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动漫美女后宫 > 第132章:未婚妻

章节目录 第132章:未婚妻

    俗话说:快活不知时日过。(万书网 www/wan sHu.nEt)

    星尘就是一个很好的写照,陷入众女的柔情之中,眨眼间时间就到了八月底,而他们一众人因为新学期就将来临的关系,必须回去了。不过,在回去前必须有一个问题要解决的,那就是加耶的去留问题了。怎么说,加耶现在都是星尘的女人了,只留她一个人在这里,说什么也不行吧。

    当然,因为这个世界还没有彻底光明正大的后宫化,其中的实际原因,星尘并不敢告诉凛子,只是说因为加耶心里极度不舍得绯鞠,而大概猜到原因的伪静水久以及红茶精灵莉兹也颇为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祖屋,绯鞠所住房间里。

    “加耶,将这里有价值的秘籍、刀剑都搬过去吧,如此,汝就能住在少主家中了。”绯鞠直接的提议道。

    对此,加耶因为对这里祖屋有些不舍,犹豫了一下,她不由的望向了星尘,一个在她的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存在,她的男人。

    “加耶,跟我一起吧住吧。”在这个时刻,星尘也明白到自己的态度一定要坚决。

    听到星尘的话,加耶似乎很高兴,脸上露出了充满喜悦的纯真表情,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那么我就搬过去吧。”

    于此,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件就圆满解决了。至于说凛子,虽然有点在意,但是并不知道真实情况,也只不过稍微的吃点小醋罢了。接着,因为就要开学的缘故,他们当天一起将东西收拾好,交给了托运公司,随即就坐着特快列车回去了。

    一路上平静无事。

    之后,就到了新学期,开学,接下来至于已经成为星尘女人的静水久,又跟那些妖怪朋友们做了一番详谈的事情,就不提了。

    过了一段时间的平静日子,某天,当绯鞠像平日里那样相约他一起回去的时候,星尘忽然间醒悟起一件应该在最近这一段时间要发生的事情。

    然而,就在此时,他发觉到绯鞠脸上的愉快表情转变了,她一脸严肃地停下了脚步,紫红色的眼睛盯着前方,透着一丝的凌厉。

    果然吗?

    星尘心有所悟,随着绯鞠的视线看过去,在远处的一盏街灯上,一位披着银灰色长发,身穿歌特装,身材与绯鞠相比也不相上下的少女,以一种戏谑的表情看着绯鞠。这时候,星尘心中不由地一动,因为,眼前的美丽少女,一定就是神宫寺玖惠澄,也就是“自己”的未婚妻。

    与绯鞠针锋相对地对视了片刻,银灰长发的少女将视线正式转向了星尘,她的神情也由盯着绯鞠时戏谑转变为期待  。

    虽然想要先一步向少女打招呼,但是顾及到身边的绯鞠,他还是打算先沉默好了。看过原著漫画的星尘,可是对此一清二楚,虽然绯鞠可以容忍,或者说并不在意他这位少主拥有着众多女人,但是因为她与玖惠澄在儿时发生过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绯鞠很不喜欢玖惠澄。

    “阿尘,怎么这样一副表情,难道见到我这位未婚妻,你不感到高兴吗?”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想去气一气星尘身旁的绯鞠,玖惠澄脚下一踏,在避过了绯鞠的故意拦截后,瞬间来到了星尘的面前,以极为亲密的贴身动作,双手揽着他的颈脖说着。

    感受到玖惠澄那美妙的丰满身材,望着眼前的美丽容颜,再意识到对方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星尘心头不禁有些恍惚。

    “玖惠澄……”

    “少主!”绯鞠忽然的一声大喊将星尘惊醒过来,“汝!该死的女人,快点离开少主!”

    “哼!”怀中的玖惠澄不满地回瞪了一眼不远处正一脸咬牙切齿地视着她的绯鞠。“你这只肮脏的死猫,果然就是阻挠着我最大敌人。”说着,她又转过视线,一脸温柔的望着星尘,说道:“阿尘,既然我回来了,那么以后就能够一直跟你在一起,你的身边可不能有那些恶心的妖怪们待着……”

    另一边,似乎是因为受到了玖惠澄意有所指的辱骂,又或者是看不过她对于星尘的亲密,绯鞠忍不住向着玖惠澄冲过来。

    “嘿!一只小猫也敢反抗人类吗?”玖惠澄带着星尘一起,轻跃避开了绯鞠针对她而划过的刀锋,不过她还是不甘示弱的,以轻蔑的话语回敬着绯鞠:“我可是与阿尘有着婚约的人,我将会成为他的妻子,星家的女主人,你这只因为星家仁慈而得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卑贱小猫,竟敢违抗女主人?有自觉的话,就自裁吧,如此一来,或许我和阿尘就会原谅你的无礼。”

    看着对绯鞠一脸轻蔑表情的玖惠澄,以及远处满脸愤怒的绯鞠,眼见她们这样一副就快要大打出手的模样,星尘心感不妙,于是就立即出声制止道。

    “住手,你们两个!”

