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动漫美女后宫 > 第no26章:强暴的欲望

章节目录 第no26章:强暴的欲望

    “喔,好剧烈的心跳哦!”

    “啊啦!穿着职业装时不太明显,其实你还是很有料的嘛!”感受着掌中的柔软和某逐渐变硬的小葡萄,星尘心情愉悦。(万书网 www.wanshu.net)

    “唔……!”菖蒲的牙缝间憋出一声沉闷的娇吟。

    催!!情光环对任何没有加持精神防御型法术的有性繁殖生物都有很强的刺激,即使意志不屈,身体还是会变得“相当老实”。

    (天外音:好像h动画喵!揉脸揉脸……)

    “呼呼,这种玩法我可舍不得用在秋和黄泉身上呢!”星尘嘀咕着。

    “黄泉?是你把杀生石给她的吗  !”

    星尘直接无视她的问话,左手下移,攀上女人右胸的柔腻,接着双手一起用力……

    绸缎般娇滑的雪肌玉肤,象羊脂白玉般晶莹洁白柔软细滑又如丝帛,使菖蒲具有一种只有才有的气质,更有一个未经风月情的处!!女所独有的梦幻般的神韵,和那勾魂夺魄而又深情款款的乌黑的美眸,望你一眼就令你神魂颠倒,魂销色授,恨不得立即与这位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尤!物春风一度。

    托着菖蒲覆在制服下的饱满,星尘享受着掌心中那充满弹性但却软嫩不已的丰腴,肆意抓揉抚弄,将两团雪白凝乳揉成了各种形状。

    “不要啊!”

    星尘的两指拧住突起而顶在衣料下的一阵摩挲,“樱桃像小石子似的硬起,菖蒲。你的小嘴里嚷着不要,可你的身体却老实地告诉我,你也渴望我弄你,你的身子说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喜欢我这样玩弄你……”

    “菖蒲虽知此事难免,心里纵不愿也已有了几分准备,(有催!情光环必须的)可却没想到星尘的手段竟如此急切,一个恶虎扑羊便将她扑倒,痛得菖蒲闷哼一声。可星尘还不肯收手,双手一阵大抓大撕,裂帛声混着菖蒲羞怒的尖叫,制服转眼间变成一身白裳已变成了雪花片片。才刚将菖蒲身上最后一丝屏障撕去,星尘双手一伸,捏住了她的皓腕,令她再也遮掩不住胸前,放眼打量。

    “不……不要……不要看……唔……求求你……别……别这样……”

    没想到星尘竟如此粗暴,菖蒲甚至没来得及挣扎,已在男人的手下被剥得光溜!溜,连手都给他压住了,想遮掩都没办法。

    两朵的美挺就在男人眼下活泼地弹跳着,两点早被体内火胀得饱挺,虽说已是一丝不挂,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带出的微寒风却一点没法冷却她的。菖蒲口干舌躁,只能勉力叫喊求饶,纤腰不住扭动挣扎,却不知手足被禁之下,仅靠纤腰扭时,那模样在男人看来愈添冶,尤其更随着腰部狂扭而弹跳不休,令人为之动情,“饶了我……啊…可恶…男人…………”

    星尘一把将菖蒲小姐拉到怀中,双手在她胸部乱摸起来。菖蒲与星尘两人勉强如胶似漆地缠绵,又狂吻。星尘狂地拿开了菖蒲玉体上被撕碎的上衣,露出雪白一片,只见一对白白的嫩挺翘立,又大又圆,诱人无比,好美。星尘一口将搽满脂粉口红的含在嘴中。菖蒲的一被含住,一股麻痒痒的感觉立时从身体中产生,惧怕之中隐隐传来一丝舒服的感觉。星尘捞起菖蒲的裙子,一下捞到腰际,隔着摸到菖蒲的上,只觉鼓鼓一片,软软的,弹性十足。

    星尘的手指伸进套裙中,勾起摸到了,轻轻分开,抵近了口,进边上轻轻按着,没二三下,口已是湿湿的了。

    星尘急得伸出手指直接插了进入“啊!轻一点,慢一点,有声音啊。”菖蒲面对现实双手搂住星尘的脖子,尽量把向前挺,方便,头往后仰,一头秀发披散下来,凤眼紧闭,口中轻轻哼哼不已。一下一下往里插,每下都插到尽根再慢慢抽出。

