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荒唐的乱欲生活 > 第53部分
    “是这么回事,大舅妈的丫头小杏是处女,经我开了苞;二舅妈的丫头俊环不是处女,舅舅在世时已经让舅舅肏过了,是个浪货;只有三舅妈的丫头春玲是个例外,你说她是处女吧,她的处女膜已经破了,你说她不是处女吧,她又确实没有让男人肏过,男人连她的边都没沾过,你们说她算不算处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处女膜是怎么破的?”小妹追问着。

    “是这么回事,春玲以前偷看过舅舅和三舅妈同房作爱,看着看着欲火起来了,忍不住就自己用手去自己那里玩儿,越弄越不过瘾,急得她难受,一不小心手指一用力,就把处女膜弄破了,但是她确实没有被男人肏过,所以我才会说她是半个处女。不过因为她的手指太细,所以她的处女膜其实只被戳破了一点,她被我肏时,处女膜才完全破裂,还流了许多血呢,你们说她是不是处女?”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她当然是处女了,只要没有让男人肏过的都是处女,更何况她的处女膜还不是全部破了,你不是还把人家弄出血了吗?把人家的处女身破了还说人家不是处女,春玲真倒霉,白被你肏出了那么多处女血!”妈妈愤愤不平地说。

    “就是嘛,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会连这个都不懂吗?真不知你是怎么给我的三个宝贝女儿破的身!你妈对你的性启蒙教育没有给你讲清楚吗?”姨妈一箭双雕,调笑我和妈妈两个人。

    “去你的姐姐,净佔妹妹的便宜!我对宝贝儿的性启蒙教育没有教好,你后来不是给他补课了吗?怎么也没有给他讲清楚?还有翠萍你们姐妹三个,怎么也没有让他‘弄’明白?”妈妈更是高明,不但还击了姨妈,还连带着把大姐她们捎进去了。

    “哟!姨妈,你们姐妹斗嘴,怎么把我们小辈也都拉进去了?”大姐不愿意了。

    “就是嘛,姨妈,你怎么为老不尊,开起我们的玩笑来了?”二姐也兴师问罪了。

    “什么为老不尊,在宝贝儿面前,我和你们姨妈同你们没有什么分别,都是他的女人!你姨妈不过是想让我们更高兴罢了!”倒是姨妈又来为妈妈解围了。

    “怪不得你们会在我们面前开这么放肆的玩笑呢,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姨妈。”大姐二姐忙向妈妈道歉。

    从此以后,她们母女五人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沟通,在我面前,五个女人再也不分老幼,彼此同等对待、互相帮助,老的帮带小的,小的促进老的,并不时开一些善意的玩笑,倒也其乐融融。

    我又想起了舅妈的事,就对她们说:“你们说春玲是处女,那舅妈呢?她也被我弄出了血,不过不是处女血,而是阴道口被我弄破了一点,她也出了血,那算不算处女呢?”

    “去你的,臭小子,你说她算不算处女?明知故问!”妈妈笑骂我。

    “对了,妈妈,姨妈,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舅妈都三十好几了、结婚十多年了还被我弄破了阴道流了血,而大姐、二姐、小妹,还有小莺、小杏、春玲她们都才十八、九岁、而且都还是处女,却只被我弄破了处女膜而没有弄破阴道呢?”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还不是因为你的大鸡巴太大了嘛!”小妹半是不懂装懂半是取笑我,她就是这么可爱,说话不知顾忌,“大鸡巴”张口就来。

    “你说的是什么呀,小妮子,他的鸡巴大怎么没有把你的阴道弄破?那是因为你们舅妈的阴道天生狭窄,而你们舅舅的鸡巴又不够大,所以才会被你哥哥的大鸡巴把她的阴道弄破的!”姨妈纠正小妹的错误,给我们做了解释,经过刚才她们母女间的沟通,姨妈也毫不做作,说起“鸡巴”、“阴道”随心所欲。

    “你怎么知道舅舅的鸡巴不够大?难道你见过吗?难道你们姐弟……”我不怀好意地调戏姨妈,妈妈和大姐、二姐、小妹都掩口而笑。

    “去你妈的屄!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讨打呀?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我怎么会见过你舅舅的鸡巴?你以为姨妈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推断。如果你舅舅的鸡巴够大的话,他们结婚十多年了,早就把你舅妈的阴道弄松了,会轮到你来把她的阴道弄破吗?再说,他们结婚多年无子,而且你三个舅妈都没有生育,一定是你舅舅的问题,因此我想他的性能力不会好到哪儿去,所以他的鸡巴也不会大。退一步讲,就算他的鸡巴大,也不会有你的大吧?像你这样大的天下没有第二个!只要没你的大,不就是不够大吗?难道我说错了吗?真气死人了!”姨妈愤愤不平。

    “就是嘛,你这小鬼,怎么那么说你姨妈?真该挨打!还替我挣了骂,让你姨妈要去我的屄!当你妈真倒霉!你刚才真是胡说八道,别说你姨妈没有见过你舅舅的鸡巴,就算见过,那又有什么?姐姐看看弟弟的鸡巴,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说是不是呀?翠萍、艳萍。”妈妈又把大姐、二姐拉进去了。

    文静的大姐早就被我们几个的淫声浪语刺激得羞红了脸,这下子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她娇羞地反击说:“哼,姐姐看看弟弟的算什么,还有妈妈看儿子的呢!”

