁哪里能实话实说,她只能咬紧牙关,拼命忍耐着,一句话也不说。可是,娇嫩的身体,已经在吕新的侵袭微微颤抖起来。

    看到高洁的坚韧,吕新笑了:“现在倒是嘴硬,不过你放心,这一回,我让白艳妮就能把你玩到高潮,让你原型毕露!艳妮,把这护肤药给她抹上。”

    吕新一指壁柜,白艳妮就明白了。那里放着的所谓护肤药膏,其实是最新研制的强力春药。服从吕新的命令,白艳妮打开了药膏软管,挤出乳白色的药膏,涂抹在高洁的yīn唇上。

    “艳妮,不要小气嘛!药膏多的是,给高检察官的下面全都抹上,要均匀,还要不断涂抹,让药膏渗入皮肤。对了对了,下面的两个洞洞,都要涂抹,尤其是yīn道,嫩肉更需要药膏的滋补。”

    吕新不断指导着白艳妮将强力春药均匀地涂抹着高洁的隐秘部位。

    药力发挥地极快,高洁立刻感到了不对劲,自己的下体怎么开始灼热,开始瘙痒起来。女检察官此时由于下体的敏感,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起来:“白艳妮,你快停手啊!吕新,你这个疯子,你给我用了什么!”

    白艳妮怎么会听高洁的,她的手掌灵活用力地揉搓着高洁的下体,让药膏迅速渗透到她嫩滑的肌肤下面,发挥无比淫靡的药效。

    第一支药膏涂抹了高洁的下体所有的肌肤上,就连肛门附近都均匀地上了药。

    白艳妮取出了第二支药膏,打开管口,竟慢慢插入了高洁的yīn户。

    “不,不要啊,快拔出来!”

    坚强的女检察官,急得几乎哭出来,哪里还能顾及自己的尊严形象。

    白艳妮熟练地将一管药膏完全塞入了高洁的下体,只留下软管的末端在外面。

    然后她轻轻挤压着软管,同时还不断地挑拨爱抚高洁的yīn唇,引得高洁本能地收缩yīn道壁嫩肉,进行对药膏软管的挤压。白艳妮和高洁的yīn道壁双重挤压下,强力春药很快冲出软管,留在女检察官的yīn道内,被yīn道壁的嫩肉飞速吸收。瘙痒、灼热,各种复杂的酥麻痛苦感觉弥漫在高洁的性器内。剧烈的刺激产生无比的快感,让高洁的下体流出yín水来。

    “哈哈,真是淫荡的女人,那么快就流出yín水!”

    吕新性奋地大叫,而高洁只能紧闭美目,不去欣赏自己泛滥yín水的下体。

    高洁拔出了已经被挤空的药膏软管,却又拿出来第三支药膏!

    肛门一阵异物插入的刺激!高洁恐惧地睁开了双眼,肛门开始不住地收缩,却无法阻止异物的插入。白艳妮竟将第三支药膏插入了高洁的屁眼!

    高洁的后庭可是还没有被开发过的处女地,剧烈的刺激引起了她本能的强烈反应。拼命地扭动屁股,用力地摇动臀部,肛道肌肉用力外排异物,高洁用了一切力所能及的办法,没有用,药膏软管还是插入了,药膏还是被挤出来了!

    当白艳妮拔出药膏软管时,高洁的肛门深处,和她的yīn道一样,瘙痒、灼热……

    女检察官发了疯地扭动着下体,可是下体的剧烈刺激,如火烧一般,越来越强烈!

    “高检察官的屁股扭得多欢快啊,一定是很希望别人来插她!我现在腾不出手来,就用她的高跟鞋来代替吧!”

    吕新将高洁今天穿着的那双黑色高跟皮鞋,扔过来一只,是右脚的!

    看到地上的高跟鞋,高洁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白艳妮已经明白了。高洁酷爱高跟鞋,为了显示自己修长的美腿,她的高跟鞋总是带有细细的高跟,今天的这双,鞋跟也有10公分。拿起高跟鞋,白艳妮将鞋的高跟对准了女检察官用力收缩的屁眼。

    又是尖细的异物,而且很熟悉,是自己的高跟鞋鞋跟!

    “不,快停下来!”