    菖蒲疼痛并快乐着,口中发出拼命压抑的呻吟声。

    “哎呀哎呀!不要继续痛苦地忍耐了哟!”星尘的右手滑到菖蒲的神秘花园处,轻轻蚀去那湿透了的黑色小三角,开始用手再次指试探着深入……

    接着把菖蒲按在地上,提着她的双腿分开,立在桌边,挺着硬硬的龙根就往她大腿根送。

    “啊!”菖蒲痛翻白眼的叫一声,就知道她还是鲜血从口流了出来。

    星尘没理睬两个手指分开,龙根再往里一送,立时进去一截。

    心里的欲火不住地往上窜,慢慢地手就松了,星尘用力一扯,连裙拉了下来,露出一双修长黄嫩的腿,大腿根处黑亮的密密盖着,煞是可爱。

    星尘身体猛地往前一冲,以极快的迅速到底。

    “好痛,啊,你无耻!”一手在菖蒲高耸的上尽情的抚摸着,有节奏地,粗大的龙根在中时快时慢地进出,开始时只觉里面又紧又涩,了二三十下后,里开始湿润起来,随着星尘的,时松时紧,一放一张,往业迎凑,越来越爽利,里面好紧好爽。

    星尘开始加快的速度,菖蒲只觉一种快感慢慢弥漫全身,只觉又痒又爽,只盼用力再  。但是她一直没有出声,于是不由自主地将双腿圈在星尘的腰部,越圈越紧,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口中哼哼作响。

    “爽了是吧!我干得你爽不爽。臭!”星尘一下快过一下的大力着,撞得菖蒲的下部作响。淑惠小姐媚眼如花地看着我,身体却在下面扭动起来,配合星尘的。

    星尘当然爽了,得更快了。

    “啊!啊!啊!我受不了。”菖蒲终于叫出了声,真是天生媚样,一阵后,就不已。把星尘刺激得欲火如焚,一阵后一泄如注。“爽不爽”。星尘压在菖蒲娇艳的上,口里气喘吁吁,双手却贪梦地在她全身游走,摸臀弄乳,好不得意

    两人干了一阵,欲火越来越旺,星尘得越来越快,声清晰可闻菖蒲已进入忘我状态,口中呀呀作声,挺得更厉害了。星尘从后面。伏在菖蒲身上,双手捞着她的两个揉搓,奋力,粗大的龙根菖蒲白嫩的处频频,随着龙根的,一点点顺着菖蒲的大腿往下流。

    “哥……你啊,我爽……死了……你好厉害。”菖蒲不停地扭动细细的腰身,前后,星尘在她的声中越干越猛,一下比一下插得快,不一会儿,觉得快感快来了,于是双手弃了菖蒲的,扶着她的,全力起来,进行最后的冲刺菖蒲被干得浪翻了天,叫不已

    此时娇艳绝伦的菖蒲被干到,里玉女一泄再泄,神情诱人的美女菖蒲雪白粉嫩凹凸娇躯被我紧压着,一对让所有人羡慕的修长美腿正从星尘腰间松开张成大字,白玉般纤长光滑玉趾蠕曲紧紧的,淑惠小姐粉嫩仍不停吞噬着我那杀气腾腾龙根,似乎意犹未尽一下一下顶入又抽出,菖蒲两片娇嫩一再被翻开又合起来,也带出一乳白透明蜜汁,从她大腿内侧到地毯上遗下大滩亮晶晶蜜液既香艳又刺激……此时仙女般的菖蒲己气若犹丝,张着迷人的柔唇,轻喘娇啼吐气如兰,星尘将自己的嘴印上了她柔软滑腻的唇,吸住她口内滑嫩的香舌,“哇!啜着她口中的甜美的香津蜜液”星尘贪婪的全部吞了下去。

    “嗯?”在敌人的手指下“去了一次”,菖蒲的心理防线已经支离破碎,星尘正要实弹演习时,却感应到有许多人接近此处。

    “啧,是接应的后续部队吗?”星尘皱起眉头“好事”被打断的愤怒,你们这些杂鱼就好好领会下吧!

