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动漫美女后宫 > 第153章:危机迎来

章节目录 第153章:危机迎来

    这样快感星尘并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依旧不止。无弹窗小说网 WWW.WanSHu.Net艾瑞贝里晶莹通透的被粗鲁地牵扯着,里面的血管好像就要被坚硬的磨破了一样。

    艾瑞贝一直享受着,已被浴水打湿的秀发贴在额头,嘴角泛着笑意,一边用手使劲揉着自己的,一边呻吟着:“好……快……大真好……哦……哼……再进去点……喔……到了……不要…………尘……你得真好…………好过瘾……啊……”

    星尘红着眼(本来就是红眼),喘着粗气,汗流浃背地着,边大声地说着:“真紧…………贝儿……原来你还挺的……夹得我好舒服……我要你……说说看……喜不喜欢老公的大?说……是我的大还是你现象的大?”

    艾瑞贝好像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闭着眼,不停地喘息着。

    汗水把两人的都打湿了,混合着艾瑞贝不断涌出的慢慢流到了地砖上。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后,星尘的频率明显加快,艾瑞贝咬着牙,扭着自己的,好像她的某个角落的蜜肉没有被照顾到似的。

    忽然,星尘虎吼一声,两眼圆睁,双手紧紧地抓着艾瑞贝的手腕和脚踝,疯狂地着。

    艾瑞贝喘气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呻吟的声音也随着星尘的频率而加快:“哼……哼……哦……哦……喔……不行了……不行了……贝儿要来了…………啊……”

    伴随着一声长时间的尖叫,艾瑞贝达到了,美丽的脚趾猛的缩成一团,双手紧紧地捏着拳头,指甲由于过于用力而发白    星尘的括约肌也剧烈地收缩,将早已堆积在关口的七彩狠狠地射向艾瑞贝的深处,直到,星尘的每夹一下,艾瑞贝就全身都因此而抽搐一下。

    “放心吧!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永远爱护你,保护你!”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尘”

    “当然,你是我的老婆,我不照顾别人也得照顾你啊!”

    “谢谢你尘,啊!”

    “贝儿,你的小脚丫真漂亮,来让我亲亲!”

    “尘怎么喜欢人家脚丫啊?以前我家的猫咪也喜欢人家的脚丫!好痒啊!”

    室内传来星尘亲舔艾瑞贝脚的声音。

    “贝儿,你帮我含下,行不行!”

    “这个,这个好吓人的,我有些怕。”艾瑞贝听了星尘话有些慌张。

    “如果你不喜欢,那就算了吧!。”

    “不是这样的……”艾瑞贝焦急的说罢,一手握住星尘的一口就含到了自己的樱桃小嘴中。

    “呜……好大的……把人家的小嘴都弄……痛了……不过味道不错……人家挺喜欢的尘……接下来该……怎么作呢?……呜呜……”艾瑞贝嘴中的用嘴鲁了几下。

    “用嘴上下抽动,舌头在上就行了,贝儿。”星尘一边吃着艾瑞贝的美足,一边帮她解释。

    艾瑞贝也跟着星尘说的学习,唇瓣含着大吸允,舌尖在上徘徊着,很快她便学习得非常好了。

    星尘的舌头在艾艾瑞贝的脚趾上勾舔着,一只手在艾瑞贝的缝上扣挖着,而艾瑞贝却含着星尘的在吸吮,看她吸吮时荡的样子,又一名少女的技术被星尘教出来的呢。

    这时听到艾瑞贝说:“尘,来呀,在贝儿一次!贝儿的蜜又痒了啦!”

    星尘转过去说:“我抱你上床吧!”

    “不要,就在这里!”

    星尘不在说什么了,把大进艾瑞贝的嫩中,一边干还一边舔舐她洁白的脚趾。

    “嗯……嗯……真好…………啊……哦……到贝儿心里去了……嗯哼…………哦……大哥哥……………………爽哟……啊……”

    过了一会儿,星尘艾瑞贝的身体翻过去,让她跪在浴池上,从后面着艾瑞贝。

    艾瑞贝哼哼唧唧的呻吟,丰臀摇晃着迎合星尘的干。

    接着艾瑞贝来了又来了一次,身上的香汗淋漓,娇喘不停……

    星尘再次将艾瑞贝翻过来,从正面着,双手搓着艾瑞贝的,“……好白啊!”

