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警花少妇白艳妮 > 第51章 白艳妮的妥协

章节目录 第51章 白艳妮的妥协

    虽然被封住嘴巴,蒙住眼睛,李菁霞还是一眼认出了面前被紧缚的女人。(万书网 www.wanshu.net)看到被俘获的高洁,李菁霞恐惧地瞪大了双眼,同时流露出绝望的眼神。

    松开了高洁,吕新轻轻地走到李菁霞的身旁,捏弄着她已经勃起的rǔ头:“怎么样,我的性感舞蹈老师,没想到我会把她给弄来吧!”

    “呜呜呜呜呜呜……”

    李菁霞低下头,闭上美目,痛苦地呻吟着,赤裸的娇躯因为恐惧而剧烈地颤抖起来。

    高洁落入圈套的前一天。

    白艳妮的家里。

    上午7 点,白艳妮像往常一样,开始准备早餐。自从沦为吕新的xìng奴,为了女儿,白艳妮任由吕新凌辱。每天清晨,吕新都会在白艳妮的家里享用早餐。白艳妮正在煎荷包蛋,她手里熟练地用的炒勺,可是脸上却显出羞涩的红霞。原来,此时的少妇白艳妮,全身赤裸,只是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白色蕾丝花纹的紧身袜口紧紧贴在她的大腿根部,显得更加动人。脚上穿着白色的高跟拖鞋,露出黑丝包裹的玉足。与黑色的丝袜美腿形成鲜明的对比,白艳妮裸露出的肌肤显得更加的白嫩。吕新慢慢地走到她的身后,双手搂紧她的腰肢,左手摸到了白艳妮丰满的豪乳,右手则探到了她的胯下,抚摸起她光滑的下体。最敏感的部位受到侵袭,白艳妮的身体不由得产生反应,她咬紧嘴唇,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做着荷包蛋。

    “真香啊,荷包蛋香,你的身体更香!”

    吕新轻轻地说着,轻吻着白艳妮嫩滑的耳垂。

    被一个年轻男人如此称赞,如此爱抚,成熟的白艳妮也不禁心神荡漾,露出迷人羞涩的微笑。在吕新的抚摸下,白艳妮的身体立刻有了性欲的渴求,本能地,白艳妮挺了挺自己的翘臀,让自己的美臀贴在吕新的裤裆部位。同时白艳妮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怎么自己的身体会主动迎上这个色魔呢?可是内心在挣扎,白艳妮还是情不自禁地靠在了吕新的怀里,任由他摸弄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白艳妮的下体鼓鼓的,胀胀的,在yīn道口yīn唇处,一个金色的圆环露在外面,环上连着一根透明的细线。吕新的左手从白艳妮的乳房上离开,从她的身后顺着臀沟滑下,穿过了她的胯部,手指勾在圆环上:“艳妮,东西在你的xiāo穴里,泡了多长时间了?”

    被触到敏感的嫩肉,白艳妮一阵颤抖,轻声说:“从起床我就放进去了,快一个小时了。应该可以了。”

    “嗯,在泡一会儿,更香。”

    吕新说着,离开了白艳妮,回到客厅。这时孙丽莎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看到吕新,像受惊的小兔子,战战兢兢地来到饭桌前。

    “莎莎,来这里坐。”

    吕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坐到这里。

    孙丽莎呆立了一会,显得无所适从。吕新又说道:“快点坐嘛,不要让哥哥生气。哥哥的大腿,可是让你妈妈爽的死去活来的。”

    孙丽莎不敢说话,只能求助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白艳妮被调教多日,早已经不敢反抗,哪里敢对吕新的话说不,只能微微点点头,怜惜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孙丽莎看到母亲也没有办法,只能慢慢走上前,坐在了吕新的大腿上。今天要上学,孙丽莎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袖口领口带有黑色花纹,胸口是中学的校徽,从领口露出了白皙的少女肌肤。下身穿着红黑格子的校服短裙,腿上是肉色的连裤袜和白色中筒棉袜,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皮鞋。坐到吕新的大腿上,孙丽莎的裙子后摆立刻被撩起,肉色连裤袜和天蓝色内裤包裹的臀部直接贴在吕新的腿上。吕新顺势把右手伸进了少女的裙底,抚摸着孙丽莎的丝袜美腿。

    “嗯……嗯……”

    孙丽莎被吕新熟练地玩着大腿嫩肉,不禁呻吟起来,却听得母亲白艳妮心惊肉跳。

    “发育的真不错,越来越饱满了!”

