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荒唐的乱欲生活 > 第40部分
    「宝贝儿,你回来,要什么书,自己去找,省得让人送去了不合你的意。」

    舅妈是药性在体内发作了,烧得她欲火难捱,终于打开了门让我进去,这样,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我心中有数,故意装模做样地在书架上翻了一阵,拿了本书就往外走:「舅妈,找到了,我走了,明天见。」

    「别慌嘛宝贝儿,坐一会嘛!」舅妈嘴唇有点发抖,说话极不自然,内心着急的情形,可想而知。

    舅妈失去了往日的威仪,唇边挂着媚笑,两眼春波流转,娇慵卿懒,欲语还羞,虽然欲火攻心,但又不敢放浪形骸,目光中流露出焦急、乞求的神色。

    我上前握住舅妈的手,关怀温柔地问:「舅妈,你是不是有点不舒服?为什么脸上这么红?」

    舅妈被我握住的双手,像触电一般抖动着:「嗯,噢,头像是有点晕。」她像一个撒谎的孩子,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我环抱着舅妈的细腰,伸手在她额角上试试温度,故做惊讶地对她表示亲切的关怀:里喔,好烫喔!让我扶你上床休息吧!」

    舅妈无法矜持了,四肢酥软地倒在我怀里;我弯腰抱起丰腴的娇躯,轻轻地放在床上,替她脱掉黑缎鞋,拉开薄被覆在她的玉体上。接着藉口舅妈不舒服可能是因为着凉了,去把窗户关了,以方便一会的行动。

    「宝贝儿,你替舅妈倒杯水吧。」舅妈似乎深怕我会离开,故意支使着我,以便拖延时间,这可正中我的下怀,我当然万分乐意照顾这位花朵似的舅妈,可以一亲芳泽,这是我最向往的工作。

    我倒了杯开水,坐在床沿上,然后把舅妈扶起来,偎在我怀里,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冲进我的鼻中,使我心神荡漾。我强忍住心中的绮念,把水送到她的唇边。

    「你先尝尝嘛,看会不会太烫!」舅妈简直在发姣了,其实水根本就不烫,我端了半天,联手都不烫,怎会烫嘴,但是我也不愿违背她的意思,真的喝了一小口,再送到她的唇边。

    舅妈挪动一下娇躯,像是有意在我胸前揉磨,那乌黑的柔发,在我下巴上擦得痒痒的非常受用。

    她喝完了水,情深款款地望我一眼,仍然偎依在我的胸前,我下巴抵住她的耳鬓,鼻端嗅着阵阵的发香,享受着这片刻温存。

    「舅妈,现在好些了吗?」

    「嗯,舒服多了,让我多靠一会儿。」

    「那么,把旗袍脱掉好了,也许会更舒服一点儿!」

    「……」舅妈点点头,并不作答,也没有动弹。

    于是,我替舅妈解开旗袍的钮扣,轻轻地褪去旗袍,只剩一件葱绿色的小胸衣和一条短及大腿根的小内裤。啊!那白嫩的颈项、高耸的乳房、曲线玲珑的娇躯、丰腴均匀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眼前,我的心禁不住地加快了跳动的节奏。

    舅妈始终星眸微闭,瘫软地依偎在我怀中,我轻轻地抚着她的全身,吻着她的朱颜。

    「唔,舅妈,你身上还是很烫呢!」其实我这是明知故问,要不是我火上浇油地挑逗她,或许她还不会这么难受。

    「嗯,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不信你摸摸看。」舅妈拉着我的手按在自己胸脯上不停地移动。

    舅妈此时已是脸红耳赤、娇喘吁吁,小嘴吹气如兰;我遂顺势轻柔地抚摸着、揉捏着。至今我也弄不清楚,不知是我故意使坏,还是她曲意奉迎,意乱情迷中也不知是谁的手,解开了她胸衣的带子,胸衣整个地滑了下来,那雪白、柔软、芳香的胸脯上嵌着两颗圆鼓鼓、红润润的丰满至极的大乳房,随着她的娇喘,不住轻微地起伏着、颤动着。

    舅妈的乳房像极了我妈妈的乳房,都是一样的美,一样的诱人。我的双手本来就环抱着她,现在正好就趁势在她那双玉乳上活动了,一手按住一只乳房揉搓起来。我的手虽然几乎可以抓住一只蓝球,但却无法掩盖住她的大乳房的全部,那胸前的乳沟,在我双手做旋转式的按揉下,一会儿深,一会儿浅。我的手指深深地陷入她的双乳上,软绵绵的乳房从我的指缝中不时绽出肌肉,尖尖的乳头被揉得坚硬而耸立起来。我忽轻忽重、不忍释手地揉捏着她的玉乳。