    星尘帮菖蒲穿好衣服,所谓的“杂鱼”,也就是环境省的低级部队装备着特殊护目镜才能看见恶灵的普通军人们端着各种枪械,纷至沓来。

    “哼……”星尘不屑地冷哼一声,转过身来,“打扰我‘用餐’(同理,这么说比较帅xd)可是很重的罪呢!”

    星尘身后有两个“人质”的存在,龙套们虽然瞄准着星尘,却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呈半圆阵形慢慢围拢。

    “愚昧的东西……”星尘展开优美的彩翼,唬了杂鱼们一跳,“祭池圣狱!”

    “不要管我,开枪!”从余韵中回过神来的菖蒲声嘶力竭地狂吼,但为时已晚。

    随着星尘虚抬双手,龙套部队脚底那坚实的地面转眼间变成巨大而恐怖的血池,沸腾着吞没了这些不幸的灵魂。

    “不……”菖蒲无力地低语。

    惨烈的悲鸣并没持续几秒,腐蚀力强悍绝伦的血池迅速扼杀了最后半声凄厉的哀嚎,只有几发绝望中手抖的流弹碰擦过星尘默发的黑暗护盾。

    “呼……”星尘脸色微白地轻吐一气,瞧着双手自言自语着,“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亲手杀‘人’哪……呵呵,我真是个不称职的拯救者呢……”

    收翼转身,星尘的表情回到邪恶笑(在菖蒲看来,星尘自认为是潇洒的浅笑)的样子:“好了,障碍清除完毕,我们继续。”

    虽然原著神宫寺菖蒲并不是第一次(说起来,她那张照片上的男人到底是死掉的前男友还是弟弟?我没看过官方资料,索性设定成男友;即使是弟弟吧,她这个年纪还没“哔”过实在不太可能……管他的改剧才是正确的,所以她还是个)因此,心慌、羞愤、痛苦、愉悦……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菖蒲的那里反而变得像少女一样紧缩起来(以上纯属妄想yy,若与事实不符望各位看官一笑了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和谐分割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割

    星尘看到菖蒲那张美绝艳绝的瓜子脸侧到一边,如扇的睫毛上下颤动,那令人做梦的媚眼紧闭着,挺直的鼻端喷着热气,柔腻优美的口中呢喃叫着。放开我……呃……放开……呃哎……唔……

    星尘悄悄手扶着一柱擎天的大贴近她的,她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已经无力的分张。星尘把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触碰到她细嫩的花瓣,在花瓣的颤抖中,大趁着她中流出的又滑又腻的蜜汁液,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已经感受到肿胀的大被一层柔嫩的紧蜜的包夹住,中似乎还有一股莫名的吸力,收缩吸吮着大上的肉。

    星尘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浪,将那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触碰到她已经油滑湿润的花瓣,的顺着那两片嫩红的花瓣缝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莹浓稠的蜜汁由粉艳鲜红的中溢出,大就在这时趁着又滑又腻的蜜汁液,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感觉上那肿胀的大被一层柔嫩的紧密的包夹住。

    艳绝天人的菖蒲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媚眼此时半瞇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星尘的脸上。星尘那颗本已悸动如鼓的心被她的之弦抽打得血脉贲张,充血盈满,胀成紫红色的大将她那阴埠贲起处的浓密黑丛中充满蜜汁的粉嫩花瓣撑得油光水亮。

    强烈的刺激使她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吮着上的,敏感的棱线被她粉嫩的花瓣轻咬扣夹,加上的大腿紧压着她雪白如凝脂的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舒爽得令星尘汗毛孔齐开。

    星尘开始轻轻,大在她的玉女幽径口进出研磨着,的棱沟刮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带出了一乳白色透明香甜蜜汁,湿透了她内侧和蜷曲的,阵阵女人体香扑鼻,把星尘的提升到高峯。她开始细巧的呻吟,如梦般的媚眼半睁半闭间水光晶莹。这时我感受到她玉女不到一寸的大突然被她的紧缩包夹,被她深处流出的一股热流浸得暖呼呼柔腻腻的,使得她俩的交接处更加湿滑,星尘将臀部轻顶,大又深入了几分,清晰的感觉到已经被一层箍住爽死了。