    顺着孙丽莎的大腿根部,吕新的手慢慢向上滑到了最隐秘的三角地带,隔着丝袜和内裤摸着她饱满鼓起的下体。

    白艳妮此时清楚地看到女儿的下体在吕新的侵袭下,身体轻微的颤抖,脸色越来越绯红,呼吸也急促起来,不由得担心起来。自己那么矜持的淑女少妇,经验丰富,也不能抵挡吕新的调教,莎莎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如此被男人玩弄,激发起性欲后后果不堪设想。而且看到自己的主人毫无遮掩地爱抚自己的女儿,白艳妮竟开始有一点嫉妒了。

    穿着黑色的长筒丝袜,白艳妮端着早餐来到了餐桌旁:“主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需要倒奶了吗?”

    吕新嗯了一声,从孙丽莎裙底抽回了自己的魔手,孙丽莎仍然喘息连连,竟有些意犹未尽。没有得到许可,在母亲的面前,孙丽莎只好继续尴尬地坐在吕新的腿上。

    听到吕新的命令,白艳妮把杯子放好,双手捏住自己的左乳,rǔ头对准杯子,轻轻用力地挤捏起来,没捏两下,rǔ头出射出了一股乳白色的细线,乳汁慢慢流进了杯子。分泌的量越来越多,越来越急,很快杯子就盛满了。白艳妮立刻换过一个杯子,继续存奶。

    吕新接过第一个杯子,拿到孙丽莎的面前:“人奶很有营养,来喝一杯吧!”

    “不,不用了!”

    孙丽莎看到自己的妈妈当着男人的面挤奶已经很难为情,此时母亲的乳汁端到自己面前,拒绝了吕新的要求。

    吕新出奇地没有强迫她,而是细细品尝起白艳妮的乳汁:“味道越来越香了,还是熟女的奶比较好喝啊!莎莎,既然不想杯子里的,那就直接对着你妈的奶头吸奶吧。右边的乳房,还没出奶呢!”

    “别,别让莎莎吸我的rǔ头。”

    白艳妮羞红了脸,先拒绝道。

    “不,不要,我不要喝妈妈的奶。”

    孙丽莎也小声抗议。

    “怎么,是要让我发火吗!”

    吕新一板起面孔,母女俩都噤若寒蝉。先是白艳妮,乖乖地双手捧起自己的右乳,凑到女儿面前:“莎莎,听主人的话,喝奶吧。主人生气地话,可不得了。”

    孙丽莎也不敢抵抗,乖乖张开了嘴,吸住白艳妮的奶头,用力一吸。白艳妮不禁呻吟一声,乳汁立刻流出,进入女儿的嘴里。母亲的乳汁果然无比香甜,孙丽莎坐在吕新的腿上,用力地吸着白艳妮的奶水,慢慢地忘却的羞耻,吸得越来越用力,奶水出的也越来越快。白艳妮只觉得自己的rǔ头越来越硬,竟随着奶水地流出,不断娇嗔起来:“女儿,慢点啊,好强的刺激……”

    孙丽莎终于喝完了母亲的鲜奶,剩下的奶水,白艳妮慢慢地挤到杯子里。这时,吕新手指拉住了白艳妮yīn户外的金色圆环:“时间差不多了,可以拉出来享用了。”

    没等白艳妮回答,吕新已经用力。白艳妮啊的娇呼一声,圆环已经拉出,绳子上带着一个椭圆形的青枣被拉了出来。用于在白艳妮yīn户内长时间的浸泡,原本是硬得青枣,已经被白艳妮的体液浸泡的软软的,体积膨胀了近一倍。绳子上并不是只有一个青枣,吕新继续拉着圆环后的细线,有一颗青枣被拽了出来,青枣的体积将白艳妮的yīn道口撑成一个大大的圆形,每出来一个,就会让白艳妮刺激得颤抖一番。

    终于,吕新将青枣都拉了出来,没有想到,白艳妮看似平坦的yīn户内,竟塞入了8 颗青枣。青枣被取出后,解放了yīn户内流出大量的yín水。

    “味道不错,很甜嘛!”