    「嗯……嗯……宝贝儿……」舅妈白嫩的乳房被我揉摸得更涨更圆更加通红,不住地颤巍巍地左右晃动着,我凑过头去,一口就咬住那圆葡萄似的乳头,轻轻地吮吸着,冷不丁用力地猛吮一下,她一阵痉挛,浑身轻抖。

    「噢!宝贝儿……好孩子……舅妈被你揉碎了里…」她双手在我身上揉着、抓着,撕去我的上衣,又粉腿挥舞,莲脚蹬掉我的裤子,我乘机为她褪去了身上仅有的小内裤。

    我赤裸裸地伏在她那堆绵积雪般的玉体上,她紧搂着我,轻吻着我的肩窝,微微地呻吟着:「嗯……哼……嗯……」

    我的手慢慢地由她的乳上向下移动,那平坦的小腹,洁白如玉,滑不留手,黑长的阴毛,半掩着小丘般的阴户,肥美的阴唇夹着殷红的屄罅,阴户内玉液津津,汹涌如泉,我轻撚着她那粒又涨又嫩的阴里,缓抓着她的诱里神往的阴道,她昏迷了,她沉醉了。

    「嗯……啊……唔…宝贝儿……舅妈难过死了……不要了……」她口中呢喃自语,不知所云。

    这时,我的阳具早如铁石般的坚硬,一挺一挺地在她的屄罅口摩擦,她自然地分开玉腿,露出鲜红的阴户,大阴唇一张一合地轻微蠕动,似在有意迎合,我对准玉门,大鸡巴猛力一挺,随着「噗哧」一声轻响,那坚硬粗壮的大鸡巴尽根而没,粗大的龟头一下子顶在舅妈的花心深处。

    舅妈也随着「啊唷」地一声娇呼,浑身一阵痉挛,媚眼泪如泉涌,双手撑着我的小腹不让我前进,口中嚷道:「宝贝儿,这下舅妈被你整惨了,舅妈已有一年多没和男人来过了,你怎么也不轻点,就一下子全弄了进去,你想要舅妈的命呀?」

    「对不起,舅妈,我太鲁莽了,我以为你是过来人了,加上我看到你那里已经很湿很湿了,所以想着一定会很顺利就能弄进去,这才用劲的。」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抽送着,缓缓地摩擦着,吮着她的香唇,揉着她的玉乳,挑逗她的情焰。

    渐渐地,舅妈开始扭动柳腰、摆动玉臀,配合我的动作,迎合凑送,她已经开始获得快感,唇边透出媚笑:「这才是舅妈的好孩子,乖乖地听话,别再乱冲胡撞了,舅妈老了,哪能经得起你那么折腾?你这傻孩子,就算舅妈是过来人了,阴道早已开通了,可也有快两年没有用过了,说不定又闭合了,怎么能经得起你的那股狠劲?」

    「舅妈,那是因为你荒芜太久的缘故,慢慢的就会舒服了。」

    「不过你这孩子的东西也太大了,插进去就胀得满满的,一下子就弄进了舅妈的子宫中,舅妈哪尝过这种滋味?来,让舅妈摸摸,看你这东西到底有多粗。」

    说着,舅妈伸手将我的大鸡巴从她阴道中抽了出来,一握之下,大吃一惊,像是不相信她的手感,探起上身,注目观看,由衷地感慨着:「真大,真粗,真壮,宝贝儿,你怎么长了个这么大的大鸡巴?舅妈不知道别的男人的鸡巴有多大,只知道比你舅舅的那根大多了,简直没法比,和你的这个一比,你舅舅的那东西就成了十五六岁孩子的东西了。唉呀,怎么有血?是不是把舅妈的阴道弄破了?」

    这次我自以为有了经验,以为和姑姐第一次被我弄时一样,又一个不是处女的女人再次破了身,就自以为是地掰开舅妈的阴唇一看,却傻了眼,并非如我所想的一样,和姑姐那次的情况并不一样,舅妈真的被我把阴道弄破了!她的阴道口被我的大鸡巴弄进去时撕裂了一点点,渗出了血丝。

    我不歉疚地对舅妈说:「对不起,舅妈,宝贝儿不小心把你的阴道弄裂了,宝贝儿可不是故意的,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伤害你?真对不起,舅妈,这可怎么办哩?」