    “嗯……嗯……嗯……好哥哥……嗯…………死我了……啊……哼……哼……哦……哦……喔……我……又要来了……啊……不行了……啊……死我了…………啊……我……我……我来了……啊——”

    随着艾瑞贝的一声长嘶,她浑身颤抖,急剧的收缩,一股浓烈的液体喷了出来,她了,这是艾瑞贝从没有过的,她无礼的哼哼着酥软下来。

    当了的艾瑞贝,虽在触及那时忍不住退开,可没一会儿又难耐羞意地贴上了那灼烫,在这一刻,艾瑞贝仿佛觉得,只有抓住了这让自己可以的东西,自己才可以稍稍的安定一些,至于自己这荡的举动,已经被体内无所不在的欲火冲昏了头脑的艾瑞贝,此刻不愿意去想,也不想去想,只想要紧紧的抓着星尘的  。

    “这下子我懂了……”大手到处没一寸嫩肌可以逃过挑逗手法的疼怜,在艾瑞贝饥渴的娇喘中,星尘想了一下终于发了话,“我知道你已经开出来我和爱丽丝的关系了,贝儿之所以和她一起侍候我……是因为,因为浪劲儿犯了……想,想要让我好好的疼爱,疼爱你……把艾瑞贝从云端拉下来……彻彻底底变成一个女人……是不是?”

    “不……不是……”即便欲火已强到无可自制,那个师母空虚已令艾瑞贝无比渴望,男人的话仍非初经人事的艾瑞贝所可承受的。艾瑞贝闭着眼儿,呻吟哼喘之中带着无尽的媚意,强自撑持的话语与身体的表现完完全全地南辕北辙,是那么的令人又爱又怜,偏又不忍收手。

    “贝儿不是……不是那样……这都是……都是尘的大……害贝儿的身子变成……变成这个样儿……都是……都是你,你的大,让,让贝儿,让贝儿感觉到,感觉到太快乐了,太快乐了,所以,所以才会,才会这样的,而且,而且,贝儿只爱,只爱你一个人,一辈子,只,只充许,充许你一个人,一个人的大,来,来干我,干我的我折小……唔……”

    “你的,你的心意我知道,知道了……贝儿,我,我也好爱你”从艾瑞贝的表情中,星尘心知若不加把劲,趁着艾瑞贝后又欲火如焚、神智迷糊的当儿,将艾瑞贝的那丝娇羞彻底破去,令艾瑞贝完全崩溃于之下;光只是占了艾瑞贝的身子,让艾瑞贝在间迭起,艾瑞贝使泄得神魂颠倒,事后慵惓若死、回味无穷,到那个时候,也许真的就会如自己所想的一样的,想什么时候干艾瑞贝,就什么时候干艾瑞贝,想怎么干艾瑞贝,就怎么干艾瑞贝了,想到这些,星尘不由的坏坏的一笑。

    “贝儿之所以有这么荡反应……这么舒服快活……尘,你深爱着我是一个,一个方面,而另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却是,却是因为,因为你,你的,你发自骨子里的敏感荡作祟……你会很想要我的大,大来,的,你,你一定会喜欢,那种,那种感觉的”

    一来身子都在星尘的手上娇颤难平,二来这星尘的话来得如此强烈,一瞬间便打进了艾瑞贝心底,让艾瑞贝想抗拒、想不去听都不可能,只能任星尘继续大放厥词:“我,老公也深爱着你,可是,可是你是,我们一见钟情,才一天,我还是了,了,所以,所以在我的眼里,你是女人,一个纯卒的女人,而女人,都是,都是要男人的,男人的大的爱抚的”

    “不……哎……不要……不是的。嗯……别……好舒服……就……啊……就是那里……用……用力……啊……尘,我是女人,女人爱尘的大,爱死大了,以后,以后你,你就是我的,我的大哥哥了,我,我以后,以后就要,就要这样的,这样的叫你”

    被星尘说的芳心剧颤,艾瑞贝茫然之间,甚至连自己在说什么都弄不清了。星尘的话虽是无礼,即便口称贝儿,实际上简直把自己当成了妇荡娃,可身体的反应是如此直接强烈,让艾瑞贝不由身心都沉没在那的酥麻快乐之中;嘴上一边反驳星尘的话,一边不由自主地渴求星尘大手的施予,同时,艾瑞贝又开始疯狂的扭动起了身体,用自己的身体语言向着艾瑞贝述说着自己内心的渴望,求着星尘的在自己着的上游走着的手,可以更加的用劲一点,给自己带来更加快乐的感觉:

    “就……就这样……唔……好热……你……啊……你说谎……贝儿……贝儿不是这样的……好舒服……啊……别停……贝儿,贝儿是爱着你,一见钟情爱着你,才会,才会爱上,爱上你的,你的大,大的,如果,如果贝儿,贝儿不爱你,环爱你,是不会,不会让你的,你的大进入到我,我的小里面去的,贝儿先爱哥哥,才,会,才会将身体,身体都给了哥哥的”

    见艾瑞贝舒爽得神魂颠倒,星尘不由坏笑,又将身子更压近了艾瑞贝,而身体也开始了起来,使得自己坚硬而火热的大主动的在艾瑞贝的纤手里着,挑逗着这个美艳的少女的柔软身体,一边体会着那种美妙的感觉,星尘还不忘记一边在艾瑞贝的耳边加上了最后一击:

    “贝儿还……想不想,想不想用嘴巴再亲亲,亲的大,大呢,要是想的话,就亲一亲吧,快点亲我的大吧,将你,将你荡的一面,一面尽情的展现。”

    本来残存的防线就在理智与的交战中风雨飘摇,星尘这一句话,犹如给这边的烈火上狠狠地加了一桶油,登时艾瑞贝的理智防线彻底溃灭。星尘说的这般理直气壮、有理有据,周婷婷便理智如常之时也难以反驳,更何况是现在如焚之时?

    艾瑞贝一声娇啼,随着星尘魔手在在充满的柔拨弄,火热的滋味一地攻入小中,刺激得艾瑞贝泪水都洒了出来;艾瑞贝娇颤的身子随着星尘的动作起舞,口中的呻吟如此投入与诱人,哪还有半分矜持美貌少女的模样?比刚开始还要荡  。

    “对……啊……你……你说的对……贝儿……贝儿荡起来了……”本来还只是被星尘逼得透了口风出来,艾瑞贝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平静下来时,随着平静中的第一句语出口,那种异样的甜美的感觉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使得自己后头的话竟前仆后继地脱口而出,再也掩藏不住:

    “嗯……就是……就是那里……求求你……再大力一点……摸到贝儿死……爽到死掉。快……啊……哥哥你……唔……你说的是……哎……好舒服……贝儿就是……就是这么荡的女人……是娃不是贝儿……哎……求求你……求求你快来吧……贝儿……唔……贝儿忍不住了……你的手……摸得贝儿好爽……好舒服……贝儿要被你……被你的大,,……”

    好不容易把艾瑞贝的真心话给逼了出来,星尘岂有就此放过艾瑞贝之理?随着星尘大手挪移两声轻响,艾瑞贝一双皓腕已给扣到了浴池处,上半身登时变成了个十字形,加上不知何时已给星尘压住,艾瑞贝纵想挣扎,也只剩纤腰摇荡旋扭,不像挣扎反似艳舞妖之姿。

    “哎……哥哥……好舒服……贝儿里面……里面好空虚……求求你……贝儿好……好想要……要你占有……奸污贝儿……好想,好想哥用大,大来干翻贝儿……贝儿的小……贝儿……贝儿……已经受不了……受不了了……大哥哥……给我……再次占有我……刺穿我吧,”

    手足被制,心知星尘可能马上就要将大到她的小里面了,那平日深埋骨子里的媚浪荡,此刻已完全地冲破封锁,将艾瑞贝整个人都给占据,让平时光想都觉污口的浪话儿,此刻却自然而然地奔出口来,声声句句地表现着女子怀春的冶荡风情。周贝儿轻抬腰臀,敏感的肌肤主动地贴上星尘的,肌肤交触时的火热,让艾瑞贝的呻吟愈发娇媚响亮。

    “哥哥……给贝儿……唔……吧……贝儿要……要把一切都献给你……这么爽……贝儿…贝儿好幸福……大哥哥……你……你好历害……我……我爱死大……大哥哥了……真的爱死大哥哥了……来吧……大哥哥……贝儿的又痒了……哥哥还没有射呢……以后干我……和爱丽丝一起……来来我吧”

    “大哥哥快……干贝儿吧……不管尘……有多少女人……贝儿都爱你……给你一个人……干……给你一个人看……我想爱丽斯也一样……看得出来她很……哥哥”

    没人有请星尘自然不会拒绝,而且今天已经第三次了,分开艾瑞贝的双腿,压在艾瑞贝身上,大长驱直入的进艾瑞贝的缝中……

    “啊……大哥哥……尘哥哥……尘老公……”艾瑞贝双手搂着星尘的后背,双腿紧紧盘在星尘的上,配合着星尘的而上下……

    “噢……顶……顶到深处了……你…………死我了……啊……噢……!”