    如此佳人,百年难逢,我心想一定要好好的享用,挑逗到她要求自己戮她小方显出高手能干的天赋,星尘并不急于突入她的幽径,用双手捧起那完美无瑕的玉足,一阵阵特有的处子幽香扑鼻而至,令星尘本来就大的大涨,我一面用嘴含着每根白玉般纤纤玉趾又舔又舐,另一方面仔细轻柔的抚摸了起来。菖蒲紧绷的心情,在星尘巧妙的抚弄下,竟然满脸绯红羞不可仰,因为从来无人如此彻底吻她玉趾。

    随之而起的是丝丝缕缕,若有似无的浪漫情怀和浑身发烫的欲火铺天盖地掩向她。星尘露出洁白如女人的胸膛,将貂菖蒲的玉足,抵在胸膛上缓缓的磨蹭,像是告诉这位美艳尤物,妳的美腿堪称世间极品啊!搔在菖蒲柔嫩的脚底,痒兮兮、麻趐趐地;被染红了俏脸的美女羞赧的闭上双眼,心想:这个人怎么这样……

    星尘一手握着菖蒲雪白诱人的玉足,一手顺着她圆滑的小腿,缓缓游移至她丰盈柔嫩的大腿,同时,我紫红色的大并未停止进攻菖蒲的娇嫩,借着她春情泛滥蜜汁涌出越多之际大又顺利艰辛地滑进深入几分。菖蒲又是一阵娇啼:“啊……唔……了……不要……好舒服”香喷喷美臀不停的抖动迎合星尘的奸。

    星尘知道这位天仙下凡般的美女已逐渐随自己的挑逗起舞,便来回继续抚摸和湿吻菖蒲美腿每吋香肤,又径自向前或后,当抚至臀腿交界那块隆起的多肉地带,星尘改抚为捏,大力的搓揉了起来。菖蒲肌肤滑腻绵软,柔中带轫,越摸越入迷,动作也愈益细致菖蒲正所谓从未入花丛,如此享受舒服之下,竟有不知身在何处之感。

    从美女群中磨练出的爱抚技巧,既实用又煽情,菖蒲身体益发的敏锐高亢。此时星尘将她的右脚,架上了肩膀,手掌一伸,盖住了她娇嫩的。温热的手掌,有如热火融冰一般,菖蒲幽密的溪谷,立时泛起了阵阵的春潮。

    星尘灵巧的大拇指,拨草寻蛇的按住她膨胀得硬如的细嫩,我轻柔的抚弄,间歇性的按压;大在层层粉嫩娇肉紧箍下深入又抽出,乳白色透明蜜汁又是一下子被带出一大滩,美如仙子的菖蒲无穷无尽的性饥渴彻底的被挑了起来。

    剎时间,她只觉极端的胀满充实,又有虫行蚁爬般的搔痒,钻心撕肺的直往体内漫延    看来己掌握到压在身下这位娇艳美人的痒处,星尘继续轻轻揉弄着她花瓣上方已经膨胀得硬如的细嫩,受此致命的挑逗触摸,她与自己蜜实相贴的立即反射性的开始抽搐。

    “呃……呃……好舒服……用力……呃……吻我……奸我啊……”菖蒲的纤嫩手指死命的抓着星尘轻揉她的手指,却移动不了分毫,而她诱人的柔唇这时因受不了的酥麻微微张开呻吟娇喘,星尘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再不迟疑,将嘴覆盖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在我舌间突破她那两片柔腻的芬芳之时,一股香津玉液立即灌入了我的口中,她柔滑的舌尖却迎接星尘那灵舌的搜寻。

    她的头部开始摇摆,如丝的浓黑长发搔得星尘脸颊麻痒难当,忍不住用手扶住她的头深吻探寻,终于找到她的柔滑嫩舌,深深吸啜之时,她那对醉人的媚眼突然张开看着星尘,水光盈盈中闪动着让人摸不透的晶莹。

    在深深的蜜吻中,星尘感觉到她抬起了一条腿,骨肉匀称的小腿磨擦着星晨的的腿肌,她的已因小腿的抬起而大开,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粉红色的花瓣肉套肉似紧箍着上的棱沟,星尘兴奋的以为她暗示大胆突破直入花蕊,当星尘要将大深入她的幽径直达花蕊时,突然传来剧痛,她的角指甲尖细利椎般刺在大上方的耻骨上,疼得星尘闷哼出声,正欲深处刺进她花蕊的粗大在剎那间滑出了她紧小湿滑的嫩红花瓣。