    “阿尘?”

    “少主。”

    轻轻地挣脱了玖惠澄的紧抱,望着场上的两女,星尘以一副无奈的神情说道:“唉,你们两个,怎么一见面就这样了……”

    “少主,吾是少主的守护之刃,阻挡一些危险的人物靠近汝。”

    “哼,阿尘,既然我这个未婚妻回来了,那么就不需要那只所谓的‘守护之刃’了,满身野猫腥臭的污秽东西可不能在阿尘你的身边。”

    “你们……!”

    虽然早有所料,但是星尘此时此刻才真正意识到绯鞠与玖惠澄之间的矛盾有多深。

    或许,今天还是先避一避好了,星尘如此地想着。

    最终,星尘只好向玖惠澄问明了所住之地,并许下了日后再亲自去找她商谈的承诺,然后带着有些怨气的绯鞠离开了。

    当夜,于星尘的房间里。

    绯鞠提前来到了星尘的房间,她把主动把双腿张开,星尘的手伸进绯鞠的,用手指在她的缝搓揉着,手指很快就沾满绯鞠的了。

    绯鞠拉过星尘,解开他的裤子,绯鞠蹲在他双腿之间含着星尘的舔舐起来。“嗯……嗯……”绯鞠一边含着星尘的,一边诱惑的轻哼着。

    绯鞠把含了进去后,用嘴来回的着,口中还不时发出嗯嗯的满足声音。

    星尘手扶着她的头,在她秀发上轻轻的抚摸着。

    绯鞠爱不释手的对着星尘的又含又舔,星尘的手从她的头上滑下,隔着她的衣服揉捏着她的    星尘边将她的浅绿色的小脱掉,抬起她的左腿。“少主……你想站着干我嘛?”

    “是啊!来,猫咪,抱紧我!”星尘弯下腰来配合绯鞠的身高,握着抵住绯鞠的。“滋……”一挺,顶进去了一半。

    “啊……少主……不行……还没……插不到里面……嗯……好辛苦唷!”星尘索性将绯鞠的右腿也抬起来,让她背靠着墙双脚腾空。“滋……”已经全部进去了,星尘随即开始着。“啊……这姿势……好……少主好棒……吾的……小好爽……干吾……嗯……嗯……”绯鞠双手环抱着星尘的颈子低声。

    星尘双手托着她上下颠簸,用力着,撞击着她的。

    “啊!啊!少爷……你真会干…………啊……好刺激……哼……嗯……”绯鞠的叫声愈来愈大,还好这里隔音非常的好,要不然不是楼层都听到了吗?

    星尘抱着绯鞠的双脚让她靠在墙上,她身上的衣服早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连胸罩都解开了。

    而星尘的头刚好又在她的上,张嘴含着她又吸又吮又咬的,插在小里的大也不断的着。

    “哎唷!少主……吾!快……用力的……啊…………对……对……啊!好舒服……啊……真爽死吾了!啊……吾……”绯鞠是那种非常敏感的女人,她很容易达到,小里的一张一合,也一夹一夹的夹着星尘的,不断的往外流。

    星尘看见绯鞠满脸浪的样儿,荡的叫声,还有大被口咬吮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劲。

    星尘抱着绯鞠坐在马桶上,绯鞠摆动腰,一上一下的着大,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这种主动的快感,星尘也顺着绯鞠的腰而摆动,上下的配合绯鞠的。

    “喔……真舒服……嗯……啊……吾受不了…………好棒嗯……嗯…………好舒服……嗯……啊哎呀……爽死吾了……”渐渐的,绯鞠双手环抱着星尘的颈子,开始疯狂的用小上下着,她那丰满也因她的激烈运动而不停的上下晃动着。

    星尘的双手也开始搓揉着绯鞠的及。

    绯鞠喘息的问:“

    少主,汝……这样的……在玩过几个女人了?……哦……”

    星尘嘿嘿一笑说:“你问这个干吗?专心点好不好?!”

    “吾没有……别的意思,吾只是想问问,咱们家的女人里,指你玩过的,谁最厉害!”

    在她上拍了一下说:“当然是我的宝贝猫咪你,你最厉害!”