    “宝贝儿,贝儿,我的小宝贝儿,小,你的真紧啊!”

    “哦……哥哥……是你的大……啊……尘哥……喜欢我吗…………啊……”艾瑞贝表现的娇羞万分。

    “当然……嗯……喜欢啊……”星尘加快自己的速度,和撞击的深度。

    “……到……噢……里面……里面了……啊……好爽……尘哥……你……死我了…………不行了……我……我又要……来了……真的……要来了……噢…………再……我会……死的……啊…………死我了……呜呜呜……不行了……喷……喷了!来啊……了!”

    听到艾瑞贝叫到来了的时候,同样的感觉她的小紧紧的将箍住,那热流浇到星尘的上。

    “我要!”那股热流的喷射,让星尘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要射的感觉,将在艾瑞贝小里面的猛的向上一挺,一下顶到了她的里面,而这种感觉让星尘无法控制自己的嘴,不由的脱口而出。而在闯入艾瑞贝的里面后,不由的发出来……

    外面听着艾瑞贝的,荡的样子,心里未免有点酸酸的:“自己明明喜欢让尘,却在这里自慰”

    艾丽丝自慰的事星尘当然不知道如果知道他早就把少女一起干了。

    第二次精华爆发

    因为今天是艾瑞贝的破处日,星尘放肆要射艾瑞贝三炮才完事,而且艾瑞贝的没有什么痛楚,所以他不担心这好    两人休息片刻又开始大战。

    星尘的手再次抓在的她的上,没有衣服的阻隔觉的无比的柔软,手指更是在那已经逐渐涨大的上逗弄起来。

    “嗯……尘哥爱贝人……啊……嗯……贝儿也会一辈子爱哥哥的。”

    “好妹子,宝贝儿,一辈子不许你离开我!”

    星尘慢慢吻住了两片微微颤抖的红唇,风杰丰润的红唇主动啜吸着星尘,星尘轻轻挑逗着她的舌尖,将她滑腻柔软的丁香慢慢引入口中,再含住了啜吸。

    艾瑞贝乖乖地仰着星尘,温柔的任由星尘品尝。

    星尘用舌头舔过粉颈、胸脯,直到之上,开始舔着艾瑞贝的,直舔的她娇躯一阵颤抖,两颗粉红色的更是愈发坚挺了起来。

    星尘的手指头开始慢慢的伸向那片湿润的森林,开始轻轻地在艾瑞贝的的上抚摸着,引诱出她最动人的呻吟声。

    接着将手指缝中,不停地扣挖抚弄着,此时艾瑞贝的双手紧紧的抓住星尘的肩膀,呻吟之声忽起忽落,其中还夹杂着急促的呼吸声:“嗯……老公……哥哥……啊…………嗯……”

    星尘将她上身抵在墙上,将她双腿盘住他的腰肢,恣意玩弄着柔嫩敏感的,一面伸出舌尖在她的小耳朵里挑逗,艾瑞贝轻轻的娇哼喘气,两腿的力气似乎越来越弱,全身象要瘫在星尘的身上,星尘手中的牡丹花儿片刻间变的火热湿润,微微开合,星尘用力将她抱起顶在墙上。

    “贝儿,我要进来了。”说话间,已向缝中插了进去。

    “嗯……我要……嗯……我……嗯……嗯……”

    星尘吻住她的小耳朵,缓慢地起来。

    “尘哥,嗯……真好……嗯……嗯……使劲弄我……嗯哼……嗯……嗯……啊……好爽……嗯……”

    星尘听到艾瑞贝的浪吟,心中更是激荡,愈发壮大,撞击着她美妙敏感的……

    渐渐的,艾瑞贝又用那无双的声音开始呻吟起来:“老公……哥哥,嗯……我好舒服……好难过嗯……”

    只觉的艾瑞贝的体内一片灼热,柔嫩的蜜肉开始紧紧的缠着蠕动,星尘开始大力的起来。

    “嗯……尘哥……我要死了……啊……”随着一声她的嘶喊,盘在星尘腰上的双腿伸的笔直,一股热流顺着星尘的大腿流了下来。

    星尘靠在她耳边喘息道:“贝儿,你真棒!”