    高洁痛得大喊,但鞋跟摩擦自己的肛道嫩肉时,确实让自己舒服了许多。

    任由高洁扭着屁股,白艳妮还是将鞋跟插入了她的屁眼。此时,被捆绑着弯腰站立的高洁,姿势性感却又十分滑稽,高高翘着的屁股上,竟插入了自己穿过的右脚的高跟鞋!

    “快把高跟鞋拿下来,怎么能插在那里!”

    高洁大叫着,拼命扭动着自己的屁股,可是高跟鞋的高跟紧紧插在屁眼里,根本甩不下来!

    “很满足的样子,我的高检察官,都性奋地摇屁股了!”

    吕新站在高洁身后,看着女检察官无力地挣扎,不断地羞辱着她,还摸着拍着她丰满的臀部。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变态,我一定要杀了你!”

    高洁羞辱且恐惧,无力地挣扎着,大声地骂着吕新。

    吕新仍然是一脸的平静,失去理智的女检察官,更加地动人。

    “呜呜呜……呜呜呜……”

    高洁无法再骂下去了,吕新把她之前穿着的,失禁时穿着的那双肉色连裤袜,慢慢地往她嘴里塞。高洁想要扭头,却被吕新捏住脸颊,被迫张开嘴,让沾满自己尿液的肉色连裤袜一点一点进入自己的口腔。尿骚味让高洁几乎窒息,可自己仍然无法将丝袜吐出。连裤袜完全进入自己的小嘴后,高洁的嘴立刻又被勒上一条肉色长筒丝袜,使她无法吐出嘴里的丝袜。

    另一条肉色长筒丝袜,被吕新拿在手里,当作手帕,擦拭起高洁的yīn唇。下体在春药的刺激下,变得异常敏感,yín水不断从高洁的xiāo穴流出。吕新的擦拭,让高洁的性器更是受到巨大的快感冲击,yín水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地流出。

    “看看,你下面流了好多的水啊,这丝袜都湿透了。”

    吕新笑着把肉色长筒丝袜拉成一条肉色布带状,展现在高洁眼前。看着被自己的yín水湿透的肉色丝袜,高洁又羞又气,可自己却无法阻止身体的生理反应,仍不能停止yín水的流淌。

    “呜呜呜……呜呜……”

    高洁摇着头,塞满丝袜的小嘴,只能呜呜呜的叫着。

    “好好品尝一下自己的yín水吧!”

    吕新说着,在高洁没有反应过来时,将沾满yín水的肉色长筒袜蒙在了她的嘴上。很快地在高洁的嘴上缠绕两圈后,丝袜的两端在脑后打结。摊开的肉色丝袜,上到高洁鼻尖以下,下到她的下巴,紧紧地包裹住了女检察官的下半边脸。yín水的味道涌入鼻孔,不算刺鼻,却隐隐让高洁产生一种原始的性奋。

    身体产生了反应,高洁恐惧得呜呜呜地呻吟着。自己的屁股高高翘着,双腿更是大大地分开,下体的刺激让女检察官陷入性渴求的地狱!

    “我的高检察官已经打扮好了,艳妮,现在开始和她做游戏吧!你看,高检察官下面的小洞洞流了好多水,太不将卫生了,就用你的舌头给她做做清洁。”

    听到吕新说到自己的yīn户,高洁恐惧得直发抖,被丝袜紧紧封住的小嘴只能发出唔唔唔地哀求,偏偏自己的双腿被黑色胶棒强迫分开,让女检察官连并拢双腿都做不到。强力阴药的刺激下,高洁的yīn户灼热难当,即使她用力的收缩yīn道嫩肉,仍不能阻止yín水源源不断地流出。

    “是高洁的那里吗?”

    白艳妮指了指高洁已经鲜红的yīn唇,小声问道,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吕新却露出了淫亵地笑容:“怎么,白艳妮,平时品惯了男人的ròu棒,对于女人的yīn户,不感兴趣了?”

    诚然,白艳妮成为吕新的玩物后,她的小嘴经常要插入吕新的ròu棒进行口交,可以用自己的嘴来玩弄同性的性器,白艳妮没有什么经验,次数很少,只是被迫和李丽霞还有李菁霞做过口交,对于其她同性,白艳妮从内心还是会有抗拒。

    白艳妮本能地点了点头,吕新却拍了拍她裸露的肥臀:“乖乖地,按照我说的做,不然你这性感的屁股就要受到惩罚了,是皮鞭呢,还是灌肠液呢?”

