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荒唐的乱欲生活 > 第52部分
    然后又了春玲,接着又三舅妈,最后又春玲,在春玲的阴道中射了精,灼得她的子宫乱颤,春玲大呼痛快,说被男人射精的滋味果然是女人的最高享受……

    就这样,我在这里的十天,除了第一天晚上只了小杏一个人外,其余的九天里每晚都要两三个、三四个女人。每天她们几个人被我弄泄身的次数加起来不下十次。

    最后一晚上我甚至把她们主六人聚集起来,了整整一个晚上,每人都被我得死去活来好几次,而我却应付自如,丝毫没有力不从心或精神不振的情况。

    我的性能力果然又有了很大提高,妈妈和姨妈果然高明,想出这个办法让我提高性能力,以后我就能更好地和妈妈们、姐妹们颠鸾倒凤了,一定能把她们弄得每次都美上天。

    我在这住了十天,给这里带来了欢乐、带来了热情,也留下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在她们依依不舍地送行后,胜利返回家中。

    第十七章 姐妹情深同床乐 宝贝单枪会三姝

    我回到家时正好是中午时分,家中的女人们早已安排好了丰盛的午宴来给我接风,两个妈妈、三个姐妹,五张嘴乱七八糟地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进餐。妈妈让在一边伺候着的女仆们都出去,只留下我们一家六口,然后举起盛着葡萄酒的杯子对我说:“来,妈先敬你一杯,为你胜利归来乾杯!”

    “你又没有问我此行的收获如何,怎么就要为我的胜利乾杯?”我故意问妈妈。

    妈妈笑着说:“因为我相信我儿子的能力、功夫和手段!怎么样?尝到甜头了吧小鬼?”

    姨妈也接着说:“对呀,我们都相信你的实力!快坦白交待,是不是收获不小?”

    “不错,大获全胜!”我得意洋洋地说。

    “这么说三个舅妈都和你好上了?真有你的!”大姐惊喜地夸我,丝毫没有一点儿的醋意。

    “真行呀宝贝儿!真是我们的好男人!”二姐也称赞着我。

    “这下你尝到甜头了吧?哥哥。和舅妈们弄美不美?有没有过瘾?”小妹和两位姐姐就是不一样,两位姐姐只是惊喜、称赞,而她开口就来调笑,真是个疯丫头!

    我还激着她:“和舅妈们弄美是美,不过还比不上和你弄美,和你弄最过瘾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下小妹倒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娇嗔道:“去你的,哥哥,你真坏!”

    “谁让你先来调笑我?不过说实话,我和你弄确实过瘾,难道你不相信吗?难道你不过瘾吗?要不要表演一下让大家看看?”

    大家笑得更开心了,小妹羞得满脸通红,正要还击,姨妈知道她不是我的对手,忙替她解围,问我:“三个舅妈都让你干上了?还有没有其他女人?”

    “当然有,除了三个舅妈,她们每人的贴身丫头都被我肏了!”

    “这倒是情理之中,主人都被肏了,贴身丫头怎能倖免?不过这样也好,一锅端了省得出什么事,一般来说,这种男女私情很难逃过贴身丫头的眼光,你把她们也肏了,让她们也尝到甜头,堵住了她们的嘴,她们就不会出去乱说了。”妈妈考虑得果然周到。

    “那照你的意思说,是要让我把你们几个的贴身丫头也弄到手,好堵住她们的嘴,对不对?”

    “去你的哥,你可倒会顺杆爬,姨妈刚说句好话,你就想趁势让我们同意你把小平、小芙、小莲她们也佔了?你怎么那么贪心?有我们几个日夜陪你还不够吗?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了,怎么还不知足?你自己的丫头小莺你弄不弄我不管,大姐的小平、二姐的小芙我也不管,反正我的小莲我不让你弄!”小妹吃起醋来了。

    “哟,小妹,你和小丫头们吃什么醋呀?你还怕宝贝儿会爱上她们而辜负我们吗?你怎么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难道你不爱他吗?既然爱他就要以他的幸福为幸福、以他的快乐为快乐,只要能让他高兴,几个下人又算得了什么?宝贝儿,从现在起小平就是你的了,只要你能弄到手,随便什么时候想肏她,我都没意见,就算你想把她弄到你身边伺候你,我都同意!我的小平可是个好姑娘,姐给你保证她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处女!”大姐对我的爱真是无私、博大,就连这种事都能容忍。

    “对,宝贝儿,我把小芙也许给你了。她可也是个好女孩,也绝对是个黄花大闰女,能不能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要不要姐姐帮忙呀?除了不能帮你去强奸自己的同性,你让姐姐干什么都行!”二姐也表现出了对我的百分之百的爱心和信任。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同意了,我也只好把小莲献出来了,不过哥你可别指望让我给你帮什么忙,我可没有姐姐们那么伟大,也没她们那么傻,还要帮你去弄别的女人!”小妹依然有点放不开,不过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因为真正的爱情是自私的!姐姐们之所以那么大方,是因为她们对我除了恋人之爱外,还有对我潜在的母性之爱在起作用,有那么点“爱子心切”的意味,所以才会容下我染指别的女人,而小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恋爱,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自私。后来她们三人的丫头果然都献身於我,在我一生众多的女人中又添了三个处女。

    大姐对小妹说:“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小妹,小莺的事你不要说你不管,你就算想管也已经管不了啦,你不知道小莺早已被宝贝儿给弄上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小妹有点惊讶。

    “你想小莺那样的小尤物整日伺候在宝贝儿这样的男人身边,能免得了这个吗?她比你更早得到宝贝儿的‘临幸’,要按先后顺序来排,你还得给她叫姐姐呢!”大姐故意逗她。

    “去你的大姐!怎么能把我和小莺相提并论呢?”小妹更不高兴了。

    “就是嘛!大姐,你怎么能把我们亲爱的小妹的小莺相提并论呢?小莺算什么?不过是个下人,我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怎比得上对小妹的真情真爱呢?好小妹,别生气,今晚上哥好好陪你玩,好不好?”我赶紧逗她。

    大家都笑起来,小妹也“噗嗤”一声笑了,不好意思地说:“谁让你陪我玩呀!谁说我生气了?我只不过有点吃醋罢了。”小妹真是我们全家的娇宝宝,在我们面前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她们三个的贴身丫头都是小处女,你也看得上,刘妈和谢妈你要不要?你要想要,我们也送给你!”姨妈不怀好意,因为她身边的刘妈和妈妈身边的谢妈都已是快五十的人了,我怎么会打她们的主意?

    妈也落井下石:“就是,我们都爱你,怎么会拒绝你的要求?你就把我们家的女人一锅端吧!明天我就去帮你向谢妈求爱,好不好?”说完,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和你们说了,怎么你们两个当妈妈的合夥来取笑我自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我就要上前去动手动脚,妈妈和姨妈忙连声求饶,姐姐们也帮着说好话,我这才放过她们。

    “对了宝贝儿,这次你弄的这六个女人中,三个舅妈是不说了,那三个小丫头是不是处女呀?”大姐念念不忘这个问题,她老怕我弄个丫头还弄个破烂,怕失了我的身份。

    “她们三个呀?唉,我也说不清楚,就算一个半处女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处女就是处女,不是就不是,一个就一个,两个就两个,怎么会有半个?”这下她们五个都迷惑起来了,你一句她一句地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