    艾瑞贝蜷成一团缩在星尘怀里,低低的哼着,竟似不堪星尘如此的粗暴的,星尘于是开始轻轻抽动,细细的体会。

    艾瑞贝体内收缩的变化摆动着,颤抖,生起阵阵无法名状的快感,美目半闭,好像骨浸的摇摆,不停地呻吟:“哎……哎唷……嗯……嗯唔……哎唷……哎……哎啊……唷……啊……哟……嗯嗯……啊啊……”

    星尘轻轻将她放在床上,抬起她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艾瑞贝平滑的则随她前后扭动,挤压出一条深深的皱纹,乌长的秀发则随她的扭动变得散乱。

    星尘用在她的口轻点了两下,突然间全根而没,开始用起了三浅一深,只见在她的缝中一进一出,时而整根埋入、时而半吐而出。

    “哎唷……啊……哎呀……哎唷……不……不行……痛啊……”艾瑞贝抬起,不停地随着星尘的抽动呻吟着:“哎……哎唷……嗯……嗯唔……哎唷……哎……哎啊……哟……嗯嗯……啊啊……”

    星尘一面着一面抚摸她的:“贝儿,舒服吗?”

    “啊……大哥哥……啊……舒……舒服……你……不啊……不要……啊……贝……贝儿是哥哥的……女人……好……啊……好……真好……太……太舒服了……”艾瑞贝迎合着星尘的动作,扭动着娇躯,口齿不清的呻吟着    星尘一下一下的深深,在缝中进进出出,喘息着道:“贝儿,哥哥好吗?”

    艾瑞贝发出满足的叫声:“唔……喔……好……噢……哥哥最好了……我和爱丽丝能得到哥哥的爱……是我们的福份…………”

    星尘不停的着,艾瑞贝因阵阵的舒爽兴奋的双手紧紧的缠抱住了星尘,丰盈的也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星尘的动作,口中发出模糊的声音:“嗯嗯……嗯嗯……啊啊……”享受着星尘带给她一波接一拨的快感。

    星尘听着她浪荡的叫声,于是更加卖力的着,只见猛进猛出的来回着,两片粉红色随着翻进翻出,也随着而流了出来,干了的浴室又被浸湿了一大片。

    星尘的喘息声加上艾瑞贝的呻吟声,融合成一种糜的声响,更激发了星尘的,艾瑞贝则不停的叫着:“好……舒服啊……我……死了……了……我……不行了……啊……哥哥……你……你……太厉害……啦……哎哟……好舒服……真的……不……不……行了……”

    …………

    同一时间,跟贝瑞卡一起享受着男女之乐的星尘,忽然间感到一阵如同如针刺背的感觉,一阵危机逼近的柑橘。

    于是,他停下了动作。

    “啊哈……嗯哼……啊……尘……老公怎么了……快,快点,贝儿要……!”陷入了生理欲情疯狂状态之中的贝瑞卡,扭动着那水蛇般娇柔的腰肢,嘴里发出娇媚的声音,抗议着。

    星尘一想,随即就恶狠狠地大插大干起来,猛力地用那的大棒撞击着贝瑞卡的深处的入口。

    “噢!……噢!……啊哈……啊……尘……太棒了……用力,用力……太爽……!啊——!!!”