    混合着白艳妮熟女的yín水香气,青枣香甜无比,让吕新赞不绝口。

    “来,你们母女俩也尝尝,一人一颗,不要抢啊!”

    吕新笑着吩咐道。此时,孙丽莎只希望早点离开吕新的大腿,为难地看了看母亲。白艳妮哪里敢拒绝,乖乖地拿起了一颗青枣。自己的yín水,自己早就品尝过多次,白艳妮倒是没有什么心里负担,虽然在女儿面前,吞下自己的yín水有点为难,但为了不让吕新发火惩罚自己和女儿,她还是听话地把青枣放入口中。果然,一种复杂的味道,让白艳妮久久难忘,不禁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

    孙丽莎看着妈妈,也乖乖地吃起青枣来。虽然感到有点恶心,但是迫于吕新的因为,孙丽莎还是三两口吃掉了青枣。

    接下来的时间,白艳妮坐在了吕新空着的那条腿上,母女俩,同时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吃着早餐。吕新吃得津津有味,还不停地骚扰着母女俩性感的丝袜美腿,还有丰满诱人的美臀和下体。孙丽莎和白艳妮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地吃着早餐,只求快点吃完,躲过吕新的玩弄。

    吃过早饭,吕新开车送白艳妮到了派出所。

    白艳妮在办公室还没坐下,吕新已经悄悄溜了进来。反锁好办公室的门,吕新迅速扒下了白艳妮蓝黑色的警裙。

    “在办公室,你别那么急啊。裙子脱下来,让人看到怎么办?”

    白艳妮害羞地说着,却没有挣扎。

    脱下了警裙,白艳妮上身穿着蓝色短袖警服衬衣,下身只剩下了黑色的长筒丝袜和黑色高跟鞋,还有黑色的丁字裤。白艳妮穿什么内衣,都是吕新来选择的。

    今天能让她穿内裤,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唉,想死我了,昨天玩李菁霞,倒是把你给忽视了。让我摸摸看,是不是很渴望男人的ròu棒。”

    吕新说着,左手已经隔着白艳妮的丁字裤,抚摸起她那突起的yīn户。

    白艳妮的下体被剃光了阴毛,已经是一个白虎熟女。吕新没摸两下,下体就有了反应,yín水立刻浸透了黑色丁字裤的面料,映出了她丰满yīn唇的大体轮廓。

    “你看,才两下子就已经流出yín水。真是越来越淫荡。”

    白艳妮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嘴,老老实实地任由吕新爱抚。她站在办公桌前,被吕新紧紧贴在身前,不得不屁股顶在办公桌边上,双手向后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上身也随之后仰,这个动作,正好让白艳妮挺直了黑色长筒丝袜包裹的美腿,下体也向前挺起,让熟女的yīn户显得更加丰满凸出。

    吕新此时快速把白艳妮的黑色丁字裤拉到膝盖处,对准她露出的无毛yīn户,插入了自己的手指。这是吕新的老习惯,先用手指给女人的yīn户调情,让女人的性器受够刺激,达到最兴奋的状态,这样插入后,女人会受到更大的快感侵袭,随之而来的,女人的身体也会更加敏感,在和男人性交时更加卖力,更加投入,对于男人来说,这种发情的女人更是让男人的性奋的尤物。

    “啊……啊……快,下面受不了了……”

    被吕新的手指玩弄的喘息连连,下体酥麻异常,身体极度敏感的白艳妮,已经无视自己的尊严,竟淫荡得渴求吕新的插入,来解决下体的饥渴。吕新听到白艳妮的哀求,却没有急于插入ròu棒,而是加快了自己手指的幅度和频率,白艳妮立刻触电般颤抖起来,下体阵阵电流般的快意不断涌向全身,酥麻冲向大脑,让白艳妮也难以思考,满脑子就是幻想着吕新和自己性交时的淫靡画面,全身的感觉都变成了性爱时的快感。让白艳妮的性欲不断冲向一个又一个高峰,正是吕新的目的,所以他的手指运动地更加迅速了,这也使得白艳妮的下体也随之一前一后地扭动着,伴随着主人的手指,来进行着性交动作。yín水不断地流出,从手指在yīn户的缝隙中,不断流出。顺着大腿,yín水慢慢流下,很快白艳妮的下体便亮晶晶狼藉一片!