    吕新的话一说完,白艳妮恐惧地颤抖一下:“别,别,我听话,我这就清理她的下体……不,不要惩罚艳妮的屁股!”

    高洁此时被迫弯着腰,被束缚在身后的双手向上被绳子拉着,使得女检察官不能抬起头来。她只是听到白艳妮要用舌头清理自己的下体,立刻明白了自己即将遭受到的羞辱,不禁大声地唔唔唔呻吟起来,身体有剧烈地扭动起来,插着高跟鞋的翘臀左右摇摆着。看到肉色丝袜包裹的下体如此性感地扭动,吕新性奋地又在高洁的翘臀上拍了两巴掌:“真是个淫荡的女检察官,白艳妮要清理你的下体,就把你性奋成这个样子,屁股扭得真带劲啊!”

    “呜呜呜……呜呜呜……”

    高洁无法躲闪,只能任由自己的屁股遭受羞辱地掌刑。接着,她低着头看到了白艳妮娇羞的俏脸。白艳妮此时跪了下来,黑色皮袜包裹的美腿弯曲,膝盖触动,形成一个动人的美腿曲线。高洁不住地摇头,希望白艳妮不要听吕新的话。可是羞红脸的白艳妮,只能装作没有看到高洁的哀求,慢慢地低下了头,弯腰向高洁的两腿之间探去。

    高洁此时只能看到白艳妮的后背,女警官的头已经伸到了女检察官的两腿之间。白艳妮伸出了湿润的香舌,舔向了高洁一片狼藉的下体……

    “呜……”

    高洁突然一声剧烈的呻吟,软软滑滑的舌头,终于触到了她敏感的yīn唇。电击般的麻酥,让高洁的下体如同痉挛一般,流出的yín水还没有清理掉,刺激让敏感无比的性器再次反应!

    而这一次的反应,要比单纯的淫药作用下的麻痒灼热更加强烈,高洁的性器立刻达到了高潮!

    子宫内涌出了一股性福的暖流,积聚在yīn道内终于爆发出来。高洁竟然在白艳妮香舌舔舐下,射出了阴精!

    张开嘴的白艳妮躲闪不及,阴精悉数射出她的口中,冲入口腔,呛到了毫无准备的白艳妮,使她咳嗽连连。

    “不要停下来,继续让高检察官的下体爽下去。看看,高洁这个淫荡的女人,都要性奋地跳舞了!”

    吕新性奋地大喊。

    下体剧烈的刺激,内心极度的羞辱,被紧紧束缚的高洁自然会不断地挣扎躲闪。高洁唯一想到的就是,挪动自己被束缚的肉丝包裹的小脚,向后躲避。吕新哪里能让她得逞,他立刻走到她身后,双手放在她翘起的美臀上,夹住她的臀部,让她无法再躲闪。高洁被禁锢的美臀只能无助地扭动着,试图摆脱吕新的魔爪。

    可惜,挣扎没有任何作用。吕新左手仍抓住高洁的美臀,右手却松开了,改而握住了插入高洁后庭的黑色高跟皮鞋。吕新的右手抓住高跟鞋的鞋帮,左右摇晃,甚至以插入屁眼的高跟为轴心,让高跟鞋在高洁的美臀上转起了圆圈。肛道已经注入了强力春药,就像yīn道一样的敏感麻痒灼热,现在再配上高跟鞋的蹂躏,高洁差点要大便失禁,不得不用力收缩肛道肌肉,忍受着后庭的肆虐!

    高跟鞋的鞋跟摩擦着肛道内的嫩肉,暂时缓解了肛门内的瘙痒,可是性爱的快感却有涌入身体内部。春药的作用下,女检察官的下体已经敏感异常,这肛门能春药正发挥着作用,鞋跟的转动,再次刺激了高洁的性欲!

    “嗯……唔……嗯……唔……呜呜呜……”

    高洁低垂着头,无力地呻吟着,不知是表示反抗,还是表示满足。

    一股阴精又喷了出来,白艳妮这一次张大了嘴,接住高洁yīn道内喷出的蜜汁,并完全吞了下去。yīn道内的蜜汁还混合着之前注入女检察官体内的强力春药,白艳妮吞下了不少的yín水阴精,受到药力的影响,面颊同样绯红起来。

    吕新看着无力挣扎的女检察官,脸上无限的淫邪:“高检察官,怎么样,滋味如何?还有有趣的事情等着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