    糜叫声和满足的脸部表情更刺激得星尘狠狠着,只见艾瑞贝媚眼如丝、娇喘不已、香汗淋淋及梦呓般呻吟,尽情享受星尘给予她的快感。

    “喔……喔……死了……我……要……真的要……不行了……了……啦……啊……尘哥……我……又要……要……出……出……出来了……要出来…………”

    艾瑞贝的身子突然绷了起来,一口咬在星尘肩上,似乎被上了个火热的肉箍,柔软的花蕊紧紧抱住了吮吸,花道中好象洪水决堤一般,似乎被一个滚烫的旋涡带往深处,然后一阵巨浪打来,剧烈的瘙痒从冲入体内。

    “噢……噢……啊哈……啊……大……太棒了……老公我不要了……不要了……已经去了…啊啊啊……好烫—”

    随着星尘的狠命努力,本已经欲情高涨,兴奋不已的贝瑞卡,很快就进入到了第三次的的巅峰,而星尘本人的第三次不再忍耐,将精华关卡松开,把男性活性生命因子的七彩统统灌入到贝瑞卡的深处,汹涌地冲进了那之内。

    贝瑞卡面色苍白,呼吸欲断,瘫软的靠在星尘怀里。

    …………

    将贝瑞卡用浴巾包裹住,抱回房间休息,星尘他却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中。

    星尘,他无疑是一个生性多疑的家伙,况且,平日里面不免看多了一些小说动漫之类的东西,于是对于什么危机感之类的感应,他通常都是比较相信。而且,刚刚经过了与一位处*女的结合,使用阴阳之力双修后,他现在的那身体素质大概相当于普通人的4倍左右,就是说连带着那些奇异什么的第六感之类的东东都增强了许多。

    不过,这个危机感,到底是什么呢?虽然,他此时还处于那个什么生存十天的任务期内,危险什么的难免会遇到……

    星尘轻轻地闭上眼睛,尝试着用那个什么第六感去感应一下,危机到底来自何方。

    “嗯    想了一下,星尘决定还是跟爱丽丝说一下,爱丽丝经过多次与他进行“双修”,好歹身体素质都远超普通人类,什么第六感之类的感应也超远普通人类,对于这些事情,她大概能够相信。即使爱丽丝感应不到什么的,星尘还是觉得,告诉她一下,至少能够让她有所警惕。

    至于贝瑞卡,她这是第一次做男女之事,还必须好好地休息一阵,星尘决定当她醒过来后,再跟她说一下。

    星尘离开贝瑞卡的房间,走在走廊上,走廊上的过道是木板制作的,星尘并未故意放晴脚步声,他一边地想着,一边踩在那木板上,发出一阵轻响。

    而在大厅上做过了自我安慰活动的爱丽丝,此刻正是一脸潮红地躺在沙发上,身上衣裳凌乱。突然,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一阵木板的轻响声,顿时就惊醒了过来。

    一抬头,一睁开眼睛,爱丽丝就看到了星尘迎面而来,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

    星尘对此只是一笑,爱丽丝此时的情况,他也看在眼里,换了是平常时候,他一定会扑上去,再跟爱丽丝好好地大战一场,将她弄得才会罢休。不过,此刻他有事情要跟爱丽丝说,也就暂且忍耐好了。

    走过去,星尘坐在沙发上,看到爱丽丝腮边额角头发凌乱,他就帮忙整理了一下,然后在爱丽丝那娇艳动人的唇上吻了吻。

    星尘一把抱住爱丽丝,说道:“爱丽丝,你有没感觉到一阵危机感?”

    “嗯?什么……?”爱丽丝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她眨了眨眼睛,略带惊讶的说道:“危机感?什么危机感?”

    于是,星尘就将事情说了出来,并且说明白,他对于这种危机感的确信。

    看到星尘那认真的模样,爱丽丝也就相信了,她望了望窗外,此刻,外边一片的漆黑,四周都显得十分的寂静。不知道是否受到星尘的影响,此时候,爱丽丝心中竟也隐隐地感到一丝的不安,或许说,是那种隐隐感觉到危机感。

    “尘……我好像也感觉到了,”爱丽丝望着星尘,脸上露出了一丝略带困惑的迟疑感觉:“你说的那种危机感。”

    接着,爱丽丝又说道:“感觉,好像很奇怪啊……”

    “嗯,虽然我感觉到了危机感,不过,除此之外,却没有什么头绪了……”星尘望了爱丽丝一眼,又将目光转向窗外,有些苦恼地说着。对于他这种生性多疑的人而言,没有什么比这种事情更烦人了,明明感到了危机感,却猜不到具体的来源于那处,是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

    大概,在此时,星尘心里十分羡慕,那些传说中的,所谓全知全能的家伙,那些名为“神”的家伙……

    当然,主神这个家伙,在星尘心里还够不上“神”的资格,虽然它的名字里面也有个神字。

    星尘想了一下,就将思绪收了回来,现在并不是想那些那么遥远的事情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应对很有可能会到来的危机。既然,只能够感觉到危机感,而没有其他的任何头绪,那么,星尘就想了,也只好尽量做好准备。

    不过,要不要尽快离开这间房屋呢?