    星尘的大顶入菖蒲那湿漉漉粉红深处之际,受到突然而来的袭击致使我粗大在剎那间射出滑出了她紧小湿滑的嫩红花瓣。不过,亦非省油之灯,知道时机稍纵即逝,若不在此时当机立断,,扳开她的大腿,只听她「啊」的一声,猛地被抬高,露出了汨汨而流的溽湿,红滟滟地闪着水光,彷佛沾满了油,手指轻轻一碰就会滑开似的。

    仔细一看,她的密密的长着层层柔毛,部份微微隆起,星尘松开她檀口好让她喘一口气,然后一路吻下去,吻着那天鹅般挺直的玉颈、如雪如玉的香肌嫩肤……一路向下……我的嘴唇吻过绝色佳人那雪白嫩滑的胸脯,一口吻住一粒娇小玲珑、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爱。

    “唔……”娇艳绝色的美女深深吸啜之时,她那对醉人的媚眼突然张开看着我,水光盈盈中闪动着让人摸不透的晶莹。半梦半醒的她也听到自己媚婉转的娇啼,本就因情焰而绯红的绝色丽靥更是羞红一片、丽色嫣嫣,娇羞不禁。而星尘这时已决定展开总攻,用舌头缠卷住一粒柔软无比、早已羞羞答答硬挺起来的娇小可爱的,舌尖在上面柔卷、轻吮、狂吸……

    星尘的一只手抚握住另一只怒峙傲耸、颤巍巍坚挺的娇羞,两根手指轻轻夹住那粒同样充血、嫣红可爱的娇小,一阵轻搓揉捏,同时下面挥戈前进。感觉里热乎乎的,美艳玉人任凭星尘坚硬高翘的粗大顶入抽出自己的身体。

    仔细一看,她的密密的长着层层柔毛,部份微微隆起,一的小竟是那么的紧缩柔韧,不由一进一出的直接顶到了娇嫩的。

    ,那种温暖密实,星尘在她深处的胀的更大,进出时不停的刮着她柔嫩的,使她全身酥麻,终于将她将那双线条优美性惑撩人的修长美腿抬起来缠上了星尘的腰部,粉臂亦紧紧缠绕在星尘身上,全身一阵痉挛般的抽搐……内的嫩滑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滚烫的粗大一阵难言的收缩、紧夹,菖蒲的双手已紧紧攀住星尘的后背,粉嫩娇红的流出大片的。原来她达到了一次。接着星尘也再次射出。她便瘫痪在地上。

    [二个版本]

    菖蒲一再被挑起,星尘的舌头已堵住了她的嘴,松开一手伸入她穿好的紧身小背心内拨开她的胸罩,握住了她娇嫩细致半球型的,指尖揉动着她已经发硬的乳珠,她忍不住呻吟出声,终于吐出了柔软舌尖任星尘吸吮,同时也伸手回抱星尘的腰,的也不停的,用力与星尘的龙根顶磨着,星尘再也忍不住,伸手撩起了她的裙摆,当手抚上自己给菖蒲穿丝袜柔滑细腻的大腿时,菖蒲全身轻颤,手顺着她大腿内侧探到了她的,触摸到她已经被液蜜汁渗透的裤。

    “哇~!没想到我给她穿的是两截式的丝袜,”由的丝袜尽头可以清楚的看见嫩白细致的肌肤,更让星尘的大龙根再度充血是她如细丝绳般的裤,一条细缎由她嫩白的两股束过,向前包住了她贲起的,由于裤过于窄小,清楚的看到她浓黑渗出了裤缘,菖蒲的细黑而卷曲,极之充满性诱惑    这般美景星尘怎能忍得住便用高挺的鼻子顶入了菖蒲的迷你裙,鼻尖明显的感觉触碰到她股间的细白肌肤,突然感到艳福不浅,正在迷惘中嗅到了她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幽香。

