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荒唐的乱欲生活 > 第51部分
    「啊……啊……得我美死了……吧……吧……用力吧……死我吧……我不想活了……我真想……让你把我上天……啊…啊……你的鸡巴真伟大……真厉害……要把我的小屄穿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

    终于,她快速地向上用力顶了几下,阵阵阴精汹涌而出,喷洒在我的龟头上,而我因为刚刚才在三舅妈身体里射过一次,所以离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便继续在她身上不停地运动着,直得她接二连三地泄着,到最后竟被我得昏死过去,陷入了极度高潮过后的半昏迷状态,瘫软在了床上,看着这处女第一次被弄得欲仙欲死后昏死过去、玉体横陈的令人怜惜的模样,我不忍心再她,因为在我心目中,春玲也是个小可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我怎忍心把她和骚香菱同等对待,把她也弄得半死不活?加上我还要去舅妈那里,还要陪舅妈再玩个痛快,所以我见好就收,先在春玲的嫩屄中温柔地继续抽送着,使她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使她的性快感持续不断、得到高潮过后的更高享受,然后才把鸡巴从她那依依不舍的嫩屄中抽出,带出了许多淫水、阴精和处女破膜的丝丝鲜血。

    三舅妈见状关切地问:「怎么停止了?你不是还没有射精吗?你不憋得慌吗?」

    「你怎么知道我还没有射精?又不是在你的屄里,射精没射精你能感觉出来,在她的阴道里你也知道我没射精?」我大感惊奇。

    「要连这都不知道,不是在风尘中混过的。」三舅妈得意地说。

    「不错,我是没有射精,不过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我忍心再继续下去吗?」我怜惜地说。

    「说得也是,是不能再弄了,不过就这样也够她受了,一个处女第一次就碰上你这样的大鸡巴,让你那样疯狂地上一个多小时,明天她不痛才怪!不过你今天好事没有做到底,让人家尝到了被鸡巴的滋味,却没让人家尝到被男人射精的滋味,你说这能算一个女人真正被男人过吗?」三舅妈一边说着一边拿来毛巾温柔地给我擦乾净鸡巴上的淫物艳渍,边擦边说:「又一个处女变成少妇了,你看她的血多鲜艳呀!快帮她擦擦。」

    我伸手接过毛巾,轻柔地给春玲擦去阴户上的血迹,她的阴户被我弄得又红又肿,还在汩汩地向外淌着淫精,我关切地问她疼不疼。

    「不疼,又酸又麻又酥又美,舒服极了,谢谢你,好少爷!」

    「谢什么呀,傻丫头,那是你那儿被他弄成麻木的了,现在不疼,明天你就知道厉害了!」三舅妈笑駡道。

    春玲看着我那粗壮的大鸡巴,欲言又止。

    我察言观色,问春玲道:「你想说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吧,现在你还有什么害羞的?」

    春玲又犹豫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说了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已经不是处女了。」

    「什么?你不是处女?那怎么还流了那么多血?」我和三舅妈大感惊讶,齐声追问。

    「我也感到奇怪,所以才会说出来我不是处女。」春玲说。

    三舅妈大惑不解:「怎么回事?你让谁弄过?我怎么不知道?」

    「谁也没有,是我自己弄的,我今年已经十八了,发育成熟的女人有时难免会春心大动,加上老爷在世时我曾偷看过他和你做爱,看过以后我也渴望着男人,但我又没有男人,欲火难耐时便想用手指学着老爷用鸡巴你那样伸进阴道中止痒,谁知伸不进去,我又气又急,一用力便把处女膜弄破了,很疼,当时也流了血,吓得我再也不敢用指头弄自己了,我后悔极了,白白自己毁了处女身,谁知今天让表少爷一,没想到第一下还是那么疼,更没想到处女膜已经破了还流了处女血,我也感到奇怪,太太你有经验,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傻丫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呀!谁说你不是处女?你是处女!只要没有被男人过的女人都是处女!你说你用指头弄破了自己的处女膜,其实你弄破的只是一点点,你的指头有多粗呢?能和男人的鸡巴比吗?不要说他这个特大号的了,就是一般男人的鸡巴也比你的手指粗上几倍!你的处女膜其实大部分都还没有破,今天被他这个世上第一的大鸡巴一进去,才是真正破了膜!你这才真正由处女变成了少妇了!」