    只是,现在并不能离开这个岛屿,那么,在这个岛屿上,也并没有多少地方可以躲藏的。一旦离开这间房屋,找到另外的房屋躲起来?还是到其他的地方躲藏呢?

    但是,事情大概没有那么顺利吧,不说什么小说主角定律之类的虚无东西,就是计算主神的反应,它也不会让我顺利地躲过这次的危机吧……

    苦恼啊,苦恼啊……

    星尘想着,不由地抓了抓头发,露出了一丝的苦笑。

    那么,还是只能够尽量积极地面对了,真麻烦啊……

    于是,星尘就跟爱丽丝开始整理装备武器,途中,贝瑞卡醒了,接着,三人就一起行动  。

    很快,三人就准备好了。

    在房屋内,三人坐在沙发上,做着商议。

    “我猜测,这次的危机大概还是离不开‘人’与‘天’,也就是人类敌人与病毒变异生物,以及特大天灾这两方面……”星尘将所想到了观点说了出来,“当然,我想,特大天灾方面的危机,这个可能性比较小,因为我现在身处于这么一个说什么都不算小的岛屿上,受到天灾伤害的可能性太小了。”

    爱丽丝与贝瑞卡听了,想了一下,也觉得对,都点了点头。

    “那么,就是人类敌人或者病毒变异生物了,难道又是那些该死的病毒变异生物……!?”

    “另外,那危机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从哪里出现,然后到来……”

    零时,第七天。

    夜色之下,七道的身影来到了距离星尘他们所在一千多米远处的一座房屋里。

    “队长,目标并未移动……”

    “继续监测。”

    听到部下费伦的汇报,墨镜男望向了窗外,在视野里,有着一座座的房屋以及餐馆等建筑物,而星尘他们所在的那间白色房屋,却被一些建筑物阻挡住了,在这个位置可是不看不见。不过,墨镜男还是一直地望向想了那个方向。这一次他接到的任务,就是要将那三个人类幸存者抓获,或者杀死。他知道,事实那几个老家伙,尤其是那个疯子,应该是比较想要将他们抓获。

    看着窗外的夜色,墨镜男嘴边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

    想着,墨镜男察觉到时间过得差不多,又向一直在看着探测器的部下问一下情况。

    …………

    “危机感,似乎又变强了一些……”星尘若有所思地说着。这种讨厌的危机感在加强,那么,就说明了危机即将来临,只是,其中,却又参杂了一些奇怪的感觉,而这点却又让他想不明白为何。而一旁听到星尘所说的话,贝瑞卡并不能感觉得到,而跟星尘经过了多次结合的爱丽丝,则是感觉得更加地清楚了一些。

    爱丽丝努力地辨别了一下方向,她感觉到,似乎北边不远处的位置,感觉最为强烈。

    “在北边不远处……?”爱丽丝知道星尘比她感觉得要更加清楚。

    星尘说道:“嗯,大约一千米多了一些的距离吧,好一段时间都没动了……从情况看来,活人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直觉下,星尘如此地猜测着。当然,他一想到自身那近乎普通人类4倍的身体素质,心里基本上就是那么样确定了。

    “这样吗……”如果是其他人,或者是感觉星尘说的话有些匪夷所思,只是,作为多日来与星尘结合了许多次的爱丽丝,这时候并不会怀疑了星尘的“猜想”了。

    至于贝瑞卡,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说出什么怀疑之类的说话。

    “不过,要怎么办呢?”爱丽丝自然地望向了星尘,这名已经将她的身心都夺去的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不由地就想要依靠他。

    看了看爱丽丝,星尘想了一下,说道:“正面攻击,或者,藏起来,做埋伏……不过,从情况上来看,对方似乎一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了,甚至说,他们或许有什么能够确定到我们位置的东西。”星尘的最后一句话,却是猜中了事实。

    接着,三人对视了一眼,这一瞬间似乎有了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最后,由着星尘总结说道:“既然避不开了,那么,就只有主动去面对了。”

    于是,星尘与爱丽丝二女竟然一起向着墨镜男他们所在的方向前行。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