    “少主就哄我!”绯鞠听星尘这么说,也知道问不出所以然来,就不在问了,更加疯狂的用小着大。“嗯……嗯……大……把……把吾塞的好……好满……好满……啊…………喔…………吾不行了……喔……喔……嗯…………啊……”在绯鞠的声中,一股滚烫的淋在星尘的上,但是她并没有因为后而让她的离开大,反而以缓慢的速度继续的着……

    或许因为激烈过度吧!绯鞠紧紧抱着星尘,疯狂的亲吻着他的耳朵、脖子及嘴唇。

    以前绯鞠从不曾这样狂野中,星尘不明白绯鞠为什么这般的野性。

    绯鞠的流得好多,星尘的大腿都沾满了。

    绯鞠主动把双腿掀开,坐在星尘上“嚓”的一声全进入了。

    “喔……大……好……吾…………使劲啊……渴死吾了…………啊……让吾的……爽死吧……”星尘开始着,既然知道绯鞠主动一次,就不在容情,从一开始就狠狠的插,让能撞击到绯鞠的颈。“少主哥哥……汝的好大,弄得吾的下面……嗯……好爽……喔……喔……插……再用力的插……吾……哎……真爽…………”绯鞠犹如春情窜动的一只母猫,时刻也关不住春情荡漾,她需要星尘的滋润,她渴求兽性之本能。

    星尘心里想着,今天不让绯鞠爽死的话,她不会放过自己的  。

    于是,星尘的一只手搓揉绯鞠的,另一只手则绯鞠的里抽动着。“啊……少主……好爽…………少主老公……汝的……吾好爽……吾……啊……吾……爽死……爽死了………………爽死了……啊……爽死……吾了……”大概真的是太久没干了,绯鞠很快的就泄了,她的小流出大量的,顺着她的大腿流下去。“啊……真过瘾…………啊……哎哟……大顶得都颤了………………啊……”星尘站起身,容她喘息了一阵子,然后托住绯鞠的一条腿,绯鞠则是用双双手环抱着星尘,又开始另一轮的……

    “……啊哈……啊啊……哈啊……哈啊……!”[光滑]着身体的绯鞠骑在星尘的身上,以狂野的姿态不断的扭动着腰肢,就像是发泄着什么。

    今夜里的绯鞠,为何如此,星尘自然是明白,不过他这时候也不可能马上就说什么,绯鞠或许嘴上答应,但是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的。现在,他只好先好好地让绯鞠发泄一番,让她满足吧。于是,星尘也全力地回应着绯鞠那充满着野性的动作,不断的冲刺着,同时尽力地刺激着她身上的敏感之处,让强烈的快感充满对方的全身。

    每次的顶击都直状,溅起春泉无数……

    绯鞠的喘息之声也比得先前更响了许多,这次更是叫着:“少主,再深些!啊……再快些!……啊……使劲吾…………想死吾了…………啊……吾要死了!啊!……少主死吾了…………啊……吾爱死少主了……离不开少主……!”

    在绯鞠的鼓舞下,星尘拼命地快迅臀部,做着机械运动,更是推动在绯鞠的中飞速地做着活塞运动……

    汗水渐渐地淋漓了,就算是身为猫妖的绯鞠,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高强度的疯狂后,多次的过后,也会感到些累了,不过她依然咬牙坚持着。

    “绯鞠。”看着这样的绯鞠,星尘爱怜抚上了她的脸庞,露出了自责的神情,“对不起,让你受到委屈了。”

    “……少主。”

    看见星尘略带悲伤的模样,绯鞠停下了那纯粹发泄的动作,趴伏在星尘的身上,将脑袋依偎在他的胸膛。

    星尘轻轻地抱住绯鞠美丽的身子,感受着她的体温,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他有些感动。

    “吾知道的。”绯鞠忽然说道:“少主一直都很喜欢美丽的女子。”

    “绯鞠……”

    “不过,吾作为少主的守护之刃……”绯鞠微仰着脑袋望着星尘的脑侧方向,小嘴里吐着一丝丝甘甜的气息,“少主的意志就是吾的使命。只是,唯独神宫寺玖惠澄,吾……”此时,星尘看到了一向坚强的猫妖绯鞠,那紫红色的妖艳的漂亮双眸边缘,透着一丝泪水的亮光。

    虽然星尘算得上一个很贪心,很花的男人,但是他确实最喜欢绯鞠了,此时绯鞠的软弱模样,让他感到心疼。

    紧抱着绯鞠,温柔的抚摸着她那亮丽柔顺的黑色长发,星尘心里有一种的冲动,脱口说道:“绯鞠,我……”

    不过,话语被怀中的绯鞠打断了,纤细雪白的手指轻轻地按住了他的嘴唇。接着,绯鞠又说道:“既然吾作为少主的守护之刃,那么就要维护少主的意志……真是的,吾竟然差点忘记这句话的真义。”

    “少主。”绯鞠抬起上身,在空气中展现出了美好的曲线,眼神中充满了认真的神情说道:“无需顾忌,少主心中所想,就是吾之所愿!”