    “怎么样,饥渴难耐吧,求我插入吧!”

    吕新笑着说道,同时抽出了自己的手指,还把黑色的园警帽戴在了白艳妮的头上。这样上身打扮整齐的女人,操起来更加让男人性奋。

    戴上警帽的白艳妮先是羞愧地低下了头,矜持了一番,但下体的麻酥瘙痒,如同成千上万的蚂蚁在折磨自己的yīn道嫩肉,折磨自己的敏感带,面红耳赤的白艳妮还是咬咬牙,哀求道:“求求你,主人,插我吧。艳妮下面好痒,好难受,求求你,插入我吧!用主人的大ròu棒,用力插艳妮吧!”

    长时间的调教,白艳妮慢慢适应了自己的xìng奴身份,说出这些羞耻的话,难为情的感觉也渐渐淡薄。此时,除了让自己饥渴的下体得到满足,白艳妮已经懒得思考其他任何问题了。只要能让吕新的ròu棒插入,白艳妮已经不在乎其他任何事情了。

    终于,白艳妮看着吕新脱下了自己的警裤,拔出已经勃起的ròu棒。看到吕新的ròu棒,白艳妮竟感到无比的性奋。

    “啊!”

    白艳妮娇呼一声,吕新那粗大的ròu棒,用力刺入了她的yīn道。

    “玩了这么多次,你的yīn道还是那么狭窄啊,真是不错,让人越干越爽!”

    吕新说着,用力地抽插起来。

    白艳妮羞得说不出话来,紧紧咬着嘴唇,任由吕新大力地抽插,身体被ròu棒的抽插带动,也前后摇摆起来。吕新接着抱住白艳妮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大腿,将她的下体抬了起来,继续用力地抽插着。白艳妮裸露的翘臀悬在半空,双腿失去了地面的支撑,在吕新的抽插下,无力地来回摇摆,小腿摇摆剧烈,竟将左脚的高跟鞋也挣掉了,露出了黑色丝袜包裹的嫩足,在空中来回划着优美的弧线。

    “用力,用力!”

    白艳妮此时已经完全放弃自己的尊严和矜持,任由吕新肆虐自己的性器官,嘴里也开始不住地呻吟,呼喊着淫荡的词汇。在自己的办公室,白艳妮倒是比较放心,因为派出所装修用的都是上好的隔音材料,外面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用……唔……唔……”

    看到白艳妮娇羞的表情,吕新性奋异常,用力吻住了她的小嘴,接着自己的舌头伸进女警官的小嘴,和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玩起性感的舌吻。嘴被吕新的舌头封住,白艳妮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依依呜呜的含糊不清的词语,似乎是渴求男人的性爱,又像是做爱时的浪叫。

    “嘿,嗯,唔……嗯,嘿……”

    吕新喘着粗气,用力地抽插着,尽情肆虐熟女白艳妮的yīn户。每一次都是将ròu棒顶到白艳妮yīn道深处,冲击着女警官的花心。

    yīn蒂在ròu棒地摩擦中,发生极大的反应,已经慢慢肿胀,使得摩擦力产生更大的作用。吕新突然感到,熟女的子宫涌出一股强烈的暖流,很快这种粘稠液体和yín水混合弥漫,在白艳妮的yīn道内肆意泛滥起来。当吕新的ròu棒向外抽出时,连带着乳白色的粘稠物也不断流出。

    吕新摸了摸白艳妮的大腿根部,手指上沾满了白艳妮xiāo穴内的混合汁液,立刻兴奋地说:“艳妮的身体真是越发的淫荡了,我还没shè精,你自己就射了。来尝尝自己的阴精吧!”

    白艳妮此时微闭双目,满面红霞,丰满的胸部因粗重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看到主人的手指伸来,也懒的多想,张开动人的小嘴,伸出舌头品尝自己下体的分泌物。

    “怎么样,香吗?”

