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神雕时代的香艳事儿(我的母亲是俏黄蓉) > 第二卷 盗墓寻芳 第二十九章 采花美男

章节目录 第二卷 盗墓寻芳 第二十九章 采花美男

    黄蓉闻言不由回身给了郭芙一打狗棒,笑骂道:“你们这些九零后,我说你们一天到晚没事在网上干什么,原来正经事没有,只知道看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不过你说的这种安全锁很实用,我考虑给你哥哥定做一套、、、、、、”

    母子三人说笑着回到客房,两名吐蕃公主起身相迎。无弹窗小说网 WWW.WanSHu.Net卓玛公主笑问道:“两个孩子出去没什么事吧?”

    杨过闻言气结,心想你们把郭芙看成小孩子那也罢了,怎么连我也成了孩子了?难道跟母亲攀上姐妹关系的女子,不管多年轻,我都得叫阿姨?

    本想反唇相讥几句,但见那卓玛公主笑靥如花,实在是美得不可方物,便将讥讽的话吞了回去。只听母亲黄蓉笑道:“没什么事。我这个两个孩子就是贪玩,连开会的间隙都要跑出去踢一会儿毽子。两位公主,我们开始进入正题吧、、、、、、”

    于是黄蓉便与两名吐蕃公主开始商议对付采花盗秦汉的事,说了没几句,桑娜公主忽然注意到黄蓉的耳坠子很好看,问是什么材料做的,并凑过来看。于是三个美女又开始讨论首饰问题,似乎把那采花盗的威胁忘了个罄尽。

    杨过听着好笑,看出母亲黄外蓉与这两名吐蕃公主并非故意跑题,而是三人压根儿就没把那采花盗秦汉放在心上。郭芙见母亲与两名“.逼”公主又开始谈论女人感兴趣的话题,把自己当空气,不由再度感到委屈,撅着嘴几乎要哭出来。

    杨过看出了妹妹的不满,便过去与她并肩而坐,低声问道:“芙儿啊,哥哥向你打听个事儿,你可得老老实实告诉我、、、、、、”

    郭芙没好气地道:“什么事啊?”

    杨过瞟了一眼母亲与两名吐蕃公主,压低声音坏笑道:“芙儿,你方才不是跟娘还有那两个吐蕃公主洗澡了么?你告诉哥哥,那两个公主脱光了什么样?谁的身材和皮肤更好?”

    郭芙闻言瞪了杨过一眼,嗔声道:“哥哥,还说你不色,连这样的.逼都感兴趣!我不告诉你,你想知道自己去脱她们的衣服吧!”

    杨过央求道:“好芙儿,好妹妹,你告诉哥哥嘛!哥哥只是好奇,尤其是那个卓玛公主,还有几分气质,我想知道她的裸.体究竟好不好看。你告诉我,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郭芙无奈,用鄙视的眼光看了正讨论热烈的三个美女一眼,闷哼道:“都是女人,一个样子,有什么好看?娘的皮肤最白,奶.子也最大。桑娜公主要偏瘦一点。至于你喜欢的那个.逼卓玛公主,她也就是那个样子,不过腿型好一点,但肚皮下面的逼.毛太多,黑黢黢的就像黑森.林,真恶心!、、、、、、”

    杨过听得血脉贲张,望着卓玛公主那张娇美的脸庞,尤其是她那道高挺秀丽的鼻梁,真想立马扑过去,跪在她面前,抱着她的双腿乞求:“卓玛公主,哦不,卓玛阿姨,我想看看你的下面,你能满足我这个奢求吗?”

    正在胡思乱想,卓玛公主的目光无意间转过来,与杨过对视了一下。卓玛公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杨过眨了眨眼,目光中闪过一丝俏皮的神色。这种神色,完全是一位长辈女性逗玩小男孩所具有的神色,却令杨过的棒棒在瞬间变成了膨胀的烧火棍!

    郭芙注意到了杨过的反应,不由啐道:“哥哥,你喜欢卓玛那个.逼?其实她妹妹桑娜的身材比她要好一点,桑娜胸前那对奶.子很圆,奶.头也很红,你咂起来一定很美!”

    杨过奇道:“芙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咂奶?”