    这一刻,星尘忽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只不过是一个幸运的,实际上非常糟糕的家伙而已啊……

    就在星尘又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

    一瞬间就从伤感中与思想的束缚中超脱出来,绯鞠恢复了平日里的摸样,身为使用着名刀安纲斩杀妖怪的猫妖,身为他的守护之刃,那姿态威风凛然的模样。

    绯鞠带着愉快的微笑,趴在星尘的胸膛上,带着一种暧昧的语气说道:“少主,汝下面的还没有泄出来呢,快点吧,再干我一次?”

    “呃……?绯鞠?”星尘被绯鞠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有些愕然了,脑袋里有点转不过弯了    绯鞠一边撒着娇,一边扭动着身子,手在星尘的身上游动着,特别是星尘的臀部,都影的手指探到了他的,轻轻地抚弄,另一只手却又到了星尘的根部的卵袋上,玩弄起那两颗蛋来,嘴则在星尘脖、胸上轻轻地吻着,用舌头舔着。

    星尘见绯鞠这般模样,不由笑道:“绯鞠,看来真是把你饿到了,对不起,老公我今天一定来满足我的宝贝。”

    绯鞠的动作仍在继续着,而她的腔内的吸力也增强了,一下比一下有力,越来越快。

    在绯鞠的举动之下,星尘本来半硬的又渐渐成长起来,在都影的腔中越长越大,而越大便越感到那壁对我的压力,越可感到无穷的乐趣,而他也越来越是兴奋,呼吸也渐粗重了起来。

    绯鞠也感到了的坚挺,一翻身,硬是将星尘再次压到了身下。

    她双手撑在星尘身体的两旁,微微俯下上身,刚好使她的能触到星尘的身体,她的上身便一下一下地动了起来,将在星尘的胸上来回的滑动,她的臀部却又不动,小仍将紧紧包裹着。

    星尘的情趣完全被绯鞠调动起来了,时时抬起头来,用嘴去含绯鞠的,每次都影却都娇笑着躲开,让星尘无功而返,但每次却又更激发星尘的兴奋。

    一只手停在绯鞠的腰与臀部,只用手指与她的肌肤接触,轻轻地来回移动,每次都可感到都影的肌肤的收紧,还不时去玩弄绯鞠的,另一只手则去玩绯鞠的,轻轻捉住她的,轻轻地捻、捏、夹、拉……弄得绯鞠欲罢不能,口中渐渐出了呻吟声。

    而星尘的在都影的中虽仍未到最强硬度,却也有足够的硬度可以在绯鞠的腔内轻轻地抽动。

    绯鞠也很配合,将臀部不住地提起、放落,配合星尘臀部的运动,使得他的能在她的腔中自由而轻松地进出。

    插了几下,的程度便到了极限,因而星尘的动作也变猛变快了,都影也随着他的幅度加快了动作,口中的呻吟也加高了。

    星尘一下翻了过来,将绯鞠又压在了身下,却已经到了床边,顺势下了床,站立在床边,微微站成马步,将绯鞠的双脚抓起来,放到唇边舔舐着,大快速的在都影的缝中起来……

    “啊……哼…………啊……少主哥哥……大少主……嗯………………真棒……啊……”

    绯鞠的呻吟越来越响,一只手不住地粗暴地玩弄着自已的酥胸,另一只手则到了不住地抚弄她自己的……

    星尘将她十根脚趾吸吮个遍,就将绯鞠的双腿架在肩上,上身则朝绯鞠的方向俯下,这一下,绯鞠便成了虾米状,而星尘的在她中的进出却更方便了,而且每次都要到达最深处,绯鞠也更是乐得跟星尘配合,忍住呼吸的不便,享受更为巨大的快感。

    一会儿,绯鞠便用自己的双手将腿抱住,而星尘却腾出手来,到了绯鞠的酥胸之上玩弄起她的来。

    绯鞠叫喘着粗气,不住地喊:“……吾要死了!再快些,再快些!啊……少主,汝死吾了!…………哎哟……啊……”

    在绯鞠的一再催促之下,星尘拼尽全力,不住加快顶的动作,以满足绯鞠的要求。

    直到绯鞠再一次痉挛时,搂紧星尘不让他动,星尘感受到她冲刷着自己的。

    良久,绯鞠的搂抱渐渐松懈,星尘把抽出来,顶进她的中,绯鞠“哦”的一声,挺了起来,腾在半空中,任星尘粗大的在她中……

    星尘又了几十下,一阵痉挛之中射出了,躺倒在绯鞠身边,回味方才的快感。

    绯鞠抓住星尘的静静地舔舐着上面残留的,眼睛不时的看着星尘,流露出无比的爱意。

    星尘的意识渐渐迷糊了,也不直到绯鞠跟她说着什么,随口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她,香甜地睡去,在梦中继续享受无穷的乐趣。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