    “唔……嗯,嗯……”

    白艳妮含糊不清地点头表示同意,羞得低下俏脸,熟女淫邪且有娇羞的媚态,让吕新看得心花怒放。他抽出了自己的yáng具,接着将白艳妮黑色长筒丝袜包裹的美腿抬到自己的肩头,抱住她的大腿,让她的双腿紧紧架在自己肩上。

    双腿突然上提,白艳妮的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女警官啊的惊呼一声,双手没能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上身躺在了办公桌上。这时白艳妮想要手掌撑着桌面爬起来,可是已经晚了。吕新对准她已经本能张开的yīn户,用力插了进去。剧烈的活塞运动,汹涌的性交快感,白艳妮的身体哪里还能听得使唤,双腿向上架着,她无法爬起来,只能双手抱住自己的臀部,试图减轻自己在性爱过程中的刺激。

    “嗯……啊……轻一点……我不行了……”

    白艳妮用力地嘶喊着,可是身体却没有因为痛苦而失去性爱机能,她那熟美的肉体随着吕新的活塞运动,反而身不由己地跟着节奏前后运动,来迎合男人的奸淫。

    “以后要多运动啊,屁股上都有赘肉了!”

    吕新一边操着白艳妮,一边上下来回地抚摸着白艳妮的肉体,摸到她的屁股时,用力掐了掐她白皙的臀肉,还用力拍了两巴掌,疼得女警官浪叫两声。

    不知被抽插了多少下,白艳妮都慢慢失去了知觉。吕新用力抱住了她的美臀,ròu棒挺进她的yīn道深处,阴囊紧紧地贴在了女警官的yīn唇上。

    白艳妮突然清醒过来,抽搐一番,心中涌起一阵悲哀:“终于,要shè精了……”

    痛苦地捂住自己的小嘴,白艳妮努力不让自己再发出淫贱的叫春声。在性交中,白艳妮会迷失本性,多次的凌辱调教,让她接受了被吕新插入yīn户的现实。

    可是,高潮过后,白艳妮总是会一阵空虚,一阵悲哀,尤其在吕新将ròu棒刺入自己mī穴深处,guī头膨胀,即将在她体内shè精那一刻,女警官会产生无限的悲哀。

    这是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是一个女人尊严的最后防线,这也是每个女人专门属于自己爱人的器官,可是,就是这最宝贵的地方,现在被一个魔鬼一般的男人侵入。

    代表着男人标志的阳精,即将在自己的mī穴深处射出,jīng液将留在自己体内,可能会让自己怀孕,而留下的jīng液也标志着男人对自己肉体的占有。每一次在白艳妮的体内shè精,吕新都会露出胜利的笑容,白艳妮明白,这等于是对自己说,警花少妇白艳妮的肉体,已经是吕新的了!

    吕新的下体突然抽搐一番,guī头剧烈的膨胀。白艳妮恐惧地全身紧缩,呼吸急促起来,不但是因为shè精前的紧张,内心深处还带有对男人jīng液的渴求。白艳妮的肉体开始不停使唤,羞愧悲哀中,竟本能地运动下体,让自己的yīn户紧紧贴在男人的胯间。

    “噗哧……噗哧……”

    白艳妮全身触电般抽搐,吕新的jīng液连珠箭般射出,而白艳妮的花心深处,yīn道夹得更加紧,每一寸能肉都为了吸收男人的jīng液而敏感异常。白艳妮更是娇喘连连,她感觉自己的体内燥热无比,而子宫口更是本能地张开,来吸收吕新的jīng液。

    恐惧袭遍全身,白艳妮轻声哀求:“主人,快把你的yáng具抽出来吧,jīng液留在我的体内,很危险,这几天不是安全期,容易怀孕。”

    吕新此时心满意足,舒服地深呼吸几口,抽出了已经软下来的ròu棒,同时把白艳妮的丝袜美腿从肩头放下来:“在桌子上跪着,jīng液自己会慢慢流出来的。怀孕了怕什么,就做个高龄孕妇嘛,大肚子的熟女更淫荡,操起来更舒服呢!最好在生个小警花,让我从小培养,到时候你们母女一起侍候我!”