    三舅妈说到这儿笑了起来,笑駡道:「你这个小丫头,人不大心不小,竟敢偷看我和老爷做爱?今天又来偷看,你怎么知道表少爷要来我呢?」

    春玲不好意思地笑了:「本来我并不知道,后来隐隐约约听到你的呻吟声,我才留上了神,仔细一听,又听到了你的叫声,才……」

    「才什么,才来偷看,是不是?这一偷看不要紧,被大鸡巴进去了,被大鸡巴了个洞,还直流血,这就是对你偷看主人隐私的惩罚!看你往后还偷看不偷看?」三舅妈笑駡着春玲。

    春玲羞涩地说:「这种惩罚我不怕!」

    「你可真浪!怪不得人们常说女人只要一被男人过自然就会发浪,真没说错!仲平,看你把一个文静的大闰女弄成了个浪货了!」三舅妈开起了玩笑,又关怀地问我:「不过,你不射精不难受吗?」

    「难受又怎么样?难道你想让我接着来吗?」我说着做势欲上。

    三舅妈忙连声讨饶:「别!别!好孩子,你饶了三舅妈吧,不能再来了,刚才泄得太多了,再弄下去,三舅妈就要让你死了!」

    「可是我憋得难受呀!好三舅妈,就让人家再来一次嘛,好不好?」我说着故意逗她,将她扑倒在床上,挺着坚硬的大鸡巴一下子就插进了三舅妈的阴道中。

    三舅妈这下可慌了,一边推我一边说:「好仲平,别乱来,你真想要我的命呀?要不,让我用嘴来使你射精好不好?刚才我用嘴没帮你吸出精,你没尝到这种滋味,这可是我当年在青楼时的拿手绝技,多少嫖客出高价想尝还尝不到呢!」

    看着三舅妈这可怜相,我不忍再逗她,忙从她那迷人的玉洞中抽出了我的宝贝,吻着她说:「好三舅妈,我逗你玩呢,我怎么忍心要你的命呀?你们不能再来,我可以去找舅妈,明天我再来你这儿,一方面让春玲尝尝被男人射的滋味,让她真正被男人过,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另一方面我想尝尝你的拿手绝技,好不好?」

    「好,就这么办,明天你就睡在这儿好了,行不行?」三舅妈当然乐得赞成。

    我又问春玲:「你明天愿意让我再吗?」

    这时的春玲正是初尝禁果、食髓知味的时候,怎么会不愿意,羞涩地连声答应:「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别说明天,就是一辈子我都愿意!」说到这里,她不再羞涩,大胆地吐露心声:「我知道我是个下人,配不上你,不过,我爱你,永远都爱你,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我的男人,不论何时何地,就算我嫁了人有了丈夫,只要你愿意,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让你!」说着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我,那模样,充分显示了她对我的爱意。

    我被春玲的真情诚意感动了,搂着她热吻着说:「好春玲,我也喜欢你,以后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愿意,我都会你!」

    「好一对癡男怨女!好一个山盟海誓!那我呢?」三舅妈笑问。

    「你也是,想我时我就会来陪你玩的!」我搂着她俩亲热了一会儿,就穿衣告辞了。

    回到舅妈的房中,舅妈已经在床上等我了,我急不可待地脱衣上床,搂着她汇报我的战绩。

    舅妈早已等得春心难耐了,再听我活灵活现地向她讲我和三舅妈、春玲的「活春宫」,哪里还能忍耐,向我贺过喜后就迫不及待地自动送上香甜的柔唇吻着我,伸手捉住那根令她神往的坚硬无比的大鸡巴,插进了她那早已久候多时的肉洞中……

    一阵阵高潮潮起潮落,在舅妈第三次大泄时,我再也控制不住,阳精喷射而出……

    到了第五天晚上,我先和舅妈玩过一次,弄得她大泄三次后,告诉她要去三舅妈那里,不用等我睡了,就到三舅妈那里,首先享受了三舅妈的拿手绝技──口交,在她嘴中射了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