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荒唐的乱欲生活 > 第41部分
    「真的吗?」舅妈坐了起来,自己查看伤情,看过之后,曲指在我头上凿了个爆栗,笑駡道:「你这个小鬼,真不是个东西,连舅妈这三十多岁的老媳妇都能被你把那里弄破,要是个黄花大闺女那你还不把人家弄死呀!真厉害,真怕人!把舅妈都弄破了,还问怎么办,怎么,舅妈都流血了,你还想弄舅妈呀?怎么这么不体贴舅妈?」

    「舅妈,并不是我不是东西,也不是我不体贴你,这里能怪我,你说要是黄花大闺女会被我弄死,可我弄过的处女也不是一个两个,都只是处女膜破了流的血,一个也没有被我把那里弄破,更不要说弄死了,偏偏你都结婚这么多年了,阴道还是这么窄,这能怪谁?」

    后来我问过两位妈妈,她们说是因为舅妈的阴道也是个奇货,天生紧窄无比,所以才会人到中年、过了十多年性生活仍然紧凑无比,才会被我破屄的。

    「不怪你怪谁?难道怪你舅舅,怪他不也长个像你这么大的大鸡巴,早点把舅妈这里弄松点?难道怪舅妈的阴道太窄,不能容下这个大鸡巴?明明是自己把人家弄破了,还要推卸责任,你这个小色狼,真坏透了!」舅妈大发娇嗔地笑駡着。

    「好,怪我,都是我不好,行了吧?好舅妈,怎么办呀,难道就这么算了?宝贝儿憋得难受!你倒是想个好办法呀,好舅妈!」我把她压在床上,压着她撒着娇。

    舅妈把我推了起来,自己也坐了起来,骂道:「还好意思让我想办法,要不是你的那个东西那么大,怎么会把我那里弄破?怎么会让你弄不成?该想办法的是你不是我!你倒是想个办法呀!」

    「那好,咱们只好不弄了,舅妈你好好休息吧,等你好了咱们再来,好不好?大不了宝贝儿的鸡巴硬上一夜、憋上一夜、疼上一夜罢了!」我欲擒故纵,因为我知道她吃过春药后性欲正烈,一定不会就此甘休的。

    「别,别把我的好外甥憋坏了,我怎么向两个姐姐交待呢?既然你憋得难受,舅妈只好忍着疼让你弄了,谁让我这么爱你呢?来吧,看你能把舅妈弄成什么样!真不知道怎么会爱上你这个小怪物,要把人弄死!」

    果然她已经控制不住,不计后果地要来了。女人就是这么可爱,明明自己想来,还要说的冠冕堂皇,好象是为了我好似的,真是女人的天性。不过,看她说得那么可怜,我倒真的不忍心弄她了,别真的把她弄出个好歹来,那可怎么办?再说,我也真的爱她,怎么忍心真的摧残她?

    「好舅妈,你体贴外甥,难道外甥就不知道体贴你吗?怎么舍得真的摧残你?今天咱们就到此为止吧,反正我的鸡巴已经弄进过你的屄里了,也算过你了,咱们已经有了合体之缘了,以后我也不怕你不让我,你也不用怕我不你,来日方长,还怕没有机会吗?」

    「什么让不让、什么怕你不我,乱七八糟,一派胡言!舅妈不是担心这个,舅妈是为你好,怕你憋得难受才会忍着疼让你弄,别不知好歹!」她就是这么可爱,仍然不肯承认自己想发洩。

    「谢谢舅妈的好意,你真好,真是我的好舅妈、亲舅妈!不过,实话告诉你,我也不会憋上一夜的,刚才我不是说过,我弄过的处女也不是一个两个吗?你知道吗,其中就有小杏,昨晚上她已经被我破身了!一会儿我去找小杏就是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你把小杏给了?唉,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好闺女被你给糟蹋了,便宜你小子了!她昨天才开苞,你今晚上就去弄她,她受得了吗?」舅妈还是想把我留下陪她。

    「你想到哪里去了,什么受不了,你以为小杏和你一样,那么不经弄吗?她只是处女膜破了流了点血,阴道根本就没有破!从昨晚上破身到现在,她已经和我弄过好几次了,中午也弄过,就连刚才来你这儿前我还把她弄得美上了天呢,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去你的,谁问你们这些龌龊事!既然小杏那么讨你喜欢,你那么想去弄她,那就去她吧,刚弄过她还要再去弄,真是的,她就那么勾你的魂吗?你就那么看不上舅妈,舅妈还比不上个小丫头吗?舅妈就这么不值得你一陪吗?」舅妈真可爱,竟然吃起小杏的干醋。

    「我的好舅妈,你怎么这么说呢?你这么美丽、漂亮、高贵、迷人,小杏怎么能和你相比呢?我是怕你受不了,而我又憋得难受,才想去找她泄火的,要不是你那里被我插破了不能弄,我会去她吗?我巴不得弄你呢,弄上一夜都不过瘾,我太想弄你了,要不是对你爱到了极点、想你想到了极点,我怎么会不顾伦理、道德,不顾一切地想法自己的亲舅妈?我要看不上你,我会冒着犯乱伦罪过的风险里你吗?」我忙向她解释。