    白艳妮的身体已经瘫软,她费力地伸展四肢,从躺着的办公桌上翻过身,好不容易才挺起穿戴还算整齐的上身,让颤颤巍巍地黑丝包裹的双腿,膝盖着地跪着。她左脚的高跟鞋在做爱时已经被踢掉,索性连右脚的高跟鞋也脱了下来,扔到地上,露着黑丝包裹的丝袜玉足。如果此时有谁进所长办公室,一定会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作为派出所所长的女警官白艳妮,上身穿着警服短袖衬衣,戴着圆警帽,可是下身却几乎一丝不挂,蓝黑色警裙仍在地上,黑色丁字裤已经被吕新脱了下来,双腿穿着的只有一双带有白色蕾丝花纹袜口的性感长筒丝袜,高跟鞋也被脱了下来。而这个高贵的女警官,此时还是跪在自己的办公桌,如同待审的犯人,同时分开了自己的双腿,露出没有阴毛的私处,yīn道口,yīn唇处,不断地流出乳白色的淫靡液体,这是男人的jīng液,和女人阴精的混合物。混合的蜜汁从女警的下体不断流出,在办公桌上积累下乳白色的一滩。

    吕新手里把玩着白艳妮的黑色丁字裤,他站了起来,脱下了白艳妮的圆警帽。

    白艳妮的长发被盘起,扎成整齐的少妇发髻,前面的刘海落在额头两侧,配上少妇绯红的俏脸,显得更加娇媚动人。

    “来,我来帮你擦擦。”

    吕新把手里的丁字裤当作手帕,细心温柔地擦着白艳妮的yīn户。下体的刺激,让白艳妮不禁又颤抖起来。yīn唇沾满的蜜汁,很快浸透了轻薄的黑色丁字裤。吕新恶作剧地撑开了白艳妮穿过的黑色丁字裤,却套在了白艳妮的头上。

    丁字裤拉下,盖在了白艳妮的脸上,布料面积太小,使得她的眼睛还露在外面,而丁字裤遮挡yīn户的部位,却贴在了白艳妮的鼻子上。一股浓烈的腥臊淫香冲进白艳妮的鼻孔,不知是难闻,还是娇羞,还是悲哀,白艳妮唔唔地呻吟着。

    此时的白艳妮从淫欲中清醒过来,早饭时的一幕让她再次心惊肉跳,而刚才吕新的那句“母女奴”更是让她恐惧异常。一番斗争后,白艳妮开口了:“主人,我有一个请求……”

    “请求,我的内裤女警想要求我什么呢?”

    吕新笑着说。

    被戏称作“内裤女警”头上套着丁字裤的白艳妮心中一阵羞辱,但她还是鼓起勇气说:“我求求主人,不要碰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孙丽莎?我可是遵守约定的,只要你乖乖地做我的xìng奴,我是不会上她的。怎么,摸摸你女儿的丝袜美腿,你就嫉妒了?”

    “不,不是的。只是莎莎太小了,每天被你这么摸的话,我怕她会慢慢经受不住……”

    “经受不住?哦,是啊,我的手法,连你这种高贵的熟女都抵抗不住,何况是那个小姑娘,更何况,她确实性感,也有内心的淫欲呢?”

    “只要你放过我的女儿,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白艳妮咬咬牙,说出了自己的承诺。

    “难道你现在可以有什么不答应我的吗?”

    吕新反问一句,同时爱抚着白艳妮的翘臀。

    “是这样的,如果你允许莎莎在学校住宿舍,我会告诉你一个绝密消息……”

    “菁霞,你可真是不乖啊!居然想要找女检察官来算计我。难道这样的生活,你不满足么?”

    吕新走近骑在木马尖背上的李菁霞,爱抚着她垂下的白皙美腿,温柔地说道。

    李菁霞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声音中流露出愤怒,可是她的裸体,却因为恐惧而不住颤抖。

    高洁此时被捆绑封嘴,眼睛也被黑布蒙着,膝盖上的麻绳束缚让她分不开双腿,小碎步走两步后,就因为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吴六已经离开,吕新也没有把她拉起来,可怜的女检察官,只能躺在地板上,呜呜呜地呻吟着。她和李菁霞的距离太远,再加上三个女人都被电击得浪叫连连,吕新的轻声说话,她根本听不到。

    “没想到你会找到这个辣手的女检察官来对付我,不过她早已是我的目标。所以,算你命不好了,情况还没说明,就让高洁成了你的好姐妹。不过,你放心,我会一视同仁,不会喜新厌旧,我还会一样疼你的!”

    说着,吕新拍了拍李菁霞的屁股,任由三人被电动yáng具电得全身痉挛。他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高洁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