    一顿之后,正色道:“芙儿啊,哥哥不得不批评你了!首先,娘拉拢两位吐蕃公主是响应国家的民族政策,谈论美容化妆只是一种外交手段,其根本目的是团结那位东耶王爷,换取祖国边疆的和平。你应该支持、理解娘的拳拳爱国之心。第二,两位公主与你并无私仇,而且还大你好几岁,跟娘又是姐妹相称,所以从个人礼仪上来讲,你就算不叫人家阿姨,也该尊称人家一声姐姐。现在你却左一句.逼,右一句.逼地称呼人家,实在是违背了八荣八耻和公民道德实施纲要,所以哥哥我不得不抛开个人的兄妹之情,站在国家民族大义,站在现代文明教育的立场上批评你,希望你、、、、、、”

    郭芙听得都快晕了,抱住脑袋低声叫道:“饶命啊!救命啊!、、、、、、哥哥,我最多不骂她们.逼了,你不要用这种政治语言折磨我好吗?!如果你真想折磨我,就把我拖到床.上去,用你那根棒棒狠狠地折磨我吧!我宁愿死在你的棒棒之下,也不愿听你的政治宣传!”

    杨过得意地笑笑,正要再对妹妹宣传几句,忽听母亲黄蓉喝道:“过儿芙儿,你们在嘀咕什么?现在是开会时间,商量对付采花盗秦汉的国家大事,你们竟然在底下窃窃私语,完全违背了公司的管理章程和制度、、、、、、”

    郭芙再也受不了了,抱着脑袋向门口冲去。刚要开门,门已被推开,只听一人笑道:“小姑娘,到哪里去?你 娘说得对,开会时应该认真听讲和做记录,怎么能违反公司章程?”

    随着语音,一名俊美至极的锦衣公子摇着折扇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采花堂的诸葛刚、文彪及陈飞,将郭芙逼得向后直退,退到了母亲黄蓉身前,被黄蓉一把搂住,黄蓉笑道:“秦公子总算大驾光临,我们几个姐妹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呢!”

    客房中的四名女子都被那采花盗秦汉的绝世风标吸引住了,就连阅历丰富的黄蓉也不例外。她虽然说笑自然,但心底也不由泛起一阵涟漪,因为这秦汉的风流气质,的确足以令世间所有女子心动。

    杨过也看得呆了,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秦汉,心想这样的采花盗,还用自己去采花?自己站在那里就是一朵迷死人的雄蕊,不被人世间那些蜂浪蝶采去就不错了!若有这样的男人跟自己整天同行,自己还泡个屁的妞!

    杨过不由仔细观察客房中各女子的神态,只见母亲黄蓉表现最稳重,但眼神里还是有一种波动,显然一时也被这俊美的采花盗所吸引。桑娜公主的眼睛有些发直,胸.脯微微起伏。卓玛公主的眼中掠过一丝丝震惊之色,但杨过看出她只是被这男子绝世的美貌所震骇,并未被勾.引得心神轻浮,眉目间不见丝毫荡意。杨过不由立刻对她刮目相看,想起郭芙所描述的她的胴.体,尤其听说她有一片浓密的黑森.林,下面又反应起来、、、、、、

    再看郭芙,杨过不由气得七窍生烟,只见这个妹妹向前伸着脖子,双眼一片迷离之色,浑身颤抖不已,看样子完全中了魔。杨过不由一掌拍在郭芙的后脑上,大喝道:“呔!芙儿,色即是空!呔!快醒来!、、、、、、”

    杨过这一声大喝,倒把客房里的几名女子都惊醒过来,恢复了自然神态。那采花盗秦汉打量了杨过几眼,点点头,笑问道:“敢问这位小公子,可是读过金刚经?否则怎能出口成章?”

    杨过笑道:“金刚经算什么?想当年佛祖在鼻涕树下成道时,我、、、、、、”

    黄蓉纠正道:“过儿,是菩提树,不是鼻涕树。你以为佛祖跟你小时候一样,老喜欢流鼻涕?”

    杨过笑道:“对对对,菩提树,菩提树、、、、、、想当年佛祖在菩提树下成道时,我正好挑水经过。佛祖渴了,便向我讨一瓢水喝,我便很大方地给佛祖喝了半瓢恒河水,于是佛祖便传我金刚经三十六品,委托我教化世人、、、、、、”

    郭芙闻言不由啐道:“哥哥,你这个牛也吹得太大了吧?金刚经竟然是通过你流传于世的,那么鸠摩罗什和玄奘岂不下岗了?你说那欢喜佛传你春宫十二图或许还有人相信!”

    黄蓉和两名吐蕃公主早已莞尔。秦汉没有笑,反而神情变得严肃,用扇子指着身后的三人,训斥道:“你们听听,听听!人家杨公子不过十五六岁,便成为佛祖的委托人,真是英雄出少年,有志不在年高。而你们几个都过了而立之年,却只知道用迷香熏人世间那些庸脂俗粉,比起杨公子来,真是山雀对凤凰,水蛇望龙腾了!”

    “小神龙”陈飞不由闷哼一声,心想就这个小傻.逼,牛都吹到西天去了,还敢称英雄?但嘴上却不敢顶撞。三人都躬身唯唯应诺,表示今后一定向杨公子学习,争取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