    “就是嘛,不光当妈妈的看,还有当姨妈的也看呢!”二姐也开口了,还连她们的亲妈、我的姨妈也带了进去:“不光看,她们还用呢!”

    “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呀?翠萍说姐姐看弟弟的,看弟弟的什么呀?是脸蛋还是身材?妈妈看儿子的,又看儿子的什么呀?”妈妈故意逗她们,也是为了替我除去她们姐妹的多余的羞涩。

    “就是呀,你们说话怎么这么难懂?艳萍说不光看、还用,看什么?用什么呀?怎么用呀?”姨妈也逗起了她的亲生女儿们。

    大姐低声说道:“你们两个当妈的怎么一个劲地逗我们?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说那两个字吗?你们当妈的都不怕不好意思,我们做女儿的还有什么好羞的?我也知道你们是为了让我们更成熟、更大胆、更开放,是为了宝贝儿好,也是为了我们好。好吧,我不辜负你们的一片苦心,我这就说:鸡巴、大鸡巴、宝贝儿的大鸡巴,什么姐姐看弟弟的、妈妈看儿子的,看的都是宝贝儿的大鸡巴!行了吧?”真是本性难移,大姐说不羞还是羞,说完就羞得捂住了脸。

    “好,既然你们都说,我也不怕羞了,就把我刚才的话的意思说明白吧!”二姐接着大姐的话开口了:“我的意思是:不光当妈妈的看儿子的大鸡巴,当姨妈的也看儿子的大鸡巴,不光看,你们还用他的鸡巴,至於怎么用嘛……”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

    “快说!快说!”其余的四个女人异口同声催促她,就连大姐也不例外。

    “说就说,反正你们心知肚明,就是用他的大鸡巴肏你们的屄!我也难得放肆一回,索性说个痛快。不光你们用他的大鸡巴肏你们的屄,我们姐妹三人也用他的大鸡巴肏我们的屄!我们母女五人都让他一个人的大鸡巴肏小屄!怎么样,我说的浪不浪?这下你们满足了吧?”二姐娇羞万状。

    “我这就用大鸡巴肏你们的屄,肏你们五个人的屄,好不好?”就着,我快速掏出了被她们的淫声浪语刺激得坚挺无比的大鸡巴,逗得她们齐声大笑。妈妈笑骂道:“臭小子,吃饭桌上,把那玩意儿露出来干什么?不怕谁把它当午餐吃了呀!快装进去!”

    “我不怕,你来吃好不好?妈妈。”说着,我挺着大鸡巴来到她的面前。姨妈母女四人都笑了起来,大姐、二姐、小妹还火上加油地催妈妈快吃。

    妈妈倒是大大方方,笑着说:“吃就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在座的女人哪个没有吃过他的鸡巴?在你们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我们几个都不应该互相忌讳,对不对?”说着,她真的低下头含住我的大鸡巴,我还来不及高兴,她就又吐出来了:“好了,我也吃过了,快把它放回去吧!我不过是给她们做个榜样罢了,就是要吃也要等到吃过真正的饭呀,总不能把它真的当饭吃了吧?”

    我耍起了赖:“你给她们做了榜样,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好好学习?不如现在就现学现卖,每人都吃一下吧!”说着,我挺着大鸡巴来到姨妈面前。

    姨妈当然不会拒绝我,也低下头含住我的鸡巴吮了几下,然后催着大姐来;大姐被逼不过,再说她经过刚才两位妈妈的启发教育也开放了起来,就羞答答地也含了一下我的鸡巴,不过很快就吐了出来;二姐倒也比大姐更开放一点,含着我的鸡巴也吮了好几下;等轮到小妹时才让两位姐姐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开放,小妹毫不含糊地含着我的鸡巴猛吮了起来,逗得我欲火高涨,加上刚才我们母子、姨甥、姐弟、兄妹、母女六人的放肆调情对我的刺激,就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小妹的头,把她的小口当成了屄,快速地抽送起来。小妹知道大事不妙,想摆脱我的控制,但在我的强制下难以奏效,就顺水推舟地配合起我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她们母女五人全部在场的情况下,在其中四人的注视下和其中一个发生性关系,所以感觉特别刺激,不大一会儿,我就在小妹的口中射了精,小妹一口不留地全吞了下去。这就是小妹的可爱之处,换上两位姐姐就不会这么放肆,最起码到现在为止她们还不敢当着两个妈妈和姐妹们的面让我肏。我这也是因人而宜,所以才会挑小妹来达到高潮。

    在小妹口中射过精后,我挺着依然硬得发涨的大鸡巴想找人继续,但被两个姐姐强制着把鸡巴塞回了我的裤子里,我叫苦连天,惹得她们又一次哄笑起来。

    二姐调侃着小妹说:“小妹,你还吃饭吗?”

    小妹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吃?”

    二姐笑而不答,倒是大姐主动给小妹解开了谜团:“傻小妹,她在羞你你还不知道,艳萍是问你刚才吃宝贝儿的精液还没有吃饱吗?”说完,几个女人就娇笑成了一团。小妹先是不好意思,接着也跟着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