    “哎呀~你干嘛……快放……开我……我……”菖蒲含糊中仍竭力企图挣扎。

    星尘不去理会她的娇啼反而分开她的雪白大腿,将头钻入她的短裙中,嘴唇不停的亲吻吸啜她细腻温热的肌肤。

    “你你……放开我……你……”钻在菖蒲贪婪嗅闻的星尘,听到她压抑的叫声,知道她是怕惊动了别人,呵呵,立时大腿的用力撑开她急欲夹紧的浑圆大腿,掀起她的黑丝绒迷你短裙,拉开她紧包着的裤前端,哇!她的浓密而细致,长且卷曲,在拨开裤时,星尘的手指已经被她那嫩红花瓣中流出的蜜汁沾湿了。

    “你太放肆了……走开……滚……不要脸……哎呀……”被紧压着的美女伸出雪白的玉臂用力推着星尘的头,又急欲拉下被掀起的黑绒短裙,一时手忙脚乱,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闷着头往前一冲,用嘴拨开她浓黑的,张口含住了她早已湿润的花瓣。

    “呃~你……哎呀……无耻……你……”菖蒲再使劲也推不动欲火冲脑的星尘,而这时大腿却被两手强行分开,星沉的嘴紧吻着她湿滑的花瓣,鼻中嗅到她似美女般的体香及液蜜汁那令人发狂的芷兰芬芳。

    星尘伸手拨开了她的花瓣,凑上嘴贪婪的吸啜着她内流出来的蜜汁,舌尖忍不住探入她的幽洞,立时感受到柔软的舌头被一层细嫩的粘膜包住,挑动着舌尖似灵蛇般往她的幽洞中猛钻,又不断疯狂尽量深处,抽出再顶入,有如大龙根般进舌耕,来来回回不知多少遍,鼻间全被菖蒲成熟诱人的体香环绕,耳中听到菖蒲婉啭的呻吟声:“唔……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哦……唔……我”

    有如步入仙境享受着天仙化人般的美艳尤物菖蒲香滑鲜嫩的甘甜美味,何况我早就扯掉她大腿上的高级丝袜尽情抚摸菖蒲那双雪白光滑如丝缎又充满弹性的长腿,这位有美腿之称的美人儿从来未让人如此辱过的,她细嫩粉滑香甜的肌肤我抚摸得毫无保留,星尘手捧起那完美无瑕的玉足,仔细轻柔的抚摸了起来。

    菖蒲紧绷的心情,在星尘巧妙的抚弄下,竟逐渐的松弛了下来,随之而起的,却是丝丝缕缕,若有似无的浪漫情怀。这般要命又高超的技巧把美人儿菖蒲逗到春情大动,一股股热腻芳香的蜜汁由她内流了出来,顺着舌尖流入了星尘的口中,她的液蜜汁大量的灌入了星尘的腹中,仿佛喝了春药似的,粗壮龙根变得更加硬挺粗壮勇不可当。

    这时的菖蒲,已经变成无力的呻吟,全身软棉棉的瘫在地毯上。

    对于花冠非吾所取者,星尘在这个世界被邪恶充满,只会当作玩物,绝不会怜香惜玉,所以舍不得在秋和黄泉身上施展的微虐手段全部用在了菖蒲身上,不过,这个坚强的女人即使绝顶到失神,人格也没有崩溃。

    反正星尘也不是真正的鬼畜派,没必要非得“赶尽杀绝”不可。在这个邪恶世界里的星尘心想。

    嗯……这边还有个被菖蒲的声惊醒的二阶堂桐,好奇地观看了后半场戏码。

    好奇?不错,正如原著,她被黄泉重创,智力情商记忆啥的都退回到了幼儿阶段。

    要不要上呢?

    走近细看小桐俏丽的脸庞、天真的眼神,以及,呃,只比春哥略胜一筹的身段,刚刚尝过菖蒲这个半滋味的星尘顿觉索然。

    “哼!放过你了!”星尘伸了个懒腰,望向衣装从中一分为二、身上到处沾有可疑白斑、某三个地方还在滴答半浊液体的菖蒲,然后上前从她口袋里摸出个手机来完好无损?真神奇!

    (ps1:多的疑问就不解释了。

    ps2:还有这个女的也不知道收不收,我对她无爱。

    ps3:马上进行下投票,求鲜花,收藏,票票,二更完,还得暴发,求打赏,我觉得在删节那里用些字来代替不是本书就没有字了!)

    把不是处写成处满足了某位大大需要。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