    「好宝贝儿,既然你这么爱舅妈,舅妈怎么不爱你?怎么舍得不让你?怎么舍得不和你屄?既然你这么爱舅妈,舅妈也不怕你笑话,对你说实话,舅妈实在受不了了,舅妈也急着让你呢!你看,舅妈下身已经不流血了,是不是?」

    我掰开她的阴唇一看,血真的止住不流了,她接着说:「不但血不流了,也已经不疼了,就是胀得难受、痒得难受、空虚得难受,你我都知道,那是被欲火给闹的!好外甥,舅妈不怕疼,你就来你的亲舅妈吧,就算被你弄死舅妈都不怪你,是舅妈要求的!舅妈实在受不了欲火的煎熬了!不过你可要怜惜舅妈呀,舅妈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舅妈的欲火已经高涨到了极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她紧抱着我,生怕我离她而去,接着又不好意思地问我:「宝贝儿,舅妈是不是很不要脸?求着男人,求着自己的外甥,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那么高贵、那么迷人、那么美丽,这不是你不要脸,而是一个成熟女人正常的需求,舅妈你实在是太饑渴了,这两年大概把你给饿坏了吧?宝贝儿这就安慰你,这就解除你这两年来痛苦,好不好?」

    说着,我挺着大鸡巴,慢慢地向舅妈的阴道中插去,一寸一寸、一分一分,进一点停一下,注意她的反应,终于,好不容易把八寸多长的大鸡巴全部插了进去,舅妈一下也没有喊疼,还露出了满足的媚笑,抱着我的脸热烈地亲吻着,娇声说:「谢谢你,好宝贝儿,真是舅妈的好孩子,这么体贴舅妈,一点也没有弄疼舅妈,弄得舅妈舒服死了,真好!」

    「那我可要开始了,好不好?」说着,我开始抽插了,先是慢慢地、轻柔地抽送,等舅妈适应一会儿大鸡巴后,渐渐地加快了速度、加大了力量,她在我身下也开始挺送配合了。

    我一边弄着,一边接着刚才的话题问她:「舅妈你这么饑渴,这两年难道你就没有和别的男人弄过吗?」

    「傻孩子,里妈怎能随便跟人乱来,若是没有点身份地位的话,舅妈也早嫁人了,还用受这洋罪?但咱家是昆明数一数二的名门,要是闹出点笑话,还能在社会上立足吗?」

    「舅妈还这么年轻,大概难免也要有性欲大动的时候,那你这两年是怎么解决的呢?」

    舅妈哀怨地看着我,幽幽地说:「咬牙忍耐吧!就是夜晚难捱,你不知道那种滋味,真是难受。里真奇怪,两年都过去了,今晚就过不去了,心中万分烦燥,火烧火燎似的,血管中似万蚁攒动,欲火攻心,舅妈名节都毁在你这小鬼身上,以后看怎么得了。」

    「以后,我愿随时来陪你,只要舅妈你喜欢我。」

    「傻孩子,像你这么讨人喜欢的人,多少女孩都会日夜思恋你,舅妈也是女人,怎么会不喜欢你,何况你又有这里生的硕大无比的好本钱,又这么能干,弄得舅妈美死了,舅妈简直要爱死你了,就怕你以后的女人多了,就会把舅妈忘记了。」

    「那怎么会?舅妈这么美丽,还不是男人心目中的皇后吗?我急着来受用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忘记你呢?」

    我俩谈着,吻着,抚摸着,抽送着,如胶似漆,不停不休,我后来加快抽送的节奏,同时加大了抽送的力度,舅妈也欲火高涨,双腿翘上来用力缠着我的屁股,丰臀用力地向上挺送、旋转,极力里配合着我的动作。

    经过好一阵子的抽弄,舅妈淫声浪语层出不穷,阴精一阵阵地狂泄着,可舅妈好象与众不同,泄过精后并不瘫软,而是继续疯狂地迎送、闪合、翻腾、颠簸,她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使我恍然如升云端,几乎被她弄泄了精,我赶紧闭着眼,曲起双腿,舌尖顶着上齶,做一次深呼吸,那股热精才止住未射,虽然舅妈已经泄过几次了,但看她这么有劲,我绝不能败在她的手下,就掀起她的粉腿使阴户抬高,挺起粗壮的大鸡巴,再度发挥雄风,横冲直撞的狠。

    「啊…傻孩子……是不是想要死舅妈呀?」

    「噢……宝贝儿……太舒服了……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停停吧……舅妈怕你了……」

    舅妈声声讨饶,又一次地泄出了热精,这下只有喘息的份儿了,我露出胜利的微笑,一阵热血沸腾,精水随之喷涌而出,直射入她的子宫深处,滋润了她那久枯的花心,她满足地露出媚笑,紧紧地搂着我,我瘫软地伏在她的身上,享受这高潮过后的快感。

    「舅妈,你可真能干,都泄过几次精了里那么有力,你真是天生的尤物。」我吻着舅妈,在她耳边低语着。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因为你太能干了,所以就也带动了我吧,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当年你舅舅的傢伙虽然没你的大,但也凑合着能满足我,也能让我泄身,但那时我每次泄一次身就不行了,当然,他就也离射精不远了,我们两人就同时满足了。今天不知是怎么搞的,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竟能泄过几次身后还那么疯,大概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爽过了,要把所有的淫性通通发洩出来。」

    确实如此,后来我们又玩过好多次,舅妈再也不能像这次一样疯狂,再努力也不能像这次一样泄后照样狂干不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